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澈底自省民主派方能重生


【撰文:巫堃泰】
作者為「立言香港」委員

2018對進步陣營來說,無疑是悲壯的一年。本年初,姚松炎為自決派披甲上陣慘遭滑鐵盧;上月底,民主派老兵李卓人鎩羽而歸。整個陣營的領袖,有的現在認真探討本土派支持者的緣起,要麼合作,要麼繼續漫罵,但更多的民主派中人是語塞無言,不敢想像2020後是怎樣的光景。

年初自決派姚松炎滑鐵盧。
上月民主派老兵李卓人也鎩羽而歸。

北京在雙普選「走數」十年,加上831決定及「全面管治權」,等同令真普選在2047前也不會降來。民主派在北京大權在握之下,卻只有反抗之意志,而沒有新論述帶領港人。而今年兩次立法會補選,民主派與自決派合作呈現對抗之勢仍未能扳回一城,便是實在的論證。民主派要重新燃點港人希望,繼續帶領港人的話,要自省改進的地方十分之多。以下三個,可謂來得較為急切。

民主派澈底自省,才有望贏回港人的信心,燃點希望。美聯社資料照片

為錯判社會形勢自省

2003年基本法23條被推倒後,北京着手透過黨國體制,以人海、資本及文化侵蝕香港時,民主派卻沒有明確的應對論述,甚至不覺得港中融合是一回事。過了15年,普通話、殘體字、不安全手機支付等充斥市面,「中國模式」從量變到質變,影響到港人生活及自由意志。當領袖們意識到要反抗這個思潮時,卻因為政治正確而作繭自縛。 部份領袖被左翼為主的政社文化工作者拉住走,以為支持者內對抗中國人情緒不是那麼強。

事實上,香港人從幼稚園家長,到大學生和小商戶都感受到中國的威脅。進步陣營的支持者們期望,領袖們利用知名度聯合群眾及小商戶,形成對抗中國的生態體系。然而,民主派的領袖卻屢被揭發,不是走去中國做生意,便是家屬在中國持有物業。更有些議員不顧支持者感受,邀請親北京議員出席私人場合,甚至一起碰杯,令支持者感到氣餒。民主派支持者要求的其實很卑微,領袖們可以有原則有底線之餘也「硬起來」。在真抗爭時代,進步陣營支持者對領袖要求更高。哪管是昨日同黨友好,要是對方陣營就不應是朋友,甚麼「 疑中留情」可謂難聽入耳。

本土思潮與本土派的興起,與民主派領袖言行不一,沒有準確回應99%人的日常掙扎不無關係。民主派領袖想再走下去,實在需要為錯判形勢及個人言行自省。

為窩裡鬥而沒有進步致歉

民主派山頭處處,而大佬文化心態,更是令支持者失望的主因。雖然爭取民主上近乎潰敗,但民主風範是整個陣營的道德力量,理應捍衛到底。可是,本年年初初選Plan B 而引起的「屈基」風波,嚴重削去進步陣營的道德力量;部份領袖在輸掉11月的補選後,更是在報章及網上埋怨選民,公然挑起矛盾。這些行為,支持者看在眼裡,而領袖們可謂自毀長城。

本年年初初選Plan B引起的「屈基」風波,嚴重削弱進步陣營的道德力量。

更甚的是,兩次補選失利,民主派卻沒有相關人等問責辭職。領袖們長年看錯人,說真話的就會被認為「唔聽話」、「中共嘅鬼」而被鬥下去;挑了乖乖聽話的裁培,卻只是當領袖們是跑道,被捧紅了一點後便快快走入AO甚至法官之列。民主派領袖的心胸,多年來令不少有志從政的青年人心灰意冷 。

假如窩裡鬥後,陣營仍然進步下去,或許支持者們仍然會選擇接納。可是我們撫心自問,這個陣營有進步了麼?民主派資源緊絀,理應以非對稱作戰思維應付北京勢力。善用科技、引入積效管理、連結小商家及改善與支持者的互動,都是在少量資源下可以做到的事。可惜,民主派領袖們仍然沉醉於80年代建立起來的「傳統」組織方式。 當親北京陣營在地區工作中引入積效指標「跑數」,利用資料庫追蹤每座樓宇的選民活躍度時,我們今日仍然在街頭亂派贈品沒有跟進,連Marketing 101也做不到。21世紀,資訊就是戰場,進步陣營的管理手法再不改進的話,就只會被時代淘汰。

承認民主回歸崩盤

上述兩點,或許都只是表現手法上的問題。然而,民主派不得不面對的是,民主回歸論崩盤的事實。

近年,每當有學者及評論人批判民主回歸論時,民主派的領袖便嘗試以「當年的時空經已是很前衛」去護航。然而,當我們翻查80年代民調便得悉,那時候的港人多數希望香港維持現狀,或者交由聯合國託管。談判過程中,港人「三腳凳」談判無望,群眾便被當年領袖們的愛國情懷拉住走,民主回歸便成為沒有選擇下的「共識」。六四屠城後,領袖們眼見8年後便要由血腥政權統治,卻未有為香港爭取更多籌碼,例如到美國游說逐年審閱《 香港政策法》及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要不是特朗普上台後向中國打貿易戰,這些東西恐怕不會再被提起,進步陣營亦沒有籌碼在手。

可能當年的領袖都想不到,主權移交後的民主進程跳票。 831決定,其實令民主回歸幻想破滅,港人自主提名普選特首成死路,特權功能組別千秋萬世。在民主派支持者眼中,看成是愛國情懷蓋過理智,而令現在香港的自由走向衰落,實在未甚為過。或許現在的民主派領袖,30年前可能還未上陣。但是,他們就是繼承民主回歸領袖積下來的政治遺產。同一個陣營走錯了路,是要整個陣營去負責的。

誠然,民主派領袖對承認民主回歸崩盤有很大情緒。但不認不認還須認,在進步陣營未有確立新的政治論述前,領袖們承認帶領港人走錯路,也許是凝聚對抗北京政權力量的最謙卑一途。

華沙的「華沙之跪」紀念浮雕。維基百科照片

1970年,德國總理Willy Brandt的「華沙之跪」,打開西德與東歐各國修和之路。進步陣營未來兩年還要面對三場選戰,領袖們寧可任由愛自由的港人對前途灰心,還是自省過後積極改過,贏取中間甚至本土派的支持者選票,就觀乎他們的自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