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一人一單車 大埔闖南非 前路無盡頭


十多年前,他參與了一齣教會音樂劇,成為編劇兼主演,並創作了《世界的盡頭》一曲,首句歌詞是:「道別了家園,由心中的感覺導航」,道出他希望成為旅遊人的期盼。他,期望有一天,能夠走到世界的盡頭。

十多年後,他由大埔騎單車到南非好望角,一人一車穿越24國,走遍25,000公里路。終於,他走到了世界的盡頭。他是旅遊作家鄭翎軒(阿翔)

阿翔抱著「只要想完成一件事,就不會辦不到」的信念,為自己訂下一個個小目標,最後成就他形容為「黐線」的事,例如騎單車到南非。(曹舒平攝)

自我挑戰   單車走遍24國  「願到天邊找出這世界的盡頭」

「阿翔」其實是音樂劇主角的名字,故事中的「阿翔」很希望成為一位旅遊作家,為找到人生方向而出走。鄭翎軒回想,2006年創作這個故事,反映了他潛意識的理想。現在,他以「阿翔」為筆名,希望提醒自己,多年前已有成為旅遊人的志願。

35歲的阿翔,2005年畢業於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曾在香港迪士尼樂園當表演者,又做過迪士尼的項目製作,亦曾多次「出走」:2007年到澳洲工作假期一年、2009年到日本遊學一年、2011年日本311地震到當地做義工數月。所以當阿翔決定單車之行時,他的家人及朋友毫不驚訝,他的父母沒太大反應,只著他注意安全,放手讓他做想做的事。

阿翔這個單車旅程,以大埔的家作起點,途經中國內地、中亞、高加索及非洲地區等24國,以南非好望角作終點,走遍25,000公里路,旅程由2016年5月至2017年10月,歷時513天。他一直很希望到訪南非及絲綢之路,所以規劃路線時,先訂下南非作終點,絲綢之路作中途站,然後才計劃其他行程,看看各國的出入境要求及陸路關口,選擇易走的路線。

他選擇騎單車,是希望挑戰自己,以解開多年前的單車心結。他憶起2007年到澳洲工作假期,他獨自騎單車時發生意外,從單車上「飛」了落地,兩個星期不能正常活動,是他發生過最嚴重的單車意外。他傷得血迹斑斑,形容傷口上佈滿近百隻蒼蠅,手機也撞得沒了訊號。幸好,附近有一位下班護士立即幫他包紮,又送他到醫院。因為這次意外,他希望「在哪裡跌倒,在那裏站起來」,所以決定騎單車到南非一雪前恥,也可慢慢欣賞各國風光。

為了這個單車之行,他籌備了大約一年多。他近乎每天健身,又要練習長跑及騎單車,為了逼自己練習,甚至參加不同長跑比賽。除了練習體能,他又閱讀各國的入境及簽證要求、關口位置、入境期限等,亦注射黃熱病針以防染病。他為了儲旅費,由以前愛購物、愛打扮,變成不再買東西,「穿來穿去也是那幾件,很殘舊、土氣。」

阿翔的拍檔是他的戰車「白龍」。「白龍」裝有太陽能發電板,讓阿翔的電話可充電,方便查看地圖定位,又可聽歌解悶。阿翔帶有十幾公斤的裝備,包括騎行服、休閒服、腳架、修理單車的工具、露營用的帳蓬等。他隨身只帶備少量現金,每到一個國家再提錢,並購買當地電話卡作通訊之用。

旅程途中,阿翔只會預先計劃未來兩、三天的行程,若找不到旅館就會計劃露營地點,並事先補給食物及日用品。

阿翔單車行路線圖。(受訪者提供)

見盡美麗風光   嘗盡人情溫暖   「冀待沿途精彩千萬里」

阿翔回想起單車之旅的頭兩天,心情很亂,在深圳騎車時心想:「旅程真的開始了,往後每天騎單車上路,怎麼辦呢?」後來,他漸漸適應了每天規律的生活,起床便騎單車,騎完單車便睡覺。除了心境漸入狀態,他的屁股也如是,笑言:「過了兩個星期,屁股已印有單車座椅的形狀了。」

