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是咁的,地政前署長 劉勵超


土地大辯論結果即將出爐,劉勵超是地政總署前署長,退休後做了時事評論員主攻土地問題。2007年6月28日,他退休前寫了一封信給同事,有以下這番話:

「剛接任署長這個工作崗位時,我意識到本署還不太適應本港社會和政治環境的轉變,這種轉變使公眾對本署的運作效率、透明度、問責性和反應能力日益提高要求。臨退休之際,我感到這些要求日益強烈,但我可以由衷地說,即使在人力資源曾遭大幅削減和凍結招聘人手的情況下,本署全體同寅都已經作出重大努力,積極回應各項訴求。我很理解,有些同事可能覺得位處北角的總部不時發出的新指令和要求,增加了大家的工作量,挫敗感亦因此而生,但我希望各位知道,這些指令和要求,正是達成本署的理想和使命的不二法門......

雖然離任在即,但有一事仍心有所戚而盼望同事深思:當你收到一宗請求或投訴,或處理一宗申請時,請嘗試與申請人或投訴人易地而處,從他們的角度去看問題的癥結,然後才決定你的回應。」

劉勵超,邊位呀,任內又做過乜呢,香港人好似無乜印象......

故事由2002年,劉勵超做署長講起。

劉勵超退休後不時受訪,分析土地問題。何君健攝

地政總署曾多次出現在申訴專員的黑名單上,有人非法佔用政府土地、違反地契條款、官地短租變長佔等,全部都屬地政總署的管核處理範疇,無得卸膊。排隊等上位的一班AO政務官,視地政總署是三煞位,劉勵超當年又點頂?

「以前我係睇住報紙頭條、聽住收音機做署長。好似有人投訴短期租約官地,寧願養蚊、養老鼠地政署都唔理。我們要理就要搵人巡、搵人剪草啦,我個年代無一筆咁嘅預算,但媒體鋪天蓋地鬧,咁都要諗辦法處理。」

「仲有要用好多時間做土地管制工作,例如有人霸佔官地、有人倒泥頭等,都插咗好多年啦。我以前喺立法會都講過,你要我每幅地執到正,就要俾我成立土地警察,24小時巡邏執法,倒泥的人係半夜三更去做,沒土地警察我點搞呢。當然啦,我咁講又被人話我離地。」劉勵超苦笑道。

點解豪宅旁邊的土地,會批埋俾大宅主人?劉勵超指:「例如一塊三角形的50呎地,招什麼標呢,浪費納稅人錢。附近又有人申請,我們覺得用途OK先會批,當然有些是被霸佔了而我們唔知。仲有,新界有人非法佔地建丁屋,這個真的很棘手,處理上唔單止人手資源限制,仲有政治考量,不得不承認新界居民有相當大的牙力。我咁樣講好似插林鄭,但佢咁打得都不得不低頭,如果我去執法,有人又會去個局度話,這是政策問題。」

「土地問題,很多都是政治問題;政治問題,難處理過實質問題。」講到政治,當然不是一個D5級的署長可以話事。

地政總署的職責,是管理大大小小的官地。網上圖片

AO,從來都只係一粒螺絲,但被派去三煞位真係要硬食?

「我無得選擇,叫我做署長,係可以say no,但這個suppose係晉升機會。佢會話睇得起你啊,你可以唔去做,但短期內睇唔到有乜出路俾你,咁你就水深火熱都要去。」

記者問劉勵超如何形容他在地政總署的工作:痛苦、想做但做唔到、官僚、好多政治考量?劉說:「差唔多你講的,全部都中晒。做地政好難enjoy,日日都有問題,日日都要救火。」

「喺地政返工,精神崩緊,我初初返工時仲係黑色頭髮,離開時已白晒,同埋唔見咗好多。」

「地政總署又有它很獨特的工作文化,內裡差不多全部都係技術官員,很多測量師,我去做的時候是孤身上路,我是空降入去的,當時成個署得我一個AO。政府內部想找AO做地政署長,但AO中對土地規劃熟悉的,當時只有我一個,於是就搵咗我去。」記者詢問他說的「獨特工作文化」具體是什麼,劉勵超卻不欲多談。資料顯示,地政總署助理署長林嘉芬曾捲入買地爭議、女高級地政主任賴婉菁捲入套丁風波等,地政技術官員操守令人擔憂,劉勵超不作評論。

訪問後,他傳來退休時給同事的感言。

即係話,做地政署長好無癮?「咁都要做啦,鬼叫你揀做AO,身不由己,唯有做得幾多得幾多。好似好天真咁,但我當時係希望將部門工作文化turn round,但有難度。」劉勵超退休感言中「盼望同事深思」的一句:「當你收到一宗請求或投訴,或處理一宗申請時,請嘗試與申請人或投訴人易地而處,從他們的角度去看問題的癥結,然後才決定你的回應。」是他有感而發。

