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梅艷芳逝世15年 留下不止思念 香港情懷未變


請記得梅艷芳,她是香港流行文化輝煌歲月的代表人物,2003年12月30日逝世,40年人生多姿多采。今天,紀念梅艷芳逝世15年。

很多香港人對梅艷芳念念不忘,記得她一時是妖女壞女孩烈焰紅唇再將冰山劈開,一時又會似水流年似是故人來女人心還有夕陽之歌。梅艷芳在舞台上揮灑自如的百變造詣寫下獨特的藝術章節之餘,她還有一個公共面向,在香港過渡期至回歸之初大是大非的社會議題上毫不退縮,具有立場鮮明的人格魅力。八九民運、六四黃雀、華東水災、東華籌款、大陸扶貧、反翻版、劉嘉玲「天地不容」、病危時助沙士家庭......她在昔日香港的關鍵時刻沒有缺席,出錢出心出力。

假如梅艷芳仍在,她這個有態度的人,會如何看今天的香港?

梅艷芳逝世15年,她對人對事對社會的態度,令人懷念。眾新聞製圖

這個假設問題沒有答案,卻能令我們更深入思考梅艷芳這位殿堂級藝人對社會的影響力,以及梅艷芳那個年代的香港人,如何看香港與中國。

梅艷芳歌迷黃泊濤向眾新聞提供以下片段,是八九六四之後,梅艷芳在舞台上說的話 (具體時間及場合沒有資料):

我唔知政治係乜嘢,以前有人問我,你係乜嘢人,我話我係香港人,很少話俾人聽我係中國人,可能我忽略了自己是個中國人。但自從嗰晚之後,我覺得佢哋流嘅血,同我心入面流嘅血係一樣,我哋係中國人。我心入面只有一個希望,我希望中國在不久的將來,和香港一樣繁榮安定,這需要全世界的中國人一齊去做。
好多人問我,你唔怕秋後算帳?要算咪算囉,人算不如天算,係咪先,我係一個好信命運嘅人。

 

研究流行文化的澳門學者李展鵬,5年前出版《最後的蔓珠莎華 - 梅艷芳的演藝人生》一書,訪問多名梅艷芳的好友例如劉天蘭、倫永亮、關錦鵬、許鞍華等,重塑梅艷芳這個人物。現時他正撰寫另一本書,探討梅艷芳與香港文化的扣連,明年出版。關於梅艷芳與八九學運,李展鵬說:「梅艷芳是有家國情懷,她當年因為六四放棄加拿大護照,用今日的語言說是大中華膠,本土派可能會罵的,但那個時代很多人都是這樣。」

李展鵬又指:「梅艷芳那一代人,六四令他們醒覺和中國近了,你聽《四海一心》這首她為民運而唱的歌,講緊血濃於水、是民族主義論述,她當時是誠心誠意相信,要為國家去想。」

《四海一心》   作詞:潘偉源    作曲:倫永亮

我與你遙隔幾千里,血裡卻共有這刻記,永遠共分享痛悲;
要奮勇投向這真理,要決意達到這希冀,寧勇敢犧牲自己,協力圍護你;
雖分千千里而四海一心,天生譜寫上新的日記,那個怕冒著風吹雪飛,誓要獻上一切去達成,明日真善美。

六四屠城之後,當年26歲的梅艷芳與岑建勳、鄧光榮等娛樂圈中人策劃「黃雀行動」,透過他們的人脈關係,開展在大陸拯救民運人士離開中國的地下渠道,成功救出吾爾開希、柴玲、封從德等多名學運領袖。有了解事件人士向眾新聞表示,梅艷芳等人主要負責內地救人行動的部署搭線,經費來自民主歌聲獻中華籌得的款項及六四後的美加巡迴演出,梅艷芳個人也有出資。支聯會成員則負責與港英政府及其他國家領事接洽、安排民運人士來香港這個中轉站的住宿,再赴海外。行動幕後進行期間,梅艷芳了解相關安排。

當民運人士來到香港時,梅艷芳曾去過安全屋探望並表達關心,「她好關心救出來的民運人士生活和出路,邊個有困難她願意接濟,有情有義。當時眾多藝人中,她對民主好堅定、好執着。好少見真係有愛國心的藝人,而唔係視愛國為搵食一盤生意,這是當時我們和梅艷芳接觸的感覺,她一講起六四開槍就好難過。」梅艷芳的喪禮上,多個海外民運組織送上花牌,吾爾開希當年獲准入境致哀。 

六四之後,梅艷芳辭演關錦鵬執導的《阮玲玉》,原因是電影要到上海拍攝,她卻要身體力行拒絕返大陸抗議中共鎮壓。但1991年華東水災,她又幫手獻唱籌錢。1993年她成立「四海一心慈善基金」,在香港及海外包括中國大陸開展扶貧工作。

李展鵬找到梅艷芳1993年接受《電影雙週刊》訪問時這樣說:

