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沙中線剪筋如何收科?


熱烘烘搞了超過半年的沙中線紅磡站剪短鋼筋事件,港鐵終於同意鑿開石屎檢查連接鋼筋用的螺絲母(coupler)是否按標準扭進螺絲牙,把兩根原本分開的鋼筋結合,形成一體,提高石屎構件的韌度和強度。可能有些讀者不大明白為什麼石屎已經夠硬,還要在石屎內放置鋼筋?

沙中線紅磡站月台層施工中。資料照片

石屎內有沒有鋼筋對建築結構影響非常大。還記得2008年5月的汶川大地震嗎?那次災難傷亡慘重,計有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傷,17,923人失蹤。地震造成約21.6萬間房屋倒塌,其中包括6898間校舍。地震時正值上課時間,做成師生嚴重傷亡。該次地震讓我們更深認識到大陸建築的豆腐渣工程是多麼的恐怖。

什麼是豆腐渣建築?除了石屎的水泥、沙、石的比例是否符合標準外,另一個重要元素是有沒有或足夠的鋼筋?石屎的特性是耐壓(highcompressive strength),能夠承受很大的壓力,例如M25的最低標準是25N/mm2。可是,它的拉力和張力(tensile strength)卻很差,在震動或者搖擺的狀態下很容易開裂。石屎內放鋼筋就是針對石屎這個不足之處。

最近港鐵鑿開石屎檢測鋼筋的接口,十個接口有六個不合標準。如果我們相信抽樣調查的科學性,那麼就是說有關的兩萬多個接口超過一半不及格,等於結構的負荷能力只有設計的一半,這是很可怕的事。為什麼說減弱了一半負荷能力很可怕?

還記得2017年3月朗豪坊的電梯意外嗎?該條電梯一共有3條驅動鏈,按理3條驅動鏈一起斷開的機率相當低。可是,當時就是3條鏈一起斷了,整條電梯像瀑布一樣把乘客往下卸。為什麼3條鏈一起斷開那麼巧?不是巧,是必然的結果,除非安全系數非常大。

一起斷開的道理並不深奧。有看過售貨員用尼龍草繩替你綁貨品嗎?很多店員綁好後都不用剪刀把多餘的尼龍草繩剪斷,他們一般用手拉斷。可是,如果你試用手拉斷尼龍草繩,肯定尼龍草繩沒斷手指先斷,因為你不懂得chok。3條電梯鏈同時斷開就是這個sudden impact導致。不及格的鋼筋在震動中如果忽然斷開,該鋼筋承擔的負荷會瞬間轉移到旁邊的鋼筋,最壞的結果是骨牌效應,像朗豪坊的電梯事件。

說了半天因果,光是批評無補於事。大家都明白只有原來設計的4成能力不能接受,可是不能接受就要像田北辰說拆卸重建嗎?拆卸重建誰付錢?禮頓?港鐵?政府?最終還不是我們升斗市民嗎?

最近跟開地基結構工程公司的老闆討論剪鋼筋事件。他說沙中線的剪鋼筋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其實在地基結構行業裡並不是罕見的事情。出現剪筋是因為原鋼筋頭的齒(俗稱絲公),在搬運或者施工時絲紋被碰壞。按理應該先用銼把破損的絲紋修正,或用模具(threading die)鉸順絲紋。可是為了趕工和懶,一般的做法是扭得多少就多少。這是沒良心道德呀!他說有些人就算做了虧心事都能睡得好。

爆料照片,顯示有工人正在剪短紅磡站月台層的鋼筋。《蘋果日報》照片

拆又不是,加固又不行,那怎麼辦?老行專的估計是政府會再一次像土瓜灣站周邊樓宇沉降一樣搬龍門,把標準改變,變成及格,可能還外聘「專家」給評估可以接受,說拉力是平均計算,不該單獨針對某一根鋼筋只有6mm扭進絲母。希望老行專估計錯誤,否則人命關天。

其實,整改方法是有的。方法是什麼?說實話,唔知就嚇死、知就噓死。知道遠洋輪船是怎樣建造嗎?現代輪船都是由鐵板焊接而成,海底隧道也是。紅磡站的鋼筋用絲母連接是一個既省時間又有效的方法,可是現在出事了,換絲母不可能,因為兩條鋼筋已經固定了。最可行的做法是燒焊。燒焊的強度有絲母那麼強嗎?當然有,否則潛水艇也不可能在水底航行,能抵受那麼大的壓力。好的焊接強度比金屬本身(parent metal)還要強,當然這是有條件的。

鋼筋結構有很多層主筋,焊支能到達的地方只是第一層。具體的方案,不在這裡討論了。政府可致函《眾新聞》聯繫。

相信林鄭不是那種可能導致人死還能睡得安穩的人,希望她能指令口水佬陳帆重視這個整改方案,不要老打官腔,推得就推,賴得就賴,卸得就卸。他當機電工程署署長時對朗豪坊電梯事件完全推卸責任,紅磡站剪鋼筋事件也是炒人了事,完全是個不學無術的奴才。

正如老行專說紅磡站剪鋼筋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有責任的政府也應該對其他站抽樣檢查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