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遠輝:土地小組工作無怨、無悔、無愧 短期不接大型公職


黃遠輝擔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的任務完成,除夕(2018年12月31日)當天他在政府總部大堂楝篤企1個多小時,公布小組最終報告內容,這位62歲前銀行大班無得坐的身體語言,說明了他過去16個月的工作得到幾多尊重,更可能預視了政府將如何對待他呈交的123頁紙。

黃遠輝向眾新聞表示,土地小組主席是他做過最困難、挑戰最大的公職,短期內他希望先休息,暫不會出任要花時間的大型新公職。他又以「三無」總結工作:無怨、無悔、無愧。

黃遠輝 (左) 與黃澤恩 (右) 在除夕當天下午2時半,於政府總部大堂站了1個多小時回應記者提問。資料圖片

問:記者   黃:黃遠輝

問:你當日楝篤企答記者,有無企到腳軟?

黃:哈哈,據我理解,也是事實啦,之前我們公布諮詢時舉行記者會的演講廳,正在裝修。至於其他房間,因為估計唔到當日有幾多傳媒,或會帶好多機、人數多,普通會議室可能裝唔晒大家,最後都一樣咁逼,咁不如就做standup啦。(這是政府的解釋?)係,我也理解情況真的是這樣,唔係有房唔俾我哋用,或將我們罰企。

我都唔好意思,要記者坐地下。但我覺得當日大家好close,環境反而有點溫馨,我覺得同大家距離好近,如果在演講廳反而距離好遠,而家似一家人式的環境氣氛。

企我都ok,雖然唔可以話企慣,希望大家唔好過分解讀安排。至於係咪唔尊重,尊唔尊重並非由有無得坐表現出來,而係政府是否真正落實我們的建議。

問:你有幾大信心,政府會接納你的報告?

黃:報告承載社會主流意見,有分析,是我們花了很多心機認真寫出來的,不是搬字過紙,我認為政府應該從善如流。(如果唔接納會點?)政府一定有其他考量,那是基於什麼更好的考量呢,是工程、技術、環境障礙、成本效益?如果因為這些而不做部分選項,一定要非常清楚解釋,是基於什麼的考量而不落實,有什麼數據、是否合理。

問:小組解散了,誰來監察?

黃:由全個社會來監察,既然說是主流意見,大家都見到、睇晒、有參與。今次小組工作的成效,是將大家對土地供應的認知大幅度提升,我做公職咁多年來,未見過有一次,大家咁集中討論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大家是認同需要解決,先有咁多參與。我舉一個例,我們做電話調查,是先打1萬個流動電話,了解有幾多家庭沒有固網電話,結果發現有三成,於是我們希望取得1000個流動電話的有效回應,雖然不容易,但我們最終做到。

土地大辯論期間,黃遠輝 (右) 每次主持諮詢會前,都先在場外接收請願信。資料圖片

問:有意見批評你們沒有將東大嶼填海的意見如實反映,你有何回應?

黃:我們有量化(問卷及電話調查)和質化(意見書)意見,質化意見不可用數字來數,絕對唔可以也不適當,因為質化意見來自不同團體、網上聯署的多,一份書面意見如需要量化,應用什麼標準,客觀地分到究竟一個團體的意見,等於幾多個個人意見?因為做不到,所以不會當成是幾多幾多意見。我們的分析方法,已詳列在報告第四章。

問:除了選項建議,報告亦多番指政府要「突破現有思維」處理土地問題,這個會否觸動政府神經,因為你似乎在說政府官僚、一成不變?

黃:這不單是小組成員的建議,我們收到好多意見,都認為政府要突破舊有思維,例如先以基建帶動創造容量;現有的審批過程窒礙發展,要政府重新思考定位等。我們明白唔係所有嘢都要政府做晒,可以促成市場力量參與發展。小組討論過,認為這些是非常有意義的建議,才決定寫入報告,我們是如實反映。

我們不希望社會只聚焦選項,反而一套整全的土地供應策略,確保我哋唔好若干年後,又來一次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策略是重要過選項的。如果策略持續、做好機制,會確保土地供應長期而持續。

問:你幾有信心政府會「突破現有思維」?這個作風改變,似乎難過要政府接受某些選項。

黃:如果易做的,一早做咗。過往沒有堅定用迎難而上的方式去做,政府今後真的要下定決心,既然社會做了一個我們認為非常理性、完全顧及香港最終利益的抉擇,就算難都要做,避難而不做形成今天情況、出現困局,成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

問:報告出來後,民主派批評你們為填海開路、商界抗議收回高球場、政府又唔鍾意你提改變思維,你可感到被圍攻,工作吃力不討好?

黃:唔會有咁感覺,出來的唔係小組建議,是社會的建議。有人說震驚、不滿,這是正常的,因為無一個選項無痛。有痛的聲音會大些,希望大家可同時聆聽他人的聲音,達到大我利益同時,照顧小我影響。

黃遠輝說,很掛念他那塊農田,希望盡快去「探望」。蘋果日報圖片

問:這是你做公職以來最困難的一個?

黃:可以咁講,係我做過做困難的公職,挑戰最大。土地供應問題是複雜的,背後利益非常錯綜複雜,利益銀碼相當大。開展工作時,小組已明白係好唔容易,但必須要有人去解決,問題不可再拖、再視而不見,如果再唔處理,日後的情況不堪想像。

問:今次之後,你會唔會嚇怕咗,唔再接受新的公職?

黃:短期我想休息,不是什麼都不做,非常大型、或者需要好多時間的,可能短期來講,暫時唔會諗住。

但有機會和社會共同解決困擾香港的問題,我樂意咁做。我在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環境諮詢委員會、博物館諮詢委員會等的工作,都會繼續。

過去16個月的時間像被黑洞吸晒入去,尤其公眾諮詢時沒停過,周、六日都要出動。我以前會去耕田,我已經好耐未去過塊田,想起陶淵明《歸去來兮辭》「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

問:任務完結,再問你一次:你可覺得像周永新第二,報告下場將如全民退保一樣被掉落鹹水海?

黃:我當然唔會咁覺得,我覺得係榮幸,對土地短缺困擾香港長時間問題,我係覺得要面對、解決,好感謝有這機會參與工作。有人問我會唔會後悔,因工作可能沒有結果,我說不會,因為一早已預咗會好複雜,涉及好多人,批評會好多。

我會用三個詞總結:無怨,預咗好多困難、批評;無悔,花16個月,既然要解決,盡可能解決;無愧:已盡力,付出很多心血,無愧於心。

我們的報告如實反映意見,諗唔到點解會掉落鹹水海啊,絕對唔會呱。

問:你和林鄭的關係,可有受小組工作影響?

黃:我唔相信有乜嘢影響,佢從頭到尾知道我們工作,也有感謝我們的貢獻,說會仔細研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