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政府冷待 演講廳裝修無場地 黃遠輝政總楝篤企一個鐘見記者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完成為期16個月的工作,向特首林鄭月娥提交報告後便解散。小組2018年4月公布諮詢文件時,舉行了一場記者會,主席黃遠輝、副主席黃澤恩和記者都有得坐,22名非官方成員中有10多人出席,發展局長黃偉綸也在。事隔半年多,小組工作完結,報告內容備受關注,但卻選擇在打工仔提早放工的除夕下午2時半,由黃遠輝和黃澤恩站在政府總部大堂,回應記者提問,其他小組成員沒有出席,黃偉綸等高官也不在場。

(左起)黃遠輝、黃澤恩除夕下午,站在政總大堂1小時回應記者提問,政府方面沒有安排座位予兩人及記者。何君健攝

黃遠輝被問到為何沒安排房間舉行記者會時說:「據我所知,我哋原來開展公眾參與活動時(指該次記者會),當時嗰間演講廳,而家做緊裝修,所以我哋無辦法安排大家喺演講廳裡面坐得舒服啲,真係唔好意思,大家要坐喺(地下)度睇報告。」記者手上拿着報告、又要做紀錄,部分人唯有坐在地上,但又難以舉手發問。最後,黃遠輝和黃澤恩楝篤企約1小時10分,簡述報告之後回應記者提問。

據了解,小組的記者會由擔任秘書處的發展局負責安排,有知情者質疑:「成個政府總部得一個房間呀?大家都知裝修唔係理由啦,很可能是政府想downplay份報告。」

有委員評估,報告有三方面觸動政府:一是政府不想粉嶺高爾夫球場有郁動;二是政府不想馬料水填海,這與民建聯反對該項目有關;三是報告中多次用上要求政府「突破現有思維」等建議改善字眼。

2018年4月小組推出諮詢文件時,在政總房間舉行記招,黃偉綸及多名委員也有出席。資料圖片

關於第三點,報告提及五個「小組認為政府必須制訂完善及持續的土地供應機制」建議包括:

一,持續造地:「造地即開發土地,涉及眾多範疇及工序,最基本的是前期及可行性研究、技術評估、公眾諮詢及審批工作,過程需時;越是大型複雜的項目,越應盡早啟動工 作,而造地過程(尤其是前期研究)應是持續而不受經濟 起伏等外在環境影響,政府亦應展示迎難而上的莫大決心。但造地不代表需要馬上將土地推出作指定用途。若有足夠的土地儲備,政府可以根據社會需要、政策及客觀環境變化隨機而行,適時及彈性地供應土地作各種公私營用途。」

二, 定期檢視:「小組認為若能較頻密地更新及評估土地供求估算,將有助政府更有效地監察土地供求情況,並應在更新土地需求時加入社會對改善生活空間及公共設施的最新訴求,及就短缺情況作出適時的『預警』,讓社會盡早得悉土地供求的變化及應對之策,包括調節土地供應的步伐。由於整體土地供求估算涉及不同政策局的長遠政策、措施及資源分配,因此上述的策略性規劃工作適宜由政府最高層作跨部門督導,從策略層次檢視本港的發展方向及為滿足土地需求作好準備。」

三,開放透明: 「小組認為政府應盡量提高土地供求資料的透 明度,並可考慮設立數據資料庫,以提升社會對土地供應情況的認知,以便社會各界在考慮政府提出的土地供應措施及計劃時,能作更客觀及理性的討論。 」

據悉,小組諮詢文件列出的土地供求估算表,「委員好辛苦先問到,起初官員係話無這些資料,一直以來市民大眾都無機會知道這些數字,希望政府以後可以定期公布。」

諮詢文件的這個土地供求估算表,據悉有關數字是委員多番詢問後,才能在官員手上取得,以往未有向公眾披露。資料圖片

四,加快流程: 「政府亦應突破現有框架,研究如何加快造地,可考慮的方向包括成立專責統籌及處理大型開發項目的架構、引入市場力量,以及便利民間推動發展項目等。

有委員指,在填海部分,希望政府可參考八九六四之後港英政府的玫瑰園計劃,以大約10年時間建成赤鱲角機場及相關基建配套;又或可以參考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沙田發展,由恒基、長實、新鴻基、新世界四大地產商合組財團,投得600多萬呎填海工程,填完後七成土地交予政府建公屋及社區設施,其餘三成興建沙田第一城。據悉,有委員提出要成立「填海管理局」希望有專責部門跟進填海進度,但由於效益成疑,建議未被採納。

五,多元發展: 「政府可考慮如何於土地資源分配機制中,加入更多社會效益及非經濟元素,例如在合適地點或項目中加強公眾及非政府組織的參與,促使多元化的土地發展模式。」

另外,小組不單建議政府要建立土地儲備,報告又提及「政府亦應爭分奪秒,盡早就不同的選項展開前期研究及規劃工作,蒐集及分析不同類別的資料及數據,作為長遠『規劃儲備』」,建議盡早開展前期研究。被問到地產商或會忌諱政府建立土地儲備,官員或與地產商關係密切的委員,對此可有反對?有委員指:「黃遠輝在會上問了好幾次有無人反對,無人出過聲,睇唔到有乜嘢分歧。」

報告又提及,「政府需要突破現有思維」以基建行先,「從增加及加快土地供應的角度而言,小組支持以『創造容量』方式進 行運輸基建規劃,以基建先行,釋放地區更大的發展潛力, 創造更多的可能性......推展『創造容量』這概念時,政府需要突破現有思維,除了按傳統方程式計算基建的回報率,同時亦應考慮基建所帶來的整體社會及經濟效益(包括土地價值),並向公眾解釋相關考慮因素。 」

至於公私營合作,報告表示有部分人存在憂慮,「因此,小組認為政府需要引入一套公開、公平及透明的公私營合作機制,以客觀及前後一致的準則來評審所有經公開途徑提交的申請,過程中亦應由獨立於政府的組織負責把關,以釋除公眾對『官商勾結』的疑慮。為盡快推展公私營合作,以增加短中期的土地及房屋供應,小組認為在確保制度公開、公平及公正的前提下,政府不一定需設立額外的法定機構處理公私營合作事宜,但需確保負責把關的機構有足夠的代表性及透明度,以提高機制的公信力。

小組上述的一系列建議,如何落實、靠誰來監察政府執行?「小組沒有行政權力、也要解散了,只能靠立法會議員。」立法會在建制派人多之下,是否做得到,是個很大疑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