在六四前,我以為自己經歷滄桑,十分成熟,但六四那段時間,我卻真正經歷到前所末有的悲憤心情,那時我才了解到,除了工作外,我們人生在世要面對很多問題,從那時開始,才對自己說要做一些東西,我不敢說自己立志幫中國人,但卻希望為中國人做一點事。到現在,很多人以為我轉軚,其實只是在不同時間,不同環境下會有不同反應 。我覺得有些人罵中國權政,有些人在幫,這是十分好的事情,就如小朋友一樣,要有嚴父罵他,也要有慈母正面幫忙。
我現在十分希望中國能申辦二千年奧運成功,中國實在太多文盲,教育水平低,辦奧運能影響文化,加快文化發展和民主步伐,在全世界的注視下相信禮儀也有所改善 。現在這許多人到大陸投資及工作,慢慢地會改善教育,整個國家會朝好的方向走。
其實開放得太快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你看一些十分開放的先進地方也有很多問題,所以怎樣取長補短才是最重要。除了在申辦奧運外,我也希望在教育、醫療等各方面作出幫忙,並將一些美好的香港文化帶給他們。
我希望見到中國有朝一日在國際上真的有地位,不想中國人到外國要垂下頭來。我感覺到,無論做甚麼,數年前六四罵她,現在以正面手法幫忙,也是想中國快點富強,人民脫離苦海 ,但這幾年來,中國實在開放得太快,太急進,太多人在當中從中取利,希望能有朝一日改好吧! 

梅艷芳90年代初接受鄭裕玲訪問時有這番話:

李展鵬分析:「梅艷芳六四後不上大陸拍《阮玲玉》不去搵銀,卻走去扶貧。後來張曼玉因為《阮玲玉》得了很多獎,梅艷芳卻沒有因為沒接拍電影而公開表示有何遺憾悔恨。六四與扶貧兩者當時沒有衝突,因為對她來說都是為了公義。她在六四看到爭取民主的重要,由以前不太了解政治到之後更積極去關心國家,想用另一個方式幫助國家,而當時的中國沒有將她拒諸門外。」

「在攞獎上位與社會公義之間,梅艷芳義無反顧選了後者。」

1989年《明星電視》封面:梅艷芳唱出中國人心聲。黃泊濤提供圖片

梅艷芳接受鄭裕玲訪問時,被問到1997年會喺邊度,梅艷芳說:「我會喺香港,一定。」

九七前夕,梅艷芳的一首歌《火鳳凰之舞》,寓意香港「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可見當時她對回歸後的香港心懷希望:

《火鳳凰之舞》 作詞:林振強    作曲:倫永亮

如衝出死灰再飛再飛,如不死火鳥會越戰越美,曾身心傷得痛得要死,仍舊會再升起;乃因捨不得所喜歡的你,亦也捨不得這天與地,更加捨不得不一起去創當年,曾話定要創的驚喜;
熊熊火多高,洪洪水多滔,我也要走必須走的路,我有一些火燒出的傲 就像那火鳳凰舞;曾嚐熊火之高,曾嚐水之滔,碰過許多許多的風暴,我到這刻始終都在此,像那火鳳凰舞;
懷一腔不死信心再飛,攜一股堅決再令歲月美,重新生不可半生半死,才自我對得起;誰人曾創新低,仍能創新高 那管幾多幾多的風暴,奮鬥到底感激生命好,像那火鳳凰舞。

梅艷芳逝世的2003年,香港因為沙士、50萬人上街、張國榮逝世等,元氣大傷。之後的15年香港走入了一條灰暗隧道。梅艷芳昔日的同路人,也紛紛北上探索錢路。

假如梅艷芳仍在,她看到今天的中國會有何感想?會否仍心懷中國情?她可能難以接受本土和港獨思潮?抑或,她會為今天的不公義發聲?由一個支持民主的大中華膠變成本土派?她如何看社會撕裂?她仍有鮮明立場?但會被某一方攻擊?還有,她如何看今時今日的強國市場?

李展鵬說:「我估唔到啊。但我留意到,近年黃絲藍絲都有用她來支持自己的觀點,黃絲說她不畏強權、藍絲說她有家國情。但我相信,梅艷芳在大是大非的議題上,是會有一種精神、一種態度,因為她愛香港。現在,她留給我們想像......」

「點解今日有人咁憎成龍,曾經大家都好鍾意佢,覺得佢又型又可愛又人性化,令好多外國人認識香港,我們曾經投放很多情感認同在他身上,都因為時代不同了。但必須公平地說,80、90年代放棄大陸市場,代價冇現在咁大。」

「當大陸對香港的控制和影響愈來愈大,香港再出現另一個梅艷芳,很困難。」

「梅艷芳因為生長在香港黃金歲月,大時代成就了她。她的40年人生,起起跌跌對照香港發展,關鍵時刻她都在我們身邊並走到最前。她很有香港特質,這是她令人懷念的。」

搭上時代列車的梅艷芳,光環永在。 

香港藝術家石家豪繪畫梅艷芳80年代的10個形象,下排右二是她出席民主歌聲獻中華。網上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