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人之民族性


【撰文:蘇遠微】
 
十二月聖誕臨近,一個旅遊旺季,當年我和其他香港人一樣老想著湧到日本旅行。我怔怔地望著旅遊書上的相片,沿岸一排排的舟屋、清澈的海水、飛翔的海鷗、緩緩前行的小船,配上美麗的小鎮名字——伊根。

日本伊根著名的舟屋。網絡照片

我先飛到大阪,第二天早上我差不多中午才起床,約下午二時出發往伊根,先坐地鐵由難波到大阪站,花約半小時,再從大阪站轉乘JR鐵路到福知山站,花約三小時,再從福知山站轉乘丹東鐵路到達天橋立站,用了一個半小時,在天橋立坐一小時巴士到達伊根時,已是晚上八時多。
 
咦,怎麼店舖全都關門,街上空無一人?我正打算再搭一程巴士去已預訂的旅館,看巴士站指示牌才發現尾班車已剛開出,旅館遠在個半小時路程外的山上,我不可能步行走進黑壓壓的深山裡,打電話到旅館,職員又不會說英語。面對著外面一片漆黑大海,雖感到有點茫然,但畢竟一點小意外才是旅行的一部分吧,無奈地躺在巴士站的長椅上,漸漸有一陣寒意侵入來,我穿得很單薄,越夜越冷,我抱住自己,氣溫已下跌到二、三度。待了幾個小時也見不到路人,我不斷發抖,體溫開始下降,我作出了最不想的決定:叫救護車,在救護車上雖然語言不通,救護員還是很盡責地用手機翻譯軟件不斷問我問題,為我作任何檢查時,也先徵求我的同意,尊重人似乎是日本人的習慣。到了醫院後醫生護士也為我再作詳細檢查,我感覺尚可,休息片刻後,他們便安排的士送我到車站離開。整個過程關懷備致,感覺窩心。

日本懷石料理。網絡照片

經此事後我不禁想日本人為何做任何事都這樣認真:日本料理細緻美味,一碗普通拉麵也注入無盡心思,懷石料理就是一列味蕾的藝術品;日本設計的器皿好用得像四肢的延伸,日本人的服務和禮貌之好也聞名遐邇;日本人愛整潔,街道乾淨如家一樣;至於學術的成就,每年的諾貝爾獎都總有日本人的名字;日本的推理小說,包括東野圭吾的,創造了一個獨特的文學世界。

我很疑惑,日本人如此出眾,他們到底是怎樣思考?價值觀是什麼呢?我想日本人應該是以優秀為人生目標,不但是一般的學術、科技、文學方面的優秀,他們更追求品格、禮儀和生活態度的優秀,優秀禮儀所表現的極致就是就算是天災頻仍,面對失去家園和生命的悲傷,也不會失禮在人前哭哭啼啼,無時無刻都在演繹優秀,這樣層次不是一般人所能望及的。 

日本民眾慶祝日皇八十歲生日。網絡照片

但既然如此優秀,為何會發動戰爭侵略東亞的國家呢?這個矛盾怎解釋?這就是織田信長、豐臣秀吉的武士精神遺傳,再經過江戶時代藩主們各據一方,長期處於準備戰爭狀態的後果,當日本人認定戰爭和侵略是正確時,他們也會將戰爭的殘暴發揮到極致。所以他們溫文卻又好鬥、崇尚美學卻可以很血腥、待人有禮卻又會發動戰爭。當然希望日本人經教訓後會明白熱愛和平也是優秀的表現。
 
如果和中國人相比,一方以自私、貪婪、山寨為立國之本,另一方以演繹所有事物的優秀為民族精神,你說勝利的會是那一方?以為靠經濟增長和科技盜竊便可挑戰世界,我說呀,中國人真的很天真很幼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