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在乎吃喝 (一)


美國有一個電視節目叫My 600-lb Life(六百磅人生),報導及訪問該國的癡肥男女,其中很多並不是生來便是龐然大物的,當事人不少認為是由於幼年時的家庭問題,或受情緒困擾,以致要從食物中尋求満足,發展至失控狂食。
 
節目中的超重男女,很多的身體重量令到雙腿不能負荷,終身躺在床上或長期依靠輪椅走動。若發生意外要到急症室,還要勞動多達六、七名消防員合力才能抬上急救床,有些身型竟巨大到不能穿過大門口,要在牆上鑿個大洞方可離開住所。

而另一極端,則是對不論食材、廚藝、餐廳質數都嚴格要求的老饕,除了沾唇的無不是貴精不貴多的深挑細食之外,並常以搜羅各地奇珍極品為榮,彷彿追求美食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亦是高級品味身分的象徵,很多人皆樂此不疲,無怪乎介紹珍饈百味的電視頻道如Food Channel、互聯網或書籍的推介都大行其道。

至於精打細算的小市民,亦不忘以最切合經濟效益的宗旨去滿足口福之樂,閒來與好友爭相搜刮追蹤平、靚、正的食肆,不少還一呼百應,爭相效尤。若打聽到All You Can Eat (任食飽)又價廉物美的餐館,更如獲至寶,出發前務必少吃一、兩頓飯以騰出胃部的最大空間,要吃到盡為止。

可是,在地球其他很多地區,無數飢民卻瀕臨生死邊緣,即使是富裕的國家,也有貧民難有三餐温飽。
 
被譽為美食天堂的香港,便有不少活在貧窮綫下的長者,要靠拾荒為生,從前還可以靠販賣收集的紙皮糊口,勉強可以支撐每天一頓飯的生計,然而,最近紙皮的回收業很多停辦,令本來已是拮据的生活更百上加斤。

為什麼世上有些貧困的人辛勤工作卻三餐不繼,又有人即使飽肚仍無止境缺乏自制的吞嚥下去?上高檔餐廳或追求任食飽的餐飲背後有何需要深思之處?食物對我們是有益還是有害?

《我在乎吃喝》一書中,不同的作者向我們提出與世俗背道而馳的吃喝態度,並解釋食物並無正、負面之分,很多時我們的飲食生活其實是受著消費主義的價值觀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常在無意識下成為了全球貧富兩極化的助力,令食物之分佈分配、耕畜業者的回報,遭受單向傾斜的不公。

著名心理學家Abraham Maslow 將人的需要層面分為五級,其中最底層是滿足人的基本維生需要如吃喝。人若缺水缺糧,生存便直接受到威脅,在饑荒或戰亂的國家,便常見人為求存,最後會挺而走險互相爭奪甚至廝殺。故此,食物本來是我們的生命必需品,在乎吃喝是基本生存之道。

但是,在資源比較豐裕的國家,人民卻不再以吃喝為基本需求,有些更是為滿足情緒,以不斷的進食來平復七上八下的心情,不但令身體受到嚴重傷害,也糟蹋了原可以餵養窮乏人的食物需要。

或者,你可以説,你的情緒不會窩囊到要通過食物去平復,可以憑自己的意志去掌控食物的進食。那麼,敢問一句:你吃喝之前,有沒有讓「手機先食」呢?

手機的一張食物照,其實就跨越了從食物來的營養及味覺的滿足,也超越了交流的功能,反而已化成一個符號,代表著處境及情緒,亦不自覺地傳遞著各人消費的形式以至自我形象,推動著各式各樣的食物消費。
 
當然,消費本身並無對錯,亦不可強求所有人都要過簡樸的生活,問題是,我們的人生是否受消費文化所羈絆,淪為只在乎吃喝的感官滿足,忽略了吃喝背後更深層的意義。(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