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3任司長逾10案不涉律政司人員,律政司亦取獨立法律意見 江樂士:鄭若驊不理解外判政策


律政司本月12日公布,不會就收取澳洲公司UGL 400萬英鎊一案向前特首梁振英提出檢控。律政司當晚回應眾新聞查詢,透露律政司並沒有就案件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有別於過往處理涉及曾蔭權、許仕仁、梁錦松、林奮強等前政府高官或公職人員案件做法,引起極大爭議。

事隔兩周,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周三(26日)休假回港首度開腔回應UGL案,強調「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同事,我們才會外判(諮詢獨立法律意見)。」不過,眾新聞翻查回歸後、鄭若驊之前歷任律政司司長:包括梁愛詩、黃仁龍、袁國強,他們任內執行外判政策,明顯與鄭若驊所說的不一樣。眾新聞點算過去至少有10宗案件的涉案者不涉及律政司人員,律政司亦曾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包括梁愛詩任內的梁錦松偷步買車案、黃仁龍任內的許仕仁及新地高層案、袁國強任內的曾蔭權收受利益案等。 

回歸後4任律政司司長,左起:梁愛詩、黃仁龍、袁國強、鄭若驊。眾新聞製圖

任內獲授權自行處理梁錦松偷步買車案的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回應眾新聞查詢時指出,頗明顯可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並不理解其部門在外判案件方面的政策,她認為只有在一種情況(案件涉及律政司人員),才需要尋求外界法律意見,但律政司今年2月的立法會文件顯示,事實上有數種情況存在,而當中第4種情況關乎有需要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的法律意見,以解決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這正正是梁振英案的狀況(which is precisely the position in the CY Leung case)」。他續指,雖然鄭若驊刑事檢控經驗尚淺,但其檢控人員並沒有妥當地向她解說,實在令人驚訝(it is surprising that her prosecutors have not briefed her properly)。

江樂士明言,就政治敏感個案尋求外間法律意見的政策是早已確立的,以釋除公眾疑慮,而鄭若驊的前任司長,包括梁愛詩、黃仁龍、袁國強,都有遵照相關政策而行。他期望鄭若驊充分理解律政司的相關政策時,會就梁振英案尋求獨立法律意見。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資料圖片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周四(27日)於facebook撰文,同樣質疑鄭若驊「案件涉律政司同事才會外判」的說法「明顯違背了律政司過往透過立法會向公眾所解釋的一貫政策,亦違反法治精神。」他提到,上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律政司先後於2015年6月今年2月,向立法會交代律政司外判案件的6種情況,除了「因涉及司內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外,還包括「認為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

事實上,在律政司公布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當日,眾新聞詢問律政司作出決定前,有否索取獨立法律意見,律政司同日回覆指:「是否把案件外判主要是取決於應付運作上的需要。一般來說,律政司會基於若干理由把案件外判,就現時個案而言,最相關的理由為:(一)需要專家協助,而司內並無所需人才(二)為求審慎起見,認為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以上兩項理由並不適用於現時的個案,因此,並沒有就現時的個案外判尋求法律意見。」

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均對律政司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的準則表達關注,冀律政司作清楚解釋,其中大律師公會早前開會討論律政司不檢控梁振英UGL案的做法,促請律政司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並重新檢視決定。 

律政司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的政策原則是否有變,或者曾修改相關內部指引?如果是,律政司是何時、為何修改指引?修改的內容是什麼?眾新聞周四(27日)起向律政司查詢,律政司暫未有回應。

是誰決定不取獨立法律意見 鄭若驊拒公開 

UGL案經過長達4年的調查,律政司本月12日僅發出約1,000字的聲明解釋不檢控的決定。鄭若驊周三(26日)見記者時,表示對聲明「無任何補充」,「加上現在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所以就案件具體的事情,我不可以作任何回應或補充。」

被問到律政司內部是否一致同意不尋求法律意見,抑或是鄭若驊的決定,她回應指,「律政司內部的操作,尤其是討論任何一個案件,是絕對保密。這是任何法律界人士的一個最基本要求,任何執業律師的一個基本操守的要求,所以我們在律政司內如何討論這個案件,有何情況,是不會披露的。」

不過,翻查律政司過去處理多宗涉及政府高官或公職人員的案件,包括梁錦松、林奮強、許仕仁、曾蔭權、湯顯明的案件,律政司均有尋求外間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大多亦有公開交代律政司內何人處理相關案件。

