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屋宇署2015年發現圖則鋼筋問題 港鐵同期建月台層板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聆訊進入第37日,傳召3位政府官員作供,分別是:屋宇署助理署長何漢傑、屋宇署署長張天祥、發展局副秘書長周紹喜。聆訊披露,港鐵在2015年4至5月提交連續牆的完工證明書,屋宇署已經發現圖則有不同、有鋼筋被移除,至2017年署方才完成批核所有連續牆的完工證明書。不過,2015年8月至2017年期間,港鐵已開始興建月台層板。

屋宇署助理署長何漢傑。周滿鏗

何漢傑在2015年9月至2017年12月擔任屋宇署九龍及鐵路組的總結構工程師。Pennicott指出,紅磡站東西走廊的連續牆在2015年中已經興建完成,港鐵當時亦有六批相關的竣工文件呈交給屋宇署,惟署方於2017年才批准最後一批竣工文件。Pennicott質疑2015年8月至2017年、連續牆未獲屋宇署批准,期間港鐵已在興建月台層板。Pennicott問何漢傑有關情況是否正常,何說,審批過程期間曾經發生不合格事件(即禮頓擅改圖則,連續牆頂部U型鋼筋被移除的問題),直至2017年接受連續牆的完工證明書。

Pennicott隨即質疑如屋宇署在2015年4至5月已經發現圖則有不同、有鋼筋被移除;另一方面,與連續牆連接的東西走廊、南北走廊月台層板仍繼續興建,Pennicott問何漢傑,這個情況是否正常。何解釋,屋宇署會要求港鐵進行取芯測試(Coring test),檢查石屎質素是否符合要求,才能開始興建月台層板。

Pennicott形容,對於屋宇署來說,竣工圖只是「手續形式」,不會阻礙工程進度。何漢傑稱同意,「佢哋(港鐵)要滿足到個test。」

港鐵在2015年7月29日向屋宇署提交臨時工程設計送審文件,屋宇署在同年12月8日發出接納信。何漢傑的書面供詞提到,臨時工程設計中的圖則部分仍然顯示連續牆有螺絲帽的設計,即使文字描述部分中,有段落提到有削低連續牆,但不能被視為屋宇署同意削牆的做法。何漢傑在庭上進一步解釋,「其實呢幾段顯示改動連續牆意向,好多details無講,邊到會打、打幾深,連續牆入面鋼筋有無改動,要落番新嘅石屎係點,一切一切都無。」

何漢傑又被問到,對於「品質監控計劃」要求下,承建商要做到「全時間持續」的螺絲帽拼接監督,當中有關「全時間持續」的定義。何解釋,屋宇署明白實際操作情況,不能做到每一個螺絲帽都有監督,「我相信視線範圍內,喺全程監督嘅情況下,都可以睇到坑紋長度有無短咗,喺現場就唔會有人做到剪鋼筋頭,佢 (監督人員) 係fully aware呢個情形,知道工人扭完鋼筋入去,即時埋去做inspection,呢個過程係滿足full-time continuous(全時間持續)。」

屋宇署署長張天祥。資料圖片

屋宇署署長張天祥之後作供,他在2017年1月23日起出任屋宇署署長,是上任後才接觸沙中線工程項目。聆訊關注連續牆改動設計是否屬於輕微改動,以及改動是否需經過屋宇署事先批准。張天祥在庭上指出,屋宇署的一份《認可人士作業備考》在業界應用多年,應該沒有不清楚的地方,而當中建築圖則批准程序(ADM19)並不適用於沙中線合約,「沙中線出個轄免文書,下面有個項目管理計劃 (Project management plan),所有送審文件同修訂都要經屋宇署,轄免文書有咩工程好清楚講咗喺入面,應該無唔清楚嘅地方。」張又說,即使參考《認可人士備考》當中的建築圖則批准程序(ADM19),亦只包括上蓋工程的輕微修訂,並不適用屬於地基工程的連續牆,「作為一個結構工程師,有個professional knowledge去知。」

