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這個聖誕,我不會再幫襯所謂「社企」!



聖誕節,是分享快樂,亦是表達感謝的好日子!

自從幾年前課堂上接觸「社會企業」(社企)這個議題後,開始不時幫襯社企,希望為自己送贈他人的小心意加添小意義。這幾年預備聖誕禮物及聚餐時,總是刻意幫襯社企,甚至特意選擇一些規模較小社企,希望帶著真正的聖誕祝福,不是蘊含大量的血汗與剝削!然而,近年幾次「特別」的消費經驗,令我有點猶疑應否繼續幫襯。最近正在拜讀 一本台灣書籍,更令我反思是否應該繼續刻意幫襯社企?

台灣出版的《社企是門好生意?社會企業的批判與反思》甫發行即引起不少迴響,當中有關《大誌》台灣版The Big Issue)的評論,更引起不少爭論。作為香港人,我只幫襯過兩間台灣社企,故不太清楚台灣的社企經營環境,但作者所提出的質疑——「將社會問題商品化,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甚至可能僅是靠著社會問題來營利」,令我想起一些對香港社企的觀察。

作者批評《大誌》表面批發,實際與街友為「僱傭關係」,從中節省成本;令我想起香港部分社企主要招募殘疾人士或為「學員」,而非招聘為「僱員」。社企會一面做生意,一面培訓學員工作(如學習整理貨品、清潔店面等),並提供津貼予學員。不過學員並非正式僱員,沒有最低工資及其他勞工保障。雖然聘請正式員工比招募學員的成本肯定較高,而社企招募殘疾人士為學員或可提供更多訓練機會,讓他們學習融入社會。另外,訓練學員工作的成本亦不低,尤其需要聘請專業治療師或輔助儀器協助,或是社企的一大支出負擔。然而,當看到部分學員所做的工作內容及工作時數,與一個正式僱員無異時,不禁令人懷疑這是否另一種「剝削」?

台灣的《大志》雜誌「僱用」街友來販售雜誌。網絡照片

另外,作者認為「是大誌需要街友,不是街友需要大誌,所以大誌實際上在利用街友,而不是幫助街友」。記得曾多次在香港的社企展銷攤位上,銷售人員均強調產品由庇護工場或殘疾人士製作,消費等於支持他們,改善他們的生活…看著定價不低但質量一般的工藝品,想起領取微薄訓練津貼的庇護工場學員,令人不禁對「消費等於改善他們的生活」這說法存疑。我亦曾多次在看到標名製作學員姓名的工藝品前,大膽向銷售人員提問:「成功售賣產品後,會否給予那位負責工場學員一些獎勵?」但無人能夠解答。反而最近在一間澳門社企購物時,職員清楚解釋日常如何照顧那位負責繪畫的學員,以及每月因銷售其參與製作的產品而提供額外津貼予學員。雖然無法考究職員所說的,但他所講的令我感到「消費或可算是支持他們」。
 
另外,近年有幾間社企是由政黨或建制組織所創立,部分更是資本雄厚,能夠以超低廉價錢售賣糧油雜貨予基層市民。曾看過其中幾間社企網頁的創辦成員簡介,他們的深厚政治背景,實在令人懷疑「蛇齋餅糉」已由直接的「社區服務」進階為間接的「社會企業」!我明白每個機構也有其政治立場,這亦只是代表機構的部分取向,政、社亦是難以分割的;但面對這種「蛇齋餅糉」式社企,還是保持觀望的態度。我實在不希望所幫襯的「社企」是以「蛇齋餅糉」隱晦地來籠絡人心,甚至為他人進行漂白的公關形象工程!

或許有人認為以上對香港社企的觀察或想法太理想「離地」,罔顧現實經營的困難。然而,正如香港政府有關社企的網頁表示:「社企沒有統一的定義…社企是一盤生意,透過企業策略和自負盈虧的營運方式,以達致特定的社會目的…」正正因為社企是種創新的模式,以「一邊賺錢一邊做好事」為口號,早已給予大家一個美好的想像願景。我們更要小心有人利用了社企的光環,旨在發展出一套商業或政治模式來達致其目的,忘記處理社會問題的初衷。
 
其實,我們在一般商舖購物,也要「精明消費」,而捐款予慈善機構,亦要「明施慎選」。既然社企是一盤達致特定的社會目的生意,我們幫襯社企,自然也要帶有幾分「精明消費」及「明施慎選」!

這個聖誕,我不會再幫襯所謂「社企」!我希望,我幫襯的「社企」不是蘊含另一種的「剝削」,並不是「隱晦式籠絡人心」;我希望,生產禮物的、購買禮物的、收到禮物的,也可以「聖誕快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