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逆權空姐吳敏兒 抗爭歲月十五年


【記者:趙婉岐/編輯:劉肖瑤/攝影:劉肖瑤/美術:呂美珊】

前特首梁振英女兒的「行李門」事件歷經兩年,高等法院終在2018年八月裁定,空勤人員總工會提出的司法覆核勝訴,機管局在事件中違反「同行同檢」的安排。統籌是次官司的吳敏兒得悉結果後,在法庭外不禁激動落淚。此情此景感動了許多香港人,亦讓更多人認識這名逆權空姐。

2003年,任職英國航空空姐的吳敏兒,由零開始籌組工會,在爭取勞工權益的路上已走了15年。英航在去年10月關閉香港基地,包括吳敏兒在內85名香港員工被遣散,吳敏兒在航空業工運上的一頁,或許將之結束。15年走來,點滴是汗,由一竅不通的工運新丁,銳變成獨當一面的工運領袖,靠的是一顆不平則鳴的初心。

吳敏兒現時身任職工盟主席丶空勤人員總工會理事和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總幹事,講起工運來頭頭是道、句句鏗鏘,這一切是在15年間點點滴滴地累積而成。

現年47歲的吳敏兒,1992年加入英航。頭十年,她一直安份守己工作,但逐漸發覺公司愈來愈多不合理的措施,卻投訴無門。與此同時,不少在英國英航的同事則時時把「 I will talk to my union.(我要去和工會談一談)」掛在嘴邊,吳敏兒與同事感到不解。當她們發現,英國同事有自己的工會時,也試圖請求加入,不料對方斷然拒絕:「Girls,你要有自己的工會。」吳敏兒當時開始思考:為甚麼我們不能有爭取自身權益的團體?

2003年,英航單方面決定扣減員工三分一的雙糧,多次談判不果,最後公司只拋下一句:「法庭見,你們有本事便去打官司。」同年,吳敏兒終於成立了英航香港員工的工會,與英航對簿公堂,討回被扣減的薪金,成為她成功的首場戰役。

初接觸工運的吳敏兒自知經驗不足,常向英國工會代表請教。最初電郵往來,後來到直接到工會位於倫敦的辦公室「偷師」。吳敏兒買一杯咖啡和一個麵包,一個人走進英航的工會辦公室,向英國工會代表介紹自己:

我是香港基地的吳敏兒,可不可以坐在這兒觀察你們如何運作工會?

這一坐便是兩年,她見證著英國工會處理無數大小案件,慢慢學會如何成為一個工會領䄂。

吳敏兒從2003年起至今15年,從未停止為工人爭取權益。劉肖瑤攝

遭受打壓 堅持信念

組織工會做工運領袖,自然會遇到重重壓力,當初她遇到最大的反對聲音便是來自家庭。她的父親是警察,總認為搞工運就如六七暴動時放土製炸彈的暴徒一樣。2003年吳敏兒剛籌組工會後,英航香港公司因沙士影響業務,公司把員工的第13個月糧扣減三分之一。吳敏兒為此事與英航香港打官司,那時候她的父親已是肺癌末期,他氣弱游絲仍堅持對吳敏兒說:「不要搞工會,不要罷工……會影響好多人的。」

父親的不理解讓她心酸,但她始終覺得,不能對不公義忍氣吞聲,於是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堅持成立工會及控告英航。那幾個月,懷孕的她同時承受喪父之痛,一邊處理喪親,一邊處理扣糧一案,壓力不可謂不深重。

吳敏兒同時承受公司的打壓,後來更因而引發歧視職工會一案。2004年,追討雙糧一案開審前,吳敏兒接受《蘋果日報》訪問,英航就此事對她發出警告信,禁止她接受媒體訪問,亦聲稱會監察她在機艙的工作表現。吳敏兒沒有因此而屈服,更就此入稟控告英航歧視職工會,今次她以個人名義單人匹馬與公司對簿公堂,最後獲得勝訴。

自此以後,她感到英航對她的打壓,15年來從未遏止,例如有人會慫恿非工會會員對她「放毒箭」,言語中傷她。亦有人向新入職的員工灌輸工會是洪水猛獸的訊息:「不要和吳敏兒太熟,否則會有很多麻煩上身。」

吳敏兒為年齡歧視一案越洋訴訟六年,幸得英國組織聯合工會Unite the Union派出代表律師和提供協助。受訪者提供

深耕細作 走入民心

15年來走過大小無數官司,吳敏兒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成為今天的工運領袖。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一次,是越洋訴訟長達六年的年齡歧視案。當時英航香港要求機艙服務員45歲便要退休,吳敏兒向平機會求助不果,於是在英國入稟控告英航香港年齡歧視。經過六年多的努力,成功讓24位年滿45歲,本已離職的同事復工,她當時堅稱:

24個人,一個都不能少!