另外,發展局副秘書長周紹喜的書面證供提到,發展局今年10月8日,決定去信禮頓要求「停賽」,不能參與政府公共項目12個月,當中牽涉三個理由包括:紅磡北面隧道鋼筋工程問題、紅磡站擴建部分月台層板螺絲帽監督以及螺絲帽數目不一致情況。調查委員會教授Peter Hansford詢問,政府曾考慮對盈發地基(即負責興建連續牆的分判商)作出規管行為。周指,發展局現時初步認為沒有足夠理據,如調查委員會繼續調查下,或有進一步資料的話,不排除會有相應行為。周紹喜作供完結前,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表示,不認為政府對禮頓採取的相關行動具法律理據。

發展局副秘書長周紹喜(左)。周滿鏗攝

禮頓質量及環境經理Kevin Harman也有作供,Harman在庭上提到,曾為適用於連續牆與方形樁有關的螺絲帽「品質監控計劃」做過審計,他之後被代表政府的大律師鄭欣琪問到,是否得知另外一份適用於連續牆連接月台層板的螺絲帽「品質監控計劃」,Harman稱不知道。鄭欣棋質疑他作為質量及環境經理,卻不知另一份「品質監控計劃」;Harman稱,不記得有這樣的文件。

聆訊亦關注2015年12月15日,由禮頓向泛迅發出的不合格報告,當中涉及5枝鋼筋被剪短,Harman有參與發出不合格報告的決定,發現事件的其中一人為禮頓工程師莫嘉晉,惟他在庭上供稱,該次事件是他首次得知有人剪鋼筋,對於莫嘉晉早於9月至11月間已發現有兩次剪鋼筋的事件並不知情,也沒有調查不合格報告中剪鋼筋的原因。書面供詞提到,Harman在2017年1月初,得知不合格報告仍未正式結檔,他解釋,定期都會跟進不合格報告是否已結檔,禮頓工程部總監Stephen Lumb當時所做的內部調查,只是施加壓力讓他為2015年剪短鋼筋的不合格報告結檔。

鄭欣琪質疑,事件發生後一年才結檔是否正常情況,Harman回答:「是。」他稱,相信是因為工程師團隊和質量保證團體的溝通不良而造成。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質疑,為何不合格報告的結檔日期要填上2015年12月15日,做法就如追溯日期,讓人感覺報告早於2015年已結檔,Harman解釋,填寫有關日期是根據一份當時的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 (RISC form)。

禮頓質量及環境經理Kevin Harman。周滿鏗攝

另外,委員會早前決定不用傳召政府九名證人作供,有關書面供詞已上載至委員會網站,證供大部分內容與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在2017年9月15日發電郵給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有關。潘焯鴻在電郵中提及,中科2017年1月曾匯報與公眾利益有關的問題,希望邀請政府當局、港鐵、中科和禮頓一同會面。

路政署高級工程師朱敦瀚的供詞披露,他收到潘焯鴻的電郵後,曾聯絡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要求港鐵提供有關潘所指事宜的背景和詳細資料、相片,以及港鐵曾作出的跟進行動。之後港鐵協調經理吳嘉華回覆朱敦瀚,表示港鐵對中科所提及的事件細節毫不知情,只是港鐵項目團隊曾在2017年1月與潘焯鴻談及有關鋼筋的技術問題,吳嘉華反而要求路政署提供資料;惟吳嘉華早前出庭作供稱,曾就潘焯鴻2017年1月6日向禮頓發出指控剪鋼筋的電郵,被指示進行港鐵內部調查。潘焯鴻在2017年9月18日再發電郵予運房局稱問題已完滿解決。

港鐵高級建造工程師何昊幫(右)。資料圖片

聆訊周三(19日)將傳召最後一名事實證人、屋宇署高級結構工程師陸沛輝作供,證人作供完結後將休庭,至2019年1月9日再開庭,屆時由調查委員會委聘的專家證人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