旅途中,他收到很多親朋好友的打氣說話,但有陌生人的一句話,特別觸動他的心。他騎單車至廣東獅嶺鎮,走到一個公園休息時,跟一位80多歲的伯伯閒聊,伯伯跟他分享了很多「想當年」的故事和人生道理,伯伯提到:「第一,不要懶,第二,不要怕難!做到這兩件事,你的將來就會好了。」阿翔一直謹記此話,提醒自己不要放棄,把這個勸勉一直鎖在心。

阿翔在旅程中,不但看到美麗的風光,更感受到不同人的熱情,令他毫不孤獨。在無數的路上,他遇到很多單車客,縱然路上聲音嘈雜,而且騎單車節奏未必一致,難以交談,但他們並肩走一段路,感覺有人在旁,他也騎得更起勁;在中亞國家,即使語言不通,但仍有很多當地人主動跟他示好,指手畫腳請他吃飯,更有人邀請他留宿,熱情款待;在埃及的西奈半島,他突然被軍警截停,起初他很緊張,原來因為有段路較危險,軍警堅持載他走該段路,每個檢查站換一輛警車,足足換了12輛,接力護送他,友善的軍警更跟他自拍。

阿翔 (中)在埃及西奈半島被軍警護送,軍警更帶他到景點拍照。(受訪者提供)

撒哈拉沙漠是他整個旅程最難熬的階段。每天看著同樣的風景,人煙稀少,而且天氣極度炎熱,達攝氏51度。在沙漠騎行,他早上5時開始騎,大概11時已喝光3公升的水,一邊喝水,一邊流汗,太陽猛烈得連頭皮也刺痛。他也熱得完全沒胃口,吃不下固體食物,只能喝果汁補充體力,可是果汁也被陽光曬得滾燙,一喝幾乎要吐出來。

除了天氣炎熱,令他難熬的還有寂寞:「當初的衝勁及熱情很難持久維持,去旅行時不停轉換地方,不會感覺太悶,每天會看到不同的東西會有新鮮感。但當要跨越整個沙漠,上上落落看著很多山就會想:究竟自己在做甚麼?」他於是聽聽歌,聽聽金庸的有聲書,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又想起廣東伯伯的說話:「不要怕難」。他不希望放棄令自己有遺憾,於是咬緊牙關走下去。

攝氏51度高溫下,阿翔在撒哈拉沙漠騎行。(受訪者提供)

難忘吉爾吉斯好人好景   學會接納陌生人   「拿著鑰匙找到出口」

走過24國,阿翔最喜歡吉爾吉斯,欣賞那裏的風景、愛哪兒的人情味。他這次旅程最難忘的事,也在吉爾吉斯經歷——第一次到陌生人的家借宿。阿翔憶述那天騎到深山,下著大雨不宜露營,附近也沒有旅館,只見幾間農家小屋,唯有硬著頭皮敲人家的門,望可借宿一宵,他形容這是很大的心理關口。當地人不諳英語,只能指手畫腳表達大意,誰知他們非常歡迎,又預備食物及熱茶給他,在下著雨的深山,他覺得格外溫暖。那家人努力地跟阿翔溝通,甚至以翻譯軟件協助。雖然仍是雞同鴨講,但阿翔很享受與他們相處,「有時不一定要傾談,笑容、身體語言也是一種溝通,也能感覺到他們的好。」

自此之後,阿翔到過不同陌生人家留宿,人們熱情而真誠接待,慢慢改變了他與人相處的觀念:「我學會接納多了,以前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不喜歡那個人的處事手法,即使他沒有做壞事,但我也不想跟那個人交朋友。但可能自己一個人在途上,別人也接納我這個陌生人,我現在思想也開放了,會接受世界上有不同的人,亦會更願意接納陌生人。」

早前他有一位日本朋友來港,是兩年前阿翔在烏茲別克單車旅行時,在旅館認識的。其實他們只見過一面,做了Facebook朋友但沒怎麼聯絡。阿翔上月在Facebook看見他即將來港,於是阿翔主動聯絡他,希望見個面。阿翔開車到機場接他,請他飲茶,又跟他騎單車到大尾篤。晚上還請他到自己家留宿,阿翔表示:「其實在機場我完全認不出這位朋友,因為他沒有上載個人照到Facebook,我們也不太熟悉。但我想,既然我以前被那麼多人接納過、幫助過,我很應該要幫助人。」阿翔形容這是報恩的機會。