劉勵超退休之後,沒有加入地產商或財團工作,「無人approach我,或者覺得我係鐵板一塊,所有嘢都揸正來做無得傾,覺得搵我都晒氣啦。」他退休後,沒有被梁振英、林鄭月娥兩任特首邀請加入問責團隊,唯一在葉劉去年參加特首選舉時,他表態支持,「我覺得葉太勤力、有魄力,處理過23條立法之後思想開放、貼地好多,也有直選洗禮。」為何幫葉站台而不是林鄭?「最簡單答案,人哋無搵我,我呢啲small potato。」

林鄭月娥2003年11月至2004年5月做過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劉勵超那段時間已是地政署長,他對林鄭有何看法?「唔想公開評論。」江湖傳聞,林鄭當年因與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不咬弦,做了幾個月後被派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任處長。

林鄭月娥做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時,負責香港2030的規劃諮詢,當時報告未有提及東大嶼填海,梁振英上任後的2030+才加入內容。蘋果日報圖片

67歲的劉勵超,童年住過板間房和公屋,讀觀塘聖若瑟英文中學,預科入了英皇書院做梁振英師兄,之後考入香港大學讀經濟及社會學,1972年畢業後先做政府工商署助理貿易主任,1987年考AO成功,「我做過中文專員,當時前途談判中英聯絡小組開好多會,我要處理政府諮詢文件、立法會文件的翻譯,但機密的我無機會接觸。我都幾enjoy,好多機會可以自由發揮,工作對住文字但有趣味。」他在回歸前調到規劃環境地政科,九七後經歷過梁寶榮、蕭炯柱任局長的日子,2001年調派到中央政策組任副首席顧問,2002至2007年任地政總署署長之後退休。

他選擇入政府,是因為那個年代的精英優越感?「多少啦,我的同屆同學都有唔少入政府,當然商界也有。我初初入工商署,多少因為虛榮心,有得遊埠、出外同人做貿易談判,你知我個年代,冇話5歲就可以親子遊學團、講乜嘢海外交流呀咁。」

「我個年代,勤力係有機會,唔似而家。」

在一般市民心目中,劉勵超為官時不顯眼,公眾對他沒有很深刻的印象。他退休之後在《信報》每周寫專欄評論土地問題,「2010年左右,《信報》地產版問我有無興趣寫文,唔經唔覺寫了8年,過去寫的,現在拿出來你會發現我所講的問題都一樣。我寫文係依心直說,有時候因為條氣。」

劉勵超的行文用字不辛辣,他如此形容王永平:「有人話,佢都好激」,可見他比平叔還要溫和。讀着劉勵超的舊文,記者一度疑惑他可是在小罵大幫忙。但近日他批評林鄭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又覺得他在議事論事。他的立場,講到底,非常老派的AO:乜都講程序。

「任何一樣嘢,都應該要跟足程序、討論多些。你係咪接受香港要有策略性規劃?如接受,可先做研究,做完你不滿意先去砌,evidence based的,唔好一開始就口號式講淘空庫房,這個我唔buy, 政客不要未審先判,一口咬定官商勾結、利益輸送。」

劉勵超認為,所有土地方案都可以探討,他對明日大嶼也持開放態度,「成日話要建立土地儲備,咁多年都做唔到,而家填海想做,但又有人反對,其中一部分反對聲音,會否是來自地產商?」他不滿的,是林鄭在土地小組報告公布前便提出方案,有違程序。

「所有options我都支持,贊成多管齊下,priority是棕地,因為已經做緊。高球場我估形勢所迫都會拿部分出來,起碼拆一個政治炸彈。」訪問進行時,傳媒仍未報道土地小組的「放風」取態

劉勵超認為,土地問題人人皆可發聲,讚揚新一代組成的本土研究社,做得夠實淨。資料圖片

近年愈來愈多高官退休後論政,劉勵超究竟為何發聲,難道條氣好唔順?「我只係耐唔中講吓,主要講土地,我做咗咁多年, 沒理由現在人講,我鵪鶉,我而家睇到土供組,有感而發。」

「以前不在其位不論政,或者有人覺得我咁多聲氣,打破沉默是金的unspoken rule,但我唔係成日鬧政府,有時仲幫政府、話難為了政府,我又唔係出來嘩眾取寵。同埋土地個個都可以講,以前專業人士、精英主導,而家人人都是專家,工程師、教授又點,後生的本土研究社,做得實淨。」

記者說,劉勵超為官時在制度下不能暢所欲言,谷埋谷埋大半世,結果在人生下半場才可以講自己想講的。也幸好,他那個年代的AO,不用DQ人。

「我唔知其他人點解論政,或者有嘢睇唔過眼啦。我呢,唔想人云亦云 ,希望有啲新角度。」

做得AO,一入官場就要放下個人自由意志,近年多名退休高官發聲,或者反映了一代精英,老來能夠做番自己最舒暢。唔理你啱唔啱聽,終於,可以講自己想講的。

劉勵超寫文的自我要求是要有新角度,「每周一篇,都幾痛苦呀。」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