吳敏兒慢慢成為香港人的「逆權空姐」,而英國同事則稱呼她為「fighting girl」,亦是無人不識的「famous girl」。許多共事的英國同事會特意走去與她認識。曾經在航班上,一位不認識她的英國同事與她談及:「我為你們那位女同事被遣散感到難過。」吳敏兒則笑著說:「她現在就在你面前。」那位英國同事驀然驚覺原來眼前的就是「fighting girl」。

吳敏兒還有一個稱號「D-Carol」(Carol為吳敏兒洋名),「D-Day」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盟軍成功打倒德軍,搶佔了法國諾曼第。而「D-Carol」則寓意吳敏兒成功對抗資方。吳敏兒笑言,這些稱號不知從何以來,但亦從此才知道了自己在同事心中的份量。

除了香港的工會事務外,吳敏兒亦常參與英國工會的會議和抗爭。2016年,英國英航員工發起罷工,她連續幾日到罷工現場,發表演說振奮軍心:「我是一個在香港基地的小小空姐,能夠一次又一次推翻公司錯誤的行政決定。你們人數比我們多這麼多,力量一定比我們大。」吳敏兒每次都會走到爭議最前線,因為她認為,唯有親身參與才能感受到工友困境,亦唯有這樣才可以讓他們知道,自己一直與他們同行。令她最開心的是原本「Chicken」(膽小)、不夠膽抗爭的同事也對她說:「你的演說很鼓舞,我現在不怕了!」

身為榜樣 鼓舞後輩

其中一位受她感召的是現任英航工會主席邱華嵩,2016年英航工會換屆時,為了培養工會年青的力量,增設總幹事一職,現仼總幹事便是吳敏兒。而主席則由現年33歲的邱華嵩擔任。

邱華嵩為現任英航工會主席,成為工會中一股年輕的力量。劉肖瑤攝

邱華嵩認為,自己和吳敏兒走過的路很類似:差不多時間結婚、差不多時間生兒育女、差不多時間開始搞工會:「十幾年前的吳敏兒就好像今日的自己。」他視吳敏兒為準則,用來檢視自己工作表現是否滿意。他憶起,最初認識吳敏兒時,內心常常自問:「15年後的自己,可否做到像吳敏兒般成功?」

邱華嵩提到,吳敏兒對自己的鼓舞,一天一天積累鑄就。吳敏兒曾因別人的冷言冷語而灰心意冷,但她很快便重整旗鼓,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當我見到其他工友都不放棄,我又怎能輕易放棄?」邱華嵩深受感染,他認為,當年吳敏兒由零創立工會,比起今天的自己困難得多:

這麼困難她都能做到,我無理由做不到。

加入工盟 成為主席

吳敏兒不時參與英航英國工會的活動,為他們打氣。受訪者提供

吳敏兒與職工盟結緣,亦如她在航空業工運的經歷一樣,是一步一腳印地走來。當她發現英航的英國工會憑藉聯合工會(Unite the Union)得到更大的支持,培養了更深的自信與經驗,於是決定加入職工盟。吳敏兒憶起初訪職工盟時的情境,當時職工盟給她的印象是「爛仔」格,示威時會有肢體碰撞,心想:「他們是爛仔,我們斯斯文文,豈不是和爛仔做交易?」到了職工盟,幸好接見他們的是時任職工盟總幹事鄧燕娥,讓她們安心不少。

由最初抗拒職工盟,到後來成為屬會代表,只是關注航空業權益,對吳敏兒來說還是不足夠。她本著一顆關懷的心,成為職工盟執委,再慢慢進入不同委員會:「我想了解其他行業的人,為什麼都在fighting。」一路走來,一路學習,直至兩年前她認為自己已積累一定經驗, 可以承擔更大責任,於是成為了職工盟26年來第一位女性主席。

吳敏兒和工會同事為自身爭取權益靜坐。受訪者提供

轉換跑道 展開新章

隨著英航關閉香港基地,吳敏兒15年來在航空業的工運生涯即將結束,人生將轉至下一階段。她表示,今後會繼續處理職工盟的事務,以及協助英航工會同事就業,暫時未有長遠計劃。面對強權表現硬淨的吳敏兒,提起工會即將解散時,不禁眼泛淚光,感謝多年來風雨同路的戰友:

15年的工會歷程,帶給我一個很不一樣的人生。

吳敏兒堅定地指,今後只是轉換跑道,她不會放棄為一眾打工仔女爭取權益,因為她的初心從來沒變:「我希望每一個打工的人,可以過得更好,更有尊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