鄭若驊「解畫」後,被民主派議員質疑「越描越黑」。何君健攝

梁錦松買車案梁愛詩避嫌 授權刑事檢控專員自行處理 

梁錦松涉嫌偷步買車案為例,律政司決定不起訴梁錦松後,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與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均有發表聲明,整篇新聞稿長逾1萬字(字數較UGL案聲明多逾10倍),詳細解釋調查過程、律政司司長與刑事檢控專員的決策角色分工、案件背景資料、調查內容、梁錦松的解釋、刑事檢控專員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時的考慮及具體做法、兩名外間大律師提供的法律意見、如何衡量整體證據等。

新聞稿提到,江樂士首次向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報告該案時,梁愛詩作出以下兩個決定:

(1) 刑事檢控專員可自行處理這事,無須向她請示,以排除任何因她與梁錦松之前的工作關係而可能產生的偏袒的感覺;

(2) 案件應向私人執業大律師尋求獨立法律意見。

江樂士指,鑑於案件的敏感性,認為委聘私人執業的資深大律師評估案件是適當的做法。他先後尋求資深大律師祁理士(John Griffiths, SC)及御用大律師韋爾森(Martin Wilson, QC)兩名私人執業大律師的意見,檢視整體證據後,不能確立檢控梁錦松「在公職中行為不當」的罪行,遂決定不提出檢控。

考慮案件敏感性、複雜性、公眾關注度 江樂士取兩個獨立法律意見

梁愛詩發聲明指,考慮到「在公職中行為不當」罪行的最新司法判例(岑國社 訴 香港特別行政區(2002) 5 HKCFAR 381一案),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唐明治,與代表被告人的資深大律師祁理士,曾在終審法院庭上全面而透徹地辯論與相關法律,故認為二人是為梁錦松買車案的提供意見的「首選律師」,但唐明治以與梁錦松相識為由,婉拒為律政司提供法律意見,而祁理士與梁沒有任何連繫,答允接受委聘。

祁理士研究案件後,認為不應對梁錦松提出檢控。江樂士研究祁理士的意見後,認為案件罕見,尋求第二個法律意見會有幫助。「刑事檢控專員作出這個決定時,作出這個決定時,考慮到這宗案件的敏感性,所涉法律的複雜性,以及公眾對這案的關注。」

第二名獲選聘提供意見的法律專家,是英國御用大律師韋爾森(Martin Wilson, QC)。新聞稿指,韋爾森在倫敦執業,為資深刑事法律師,是英格蘭及威爾斯刑事法院的特委法官(客席法官),其優勝之處「在於他熟悉刑事法,亦認識香港的情況,近期也有在香港法院的刑事案件擔任檢控人員和辯方律師。」韋爾森獲委聘研究案件的「各個方面」,最終認為不應檢控梁錦松。

梁錦松任財政司司長時,被揭發在調整汽車首次登記稅前買車,引起極大輿論批評,梁及後向時任特首董建華提出請辭,董對梁作出正式批評,但認為梁毋須請辭。梁錦松當時見記者,表示已撤回請辭。政府新聞處圖片

梁卓然:市民關注個案一般會解釋原因

眾新聞向江樂士查詢,律政司索取獨立法律意見的程序及做法,包括誰決定索取外間法律意見與否、律政司司長與刑事檢控專員的角色、如何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在什麼情況下會索取多於一個法律意見等。江樂士未有明確回應,他重申,無論誰為一宗案件作決定,律政司的既定政策是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以向公眾保證並避免任何偏袒或優惠待遇的觀感。

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今年2月26在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被問到,就備受市民關注或涉及重要人物的案件而言,律政司會否考慮披露決定不對該等案件提出檢控的原因(如有需要可刪去敏感資料),以提高律政司的公信力,他當時回應指:「律政司若對備受市民關注的個案不提出檢控,一般會解釋原因 。 若曾經取得外間大律師/律師的法律意見,律政司亦會作出說明。」他又補充,是否可以披露更多該等案件的資料,須視乎個別案件的情況,「不過,律政司日後會考慮是否可以盡量披露更多資料。」

