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同路人



 
一步步走進冬季,十二月的京城是宜居的。
 
此話怎講?氣溫已經降到冰點以下,日照時間變短,陽光力度減弱,濕度降到單位數字,不來罡風就來霧霾,何謂宜居?
 
卻原來京城不易居的主要原因,依在下愚見,是一個「人」字。平常北京人滿為患,居住困難,謀生困難,出行困難,覓食困難,休閒困難,入學困難,求醫困難。但是到了一年將盡的時候,北京人口大幅減少,生活供求重得平衡,什麼都方便了,特別是休閒旅遊。
 
外來打工人員紛紛返回老家,國內外進行商務的也續漸緩下來,西方遊客留在本國過聖誕節,外省遊客留家為農曆年做準備,東南亞遊客怕冷不敢前來,於是乎,遊客驟減,各個景點回復正常狀態,和二十多年前初到時相若。
 
那天上長城逛逛吹吹風。本地人都知道,八達嶺和居庸關長城是外地遊客去的,太商業太雕琢太鬧騰,本地人去的是依然保持古樸的慕田峪、司馬台、水關、黃花城這幾個。那幾段長城都去過了,還有秦皇島的「天下第一關」山海關,某天必定會把最後一關「嘉峪關」都看了才好,未知結伴者誰。
 
那個下午我圖方便,開一個多小時車,到了慕田峪長城。這段長城去過不下五六次,很熟悉,近年得到資金投入,旅遊配套改進了很多,山下修建了大型停車場及購物餐飲區,投資者野心頗大,看來旺季的慕田峪是不能去的了。

攝影:Andrew S.T. Wong

陽光和曦,風輕雲淡,爬上去沒多久,居然可以脫掉羽絨服輕鬆登山。一路上只碰見幾波遊人,三五成群,疏疏落落,輕輕鬆鬆,而擾攘的旅行團則一個都沒有。
 
就是這樣悠遊自在的環境下,才會注意到其他同路人。正在為小屁孩們拍照,迎面來一位中年婦女,主動幫忙為我們拍合照,聽口音是北歐國家的,獨個兒登城,恍如天涯孤客。
 
又遇到兩個年輕人,看眉目談吐衣著打扮定必是英國人無異,試探之問句話,口音是熟悉的,態度是友善的,大學的同學,鄰居的孩子,普遍英國人就是這樣。
 
某處,一個年輕法國家庭在拍照,我們停步等候,待他們拍完照才通過,拍完了,一家老少和我們點頭微笑,友善得體。
 
基本禮貌,不分國籍人種都會。但真的有些人不會,就像城上遇見的另外一個家庭,說義大利文的應該是義大利人吧?大搖大擺高談闊論態度囂張,碰著人也沒一句不好意思。算了吧,禮貌是人類行為,不適用於牲口。
 
又走一段,來了六七個中年人,陪同的是一個年輕人,拿著照相機鞍前馬後謙恭伺候,滿嘴「老師們」喊。這情景常見了,學校裡,職場中,戲裡戲外,知己知彼,階級分明,生存之道。
 
遙望烽火台,人未到已聞聲,裡面傳來響亮響亮的樂曲,手機播放的調到最大音量,破鑼似的賊鬧,手機應該是個地攤貨。走進去看到兩個大男人在互相拍照,兩人先呆一呆,然後憨憨地瞧我點點頭,看來是音樂聲音太大,根本沒注意到我走近吧。看樣子神態,兩人是勞動人民,難得機會登長城,故此盡情享受美好時光。
 
人生難得幾回盡情?老實人。我回以微笑,別去,從此海角天涯。
 
冬季日短,日暮前必須下山。途中後面來兩個中國人和一老外,中國人說不錯的英語,費勁找話題和老外聊,但是人家不太搭理,有一句沒一句相當難堪,看來是中方人員招待外來生意夥伴,同途,同行,無趣,無語。
 
漫漫人生同路人,走著走著,情感消磨了,話語無味了,回憶褪色了,你看著我沉悶,我看著你煩厭,勉強著很累很累。人家下了長城,一句Goodbye就結束,乾淨利索,互不拖欠。但是三生石上的有緣人,可以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