阿翔第一次到陌生人家留宿,受到熱情款待,讓他對吉爾吉斯印象特別深。(受訪者提供)
阿翔在烏魯木齊時,被偷去戰車「白龍」,是他整個旅程的最大挫折。(受訪者提供)
阿翔來到終點南非好望角,共騎行了513天。完成旅程後,他直言最掛念香港的食物。(受訪者提供)

從前半途而廢   現在堅毅不屈   「從未放棄就算近天晚,自信終可奔向無限」

阿翔能完成25,000公里的旅程,相信沒有人會懷疑他的堅毅。但原來他以前被爸爸形容為「周身刀,無張利」,做事半途而廢。例如他看到別人溜冰、畫畫、彈鋼琴很有型便想去學,但很快就放棄;他大學修讀藝術,但畢業後也再沒接觸有關藝術的事。他表示:「就是覺得自己過去放棄過太多了,已沒有本錢再放棄自己選擇的路。所以後來當有新念頭,會嘗試堅持到最後,我想知道完成的感覺是怎樣,原來所有事堅持到最後都能做到。」

經過這個旅程,他雖然沒有翻天覆地的改變,但多了一份自信,他知道原來任何事只要願意付出努力,就一定做得到。正如他自言以前不活躍好動,是個「運動白癡」,到現在他愛上運動,「雖然我沒有別人跑得那麼快,不是很優秀,但我享受當中的過程。」他上月參加了非洲最大型路跑賽,最終完成賽事,更在社交網絡笑言:「原來我比很多非洲人跑得更快!」願意做,就會做到。

阿翔這幾年一直引證自己這個信念,只要你很想完成一件事,就沒有甚麼是辦不到的。除了單車之旅,他也辦過一場「不可能」的音樂會。阿翔喜歡音樂,十多年前與朋友組成了樂隊「Impact」,他是主音。2014年,樂隊成立十周年,阿翔希望辦一個音樂會紀念。可是,這絕非易事,因為大家也要上班,也有成員成了家,要夾時間出來練習也難。但他努力安排,聯繫各人,「最初有這個想法時,就想像完成那天的情況,鼓勵自己,那便會盡全力去完成這事。而且當你很希望那件事發生的話,也會感染你身邊的人幫助你完成。」最後,那個音樂會在西灣河的青少年中心蒲吧舉行,有300多人參與,他自豪地說:「Supper Moment也在那兒起家的!」

機會難料   不要為自己閉上門   「放下現實困憂,抱緊夢未放手」

現在很流行生涯規劃,阿翔卻不同意這個概念:「長遠有大方向是可以的,但若計劃得太死,反而會錯過很多不同的機會,閉上很多門。正如我這次旅程途中遇到的機會,不是一開始就能預料的,不如先出發,出發後再想吧。最終,不同機構找了我合作,宣傳旅遊相關的產品,我又出了一本書,講述這個旅程。」

單車之旅出發前半年,阿翔辭掉了迪士尼項目製作的工作,開始寫旅遊稿子。問他為何有勇氣辭職,他說:「我沒有掙扎,不會沒有那份勇氣,因為我覺得路是人行出來的,我們總有辦法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他現在是全職旅遊人,主要為旅行社寫旅遊稿,並與不同觀光局及航空公司合作宣傳,例如他跟埃塞俄比亞航空合作,並於上月到訪埃塞俄比亞拍攝旅遊片段,在其Facebook專頁宣傳。他計劃未來會發展跟旅遊有關的品牌生意,例如衣服,但仍在構思階段。

阿翔到訪過世界的盡頭,但前路卻不會有盡頭。

《世界的盡頭》

曲︰阿翔
詞︰牛牛

道別了家園 由心中的感覺導航
十萬尺心田 仍彷彿不夠空曠

前路靠我膀臂便開創
未怕艱苦風雨濤浪
甜夢有兩翼我可飛往
讓我獨自面對晨光

願到天邊找出這世界的盡頭
無懼紛擾與詛咒
冀待沿途精彩千萬里
誰會甘於靜悄白首
讓我高飛得心底永遠的自由
拿著鑰匙找到出口
放下現實困憂 緊抱夢未放手
漸見光芒窗邊透

從未放棄就算近天晚
自信終可奔向無限
如下了決定我不嗟嘆
但怕久等便意興闌珊

願到天邊找出這世界的盡頭
期望的終會擁有
信念從無分天黑白晝
伴我一生 直向前走
讓我高飛得心底永遠的自由
拿著鑰匙找到出口
永未默默退守 光照就在我手
在最終回凱歌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