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辯方:林子健落口供時 提及中國國安名叫「許可」  


於2017年報稱在旺角遭人擄走及禁錮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警方控告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開審。代表林子健的大律師陳偉彥,盤問控方證人、西九龍重案組警員黃繼霈時指,林子健被擄走前收到中國國安的電話恐嚇,黃繼霈承認在跟林子健落口供時,有聽過林子健這樣說。

黃於2017年8月11日到瑪麗醫院為林子健落口供,他表示在正式錄口供前要林子健先講一次,黃繼霈用草稿紙摘低撮要,長達15頁,其後正式錄口供,共有7頁。

控方詢問黃繼霈時,黃指被告曾向他提到一名叫「許可」的人士年約40歲、黑色頭髮、戴眼鏡、身材中等,於8月8日與林子健通話。辯方盤問時指出,「許可」是中國國安,曾於同年8月8日以WhatsApp電話打給林子健,著他不要將球星美斯的簽名照交給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又指這樣「我們公司不高興」,並說如果他想去美國就「唔好搞咁多嘢」。黃繼霈被問到林子健是否有講過上述內容,黃答:「係,不過唔肯定係咪呢刻(錄口供時)講。」

另外,黃繼霈提到林子健錄口供時說過,2017年8月10日下午,林被兩名年約30至40歲、黑短髮的中國籍男子「夾」上小型貨車,車上另有一名30至40歲中國籍男子,以及一名中國籍男司機。

林子健出席聆訊時,不時冷笑。何君健攝

控方案情指,林子健在2017年8月11日,在瑪麗醫院明知地向警員黃繼霈虛報有人犯罪,林子健聲稱同年8月10日下午在油麻地咸美頓街與碧街之間的一段砵蘭街被拐帶。被問到是否認罪,林子健聽罷停頓一會,其後表示:「唔認,梗係唔認罪。」

控方隨後讀出控辯雙方的同意事實:2017年8月10日下午3時許,林子健在旺角通菜街的允記購買皇家馬德里球衣。4時許,林子健到達彌敦道銀座22樓的自由球,買了兩批球衣,於5時許一度走到銀座22樓的電梯大堂,但沒有乘搭電梯並返回自由球,他分別以信用卡及現金消費1800元及650元。離開自由球後,林子健前往咸美頓街的飛龍球衣專門店,提取訂單上的貨品。

翌日凌晨2時,林子健在馬鞍山頌安商場的便利店購買香煙及火機,之後到快餐店買了兩個魚柳包。離開快餐店後,他回到頌安商場,在匯豐ATM轉賬2.5萬元到另一帳戶,並提取800元。

控方打算將林子健於8月召開的記者會、一些媒體訪問呈堂。控方讀出同意事實期間,林子健兩次糾正控方,指他的寓所是在馬鞍山錦豐苑錦萱閣,而非錦宣閣,控方承認讀錯;又指接受媒體訪問時是在西貢石灘,而非沙灘,控方願意更改字眼。

控方將會傳召5名警員及2名專家證人。控方又指,警方扣查林子健手機後,發現林子健在報稱被擄走前曾搜尋「哥羅芳」,辯方陳偉彥隨即表示辯方會就這點爭議。

控方傳召為林子健落口供的證人、重案組警員黃繼霈。何君健攝

控方首先傳召為林子健落口供的重案組警員黃繼霈。黃表示,落口供時曾問林子健有無戴帽,稱林當時答:「點會戴帽呀?嗰日咁熱。」黃又問有無戴口罩,林答:「更加無啦,咁熱。」黃指,林子健之後表示,他在砵蘭街前往油麻地地鐵站時,被兩名中國籍男子從後「夾」上一架小型貨車,形容在車上被人用紙巾/手巾掩蓋口鼻,旋即像睡著了。

控方隨後叫黃繼霈,示範林子健當時如何被「夾走」。黃稱,根據林子健落口供時的示範,兩名中國籍男子分別以一手捉住林的上手臂、一手以虎口位壓住林的頸。庭上的林子健看著示範,不斷發出「嘖嘖嘖」的聲音。控方又拿出一個大塑膠袋,裡面似乎有多個小膠袋,然後向黃繼霈稱:「證人,根據你的口供紙,你係撿取被告身體釘書釘的,你確認吓。」黃拿起來端詳一番後,表示確認。

林子健的代表大律師陳偉彥。何君健攝

辯方盤問時,多番向黃繼霈指出,林子健在錄口供時並沒有講到很多細節。例如林子健只稱國安人員「許可」 比他高少少,沒有說過身高1米7;林子健以270元購買球衣、以213元在球衣印字,這些金額並非由林子健提供,而是黃繼霈之後寫的;林子健沒有好實質告訴黃繼霈,被帶走的位置在哪裡;林子健從來沒有表示,他在行人路抑或馬路被帶走,黃是在庭上看著地圖嘗試闡述;林子健在示範被「夾走」時,黃曾說:「大約得架喇、大約得架喇」;林子健無講過被人用虎口位壓頸。控方證人黃繼霈對上述說法均表示不同意。

辯方又指,林子健被帶上車後,曾被一名中國籍男子用普通話罵:「操!你認識劉霞嗎?」 又被指「不懂愛國、不懂愛教」。辯方說,林子健曾向黃繼霈表示,本身不欲報警;黃再表示不同意。林子健聆訊時邊聽邊搖頭,又不時冷笑,更一度細聲說:「哦,係咩。」法官著辯方律師提醒被告留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