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內地法院兩次西九龍站執法 均由內地傳媒報道 楊岳橋:一地兩檢不透明


《一地兩檢》條例由2018年9月4日實施至今四個月,據內地傳媒報道,已經發生了兩宗內地法院在香港西九龍站邊防檢查站執法的案件。內地傳媒《南方都市報》今日報道,上月13日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龍崗法院執法人員在香港西九龍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帶走一名姓鄒的「被執行人」。另外去年10月,亦有一名姓龍的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西九龍站被扣留,之後被帶回深圳南山法院。眾新聞向保安局查詢是否知悉12月這一宗內地法院執法行動,當局沒有正面回答。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認為,不能揣測為何被通緝的人選擇在西九龍高鐵站過關的原因,但不論是被扣留的是內地或香港人,重要的是港方對於事件是否知情,若兩次事件均由內地傳媒報道才得知,正正反映《一地兩檢》條例的不透明,「政府應該出來解釋,如果(內地口岸區)同香港近得咁緊要,係咪應該有通報機制呢?」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認為,事件正正反映一地兩檢將香港的司法管轄區割讓予內地,體現一地兩檢問題所在,亦是市民不信任一地兩檢原因。郭榮鏗說,現時很難猜測類似事件會否越來越多。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則認為,事件反映一地兩檢能發揮作用,受內地法規限制的內地人士不能入境香港。但張國鈞相信,如果是香港人在出入境時出現問題,會在既有機制下通知香港政府。

《南方都市報》今日報道,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開通以來,龍崗法院首宗在香港西九龍的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執行的案件。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道,龍崗法院執行法官在2018年12月13日上午,收到了來自西九龍海關的電話通知,已攔截並扣留到一名姓鄒的「被執行人」,西九龍海關當時請龍崗法院前來辦理交接手續。根據內地法律網頁顯示,民事訴訟的勝訴方是「申請執行人」,而沒有履行法院判決的敗訴方則稱為「被執行人」。但報道中沒有提及該名「被執行人」的身份、所牽涉的案件、以及被哪一方的海關攔截。

眾新聞向保安局查詢,當局是否得悉有關執法行動、該名「被執行人」的身份等資料,保安局沒有正面回覆,僅表示「在「內地口岸區」內,內地法律適用於「合作安排」下指明由內地管轄的事項(即「非保留事項」),內地法院有權就非保留事項行使司法管轄權,內地執法人員亦有權按照內地法律,就「非保留事項」採取執法行動。 」

報道又提到,該名「被執行人」當時欲通過直達香港西九龍的廣深港高鐵回香港時被海關攔截,龍崗法院的執行法官得知後,便與助理法警乘坐高鐵到達香港西九龍邊防檢查站,將被該名「被執行人」帶回深圳協助調查,而現時有關案件已達成和解。報道提及該次是自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開通以來,龍崗法院首宗在香港西九龍的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執行的案件。

但有關案件非內地法院首次執法,據《南方日報》2018年10月31日的報道,一名香港永久居民的「被執行人」龍某康,經歷一審、二審後無視法院生效判決,欠購房定金100萬不還,還玩起了「失蹤」。該男子去年10月27日搭高鐵回港,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站(內地口岸區)被南山法院聯同邊檢部門和港鐵公司,採取了拘留措施並帶回深圳。

《南方日報》報道去年10月27日一名香港永久居民的「被執行人」龍某康在西九龍高鐵站(內地口岸區)被拘留。《南方日報》圖片

報道提到,一名姓朱的申請執行人在2015年3月,與龍某康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其後雙方有合同爭議,並訴至南山法院,南山法院終審判決朱某支付違約金50萬人民幣,同時龍某康應返還朱某購房定金100萬人民幣。但龍某康無視裁決,沒有歸還購房定金。

南山法院執行法官得知龍某康為香港居民,並經常往返於內地和香港之間,遂向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門調查核實龍某康的出入境情況,決定採取邊控措施,在全國口岸進行布控,一經發現,由口​​岸相關部門予以協助扣留。結果在去年10月27日下午約5點半,南山法院執行人員接到香港西九龍高鐵站(內地口岸區)邊檢部門電話通知稱已扣留龍某康,同日晚上9時半,龍某康被帶到深圳南山法院並一次過支付了執行款項,執行法官便提前解除拘留措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