黃仁龍授權刑事檢控專員跟進許仕仁案

除了梁愛詩避嫌不參與梁錦松案,黃仁龍任內亦沒有參與涉及同一問責班子的許仕仁一案,他當時信納時任刑事檢控專員薛偉成「與涉案人士沒有關連」,授權薛偉成處理該案。2013年楊家雄接替薛偉成任刑事檢控專員後,考慮到楊家雄在私人執業期間,曾為許仕仁案提供法律意見,「為免可能產生任何偏頗或不當影響的印象」,他上任後並沒有以刑事檢控專員身分參與處理該案件,此後亦不會參與涉及該案的事宜。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與涉案人士沒有關連,決定恢復行使處理該案的權力,該案交由時任副刑事檢控專員沈仲平處理,沈直接向袁國強匯報案件相關的事宜。許仕仁最終被檢控,並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串謀向公職人員提供利益等5項控罪被判入獄。

在袁國強內任的林奮強案,袁亦因與林為行會同事,「可能產生偏頗的印象」,而授權時任刑事檢控專員薛偉成處理案件,薛偉成當時委託資深大律師鄧樂勤提供獨立法律意見。薛偉成決定不檢控林奮強夫婦後發聲明解釋,指他考慮資深大律師的意見、有關證據、法律及所有其他相關材料後,認為沒有充分證據,因而沒有合理機會使林奮強夫婦達至定罪。

袁國強任律政司司長時,曾就多宗案件徵詢獨立法律意見。資料圖片

袁國強任內就多案索獨立法律意見

翻查律政司網頁紀錄,袁國強任律政司司長時,亦曾就陳志雲涉貪案南丫島撞船事故內部調查馬惜珍申請撤銷法院拘捕令案七警案曾蔭權收受利益案港視上訴案湯顯明涉貪污腐敗案立法會議員宣誓等多宗案件,徵詢外聘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原因包括個案性質敏感、涉及複雜法律程序等,均與「涉及律政司同事」無關。而就陳志雲涉貪案及立法會議員宣誓案,袁國強更曾解釋,為了向公眾展示律政司的決定是基於法律觀點,而非政治考慮,故諮詢外間獨立資深大律師意見。

袁國強任內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案件例子

案件 袁國強對索取獨立法律意見的解釋
陳志雲涉貪案 近日就李慧玲事件,有很多傳媒報道,當中甚至有報道說,有個別人士指稱律政司在去年就涉及某一位傳媒人士提出的刑事上訴,背後有政治原因。我希望在此明確向社會大眾和各位立法會議員指出,該上訴決定完全基於法律觀點的考慮,也是當時的刑事檢控專員在考慮處理該刑事案件的獨立外判資深大律師的法律意見後,所作出的獨立專業決定。換言之,該上訴決定絕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亦不可以與新聞自由扯上任何關係。
南丫島撞船事故內部調查 就個人資料私隱的法律問題,徵詢了外間獨立大律師的意見。
七警案 案件涉及的內容可以分為兩方面,一方面是曾(健超)先生本身的行為,另一方面是七位警方人士涉及的行為。因為相關的關係和程序,亦因為這個案的敏感性,所以我們向外間索取了一位獨立御用大律師的意見。
立法會議員宣誓案 我們今次採取跟進行動的唯一標準是適用的法律,我們不會用任何政治的考慮,更加不會希望透過相關跟進行動而在立法會內取得甚麼優勢,這個絕對不會是律政司的考慮範圍,而且我們在考慮跟進行動時,亦不是單純我們自己律政司內部的一個決定,我們會諮詢外間獨立資深大律師和整個獨立法律團隊的意見,這一點我是希望強調的。

律政司未有就UGL案尋求獨立法律意見,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一直未有交代她在案中的具體角色。特首林鄭月娥周五(28日)見記者時主動指,律政司不尋求獨立法律意見而作決定是其「法律的專業判斷」,而鄭若驊與梁振英之間並沒有利益衝突,亦不涉及政治考慮。

不過,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梁振英現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是國家領導人,若單由律政司司長處理案件,即使鄭若驊並不屬梁振英班子、二人沒有同事關係,做法亦說不過去。該名法律界人士指出,英國負責刑事檢控的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獨立於政府,可以不受政治干擾下作檢控決定,但在港府的組織架構中,律政司司長屬行政長官之下,司長由特首提名、中央人民政府委任,律政司難以完全獨立作決定。

大律師公會執委沈士文早前出席電台節目時亦提到,公眾關注涉事者是身為前特首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梁作為國家領導人身份會否影響律政司的決定,故此律政司有必要釋除公眾疑慮,「就算(案情)簡單,都可以好簡單去尋求一個法律意見,公眾就唔會再考慮有乜嘢特別針對性問題」。

律政司就UGL案決定不檢控梁振英,此前未有尋求外間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外界質疑「放生」梁振英。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