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留得住」展亮,「保得住」盲人工廠嗎?


觀塘展亮技能發展中心。《蘋果日報》照片

自從施政報告提出於2021年收回觀塘展亮中心現址,以改建為公務員學院,隨即引起不少社會討論。經過各方努力爭取及行動後,勞工及福利局日前公佈,觀塘展亮中心將於原區重置,並推出「加強版」服務。當局計劃結合現時職訓局營辦的展亮技能發展中心及社署資助的綜合職業訓練中心優點,提供綜合職業訓練服務,以求更全面協助殘疾青年。另外,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強調重置後的實用面積不會「縮水」,即不會少於現時的約2,000平方米。雖然尚未確定展亮重建後規模及相關細節,但展亮總算「留住」了。不過,近月也有少量媒體報道的盲人工廠則沒有這麼幸運!

香港唯一的盲人工廠。照片來源:香港盲人輔導會網站

香港現存唯一一間盲人工廠已有55年歷史,一直由香港盲人輔導會負責營運。現時工廠有二百多名工友,負責製衣、紙品等工作。近年工廠除了聘請視障人士,亦有為其他殘疾類別人士提供工作機會。然而,香港盲人輔導會於2013年參加了政府的「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工廠將會重建,全面改為庇護工場及職業復康服務中心、宿舍等復康服務。

或許有人認為「發展就是硬道理」,香港的工業早已於上世紀90年代初北移內地,當年不少中年工友因而失業,需要再培訓轉型,才可重投就業市場。廿多年後的今天,殘疾工友亦無法避免,需要面對「轉型」的現實。香港盲人輔導會行政總裁譚靜儀曾表示,「隨著時代改變,工業式微,未來數年會重新培訓工友,提供就業支援,迎合市場需要。」然而,「轉業」需要重新適應新工種、新人事和新環境,對一般人也不容易,何況是能力相對較弱的殘疾工友。另外,若接受從盲人工廠過渡至庇護工場,殘疾工友將由盲人工廠「僱員」變為庇護工場的「學員」。經濟上,工友將會失去現有的勞工保障,如最低工資;庇護工場所發放的津貼,亦不足夠殘疾人士養活自己。心理上,工友將會失去「公開就業」的身份和「自食其力」的自豪感,他們該如何面對這種個人社會身份的倒退?

盲人工廠的工友正在製作文件帶。照片來源:香港盲人輔導會網站
盲人工廠紙品部。照片來源:香港盲人輔導會網站

或許有人覺得機構為了自身的發展,「放棄」盲人工廠,一切只是順應社會發展的選擇。況且重建後增加宿舍及庇護工場名額,回應宿舍及庇護工場名額不足的問題,實屬「好事」!不過,盲人工廠、宿舍及庇護工場並非對立,更不是「有你無我」。盲人工廠、宿舍及庇護工場均是「支援」殘疾人士的項目,為何要以一個代替另一個,而不是共存呢?

歸根究底,政府一直沒有為殘疾人士作出長遠全面的復康服務規劃,政策從來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顧及他們的整體需要。嚴重來說,政府似乎一直視殘疾人士為「社會負擔」,寧願長期提供基本生活津貼,也不好好發展他們的工作能力,讓他們有機會自力更生,融入社會。早前觀塘展亮的拆留撓攘,正正反映政府對殘疾青年就業培訓的漠視態度。另外,政府「口裡說不」歧視殘疾人士並鼓勵他們公開就業,「身體卻很誠實」地很少聘請殘疾人士。2016年殘疾公務員數目佔整體公務員1.9%,對比十年前的2.1%還要低(詳見資料:聘用殘疾人士為公務員 - 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正是其一證明。作為全港最大僱主的政府亦是如此,又怎鼓勵其他僱主嘗試聘請合適的殘疾僱員?似乎我們與「不問傷健,唯才是用」,仍有一段距離!

盲人工廠的品牌產品「木廠街19號」。照片來源:香港盲人輔導會網站

工作,除了是賺錢糊口,亦是一種社會身份的認同。若有一份合意的工作,多少人願意長期留家擔任土地測量員?這一次,我們「留得住」展亮 ,維持殘疾青年就業培訓的機會;但因著經濟模式改變,未必「保得住」盲人工廠,亦未必「保得住」工友的「飯碗」。難道盲人工廠只可「重建」為庇護工場?其實,盲人工廠早已創立自家品牌「木廠街19號」,並被受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的讚賞。近年,不少福利機構亦為了順應市場需求,申請社署或賽馬會等撥款資助,為轄下的庇護工場及輔助就業服務等項目「升呢」。盲人工廠何不藉著重建再次「升呢」?總括而言,大家不能輕言放棄現存的殘疾人士就業機會;否則再多的培訓機會也是徒然的!期望盲人工廠工友將有另一個讓他們敬業與樂業的好地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