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警繪疑似林子健步行圖 承認部分路段屬推測及「有基礎估計」


2017年報稱在旺角遭人擄走及禁錮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警方控告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今日續審。

控方大律師伍健民繼續傳召重案組偵緝警員林錦華作供,交代如何整理出「疑似被告人」在旺角、油麻地、西貢及馬鞍山的行走路線,庭上亦播放了林錦華擷取的閉路電視錄影。林錦華根據錄影繪製路線圖,但他被辯方大律師陳偉彥盤問時承認,有部分路段未有任何鏡頭覆蓋,稱是靠他個人推測及有基礎地估計疑似被告人的路線。不過,辯方質疑部分影像顯示的疑似被告人好細又或者好模糊,林錦華表示同意。林錦華又承認,他不是步姿專家、亦非辨認被告人的角色。

下午由另一名重案組警員何斌成作供。控方播出林錦華擷取的片段,其中一段顯示疑似被告人在行人路、從畫面遠方迎面走近。何斌成稱根據片中人的外形、步姿等判斷該人是林子健。坐在被告席的林子健隨即輕聲提出質疑:「步姿?」法官蘇惠德建議辯方律師嚴肅提醒被告,林子健則朗聲道:「我都好嚴肅地同大家講,做假做到咁!」並用力拍檯一下,之後向法官致歉。

林子健再三被法官提醒,不要隨意發言阻礙司法程序。莊曉彤攝

 

控方呈堂的路線圖,指疑似林子健最後在登打士街搭小巴前往西貢。眾新聞製圖

警員林錦華繼上周五作供後,今早繼續描述疑似被告人在旺角的步行路線,手裡拿著他整理的錄影截圖及分析。林錦華供稱:「佢經過咗(咸美頓街)美蘭大廈後,一路向前行,我再次搵番佢,就喺(彌敦道)銀座廣場,你見到一條直線,沿彌敦道,經過Neway折返,然後轉入銀座一樓大家樂餐廳,然後就見到被告人去咗廁所嗰位⋯⋯有個鏡頭影廁所出面門口個情況,廁所位第2幅圖(截圖),已經係疑似被告入完廁所再出嚟,(截圖文件)28頁最後嗰幅圖,見到疑似林生行出去,除番頂帽⋯⋯佢除咗帽後行樓梯落番嚟,見到清楚少少佢嘅樣,係戴口罩、似係有黑超。」林錦華稱,疑似被告人從大家樂出來時約下午5時48分。

林錦華又形容,疑似被告人離開大家樂時手裡拿著些東西,及後補充道:「我感覺係佢刻意耷低頭。」林子健聞言張大嘴巴欲笑,旋即用雙手掩口。林錦華續道,疑似被告人橫跨彌敦道後經過譽發大廈,轉入和興大廈後巷,由咸美頓街行至登打士街。林錦華表示,一名紅衣女士走在疑似被告人前面,同樣經窄巷走到登打士街,這位路人有助林錦華組織疑似被告人的行走路線。

林錦華形容,見到「穿深色衫、揹住背囊、短褲」的疑似被告人走向開往西貢的小巴站,然後截圖顯示一輛在登打士街的紅色小巴,林指:「 小巴最旁邊的第二個單人位,呢個戴帽嘅男子與被告人相似,都係戴住口罩的。」又表示其時應為下午5時59分。

林錦華繼續根據截圖文件作供,指疑似被告人在8月11日凌晨2時許,現身馬鞍山頌安商場便利店,買了煙和火機,然後到商場卸貨區抽煙、休息,約20分鐘後回到商場門口使用提款機,之後回到住所馬鞍山錦豐苑錦萱閣,時為凌晨2時44分。林又指:「佢返到馬鞍山區已經無戴口罩、無戴帽、亦都無似黑超嘅嘢。」

林錦華負責查看閉路電視錄影後,繪製疑似被告人的路線圖。資料圖片

及後,控方播放林錦華擷取的相關錄影片段。林錦華在每段片描述疑似被告人的走向,部分不明顯的疑似被告人,他會形容:「跟住過馬路時會見到個揹住背囊的黑色人影」、「好遠有個黑點過馬路」。

當片段顯示疑似被告人在旺角走向小巴站時,控方大律師伍健民稱:「步姿無乜困難、障礙,同頭先一樣。」林錦華表示同意,林子健馬上瞠目咋舌,指:「邊有八字呀,不知所謂。」隨後站起、雙手舉到額旁道:「對唔住、對唔住,法官。」

其後的片段顯示地點在西貢大網仔、海灣燒烤大王、泰道餐廳外,顯示時間為下午約7時。末段播放的是馬鞍山錦豐苑附近的錄影,由疑似被告人在便利店買煙、到回到錦萱閣,林錦華指:「我係跟佢咁樣行一次,就大概7分46秒,440米。」 並回應控方指,這個不是最短路線。

控方代表大律師伍健民。莊曉彤攝

在林錦華繪製的路線圖裡面,有實線與虛線,他解釋:「實線係我在閉路電視睇到佢步行的方向,虛線係我採取的路線,這些係閉路電視覆蓋不到的。」在控方詢問下,林表示畫虛線的基礎,首先是有路行,其次是最短的路,而且所花時間與閉路電視片段之間相距的時間吻合。

辯方陳偉彥盤問時,首先問道:「你唔係一個辨認(被告人)的角色?」林錦華同意。辯方又問:「無論馬鞍山、旺角、西貢,都有地方係閉路電視覆蓋不到的,所以你先用虛線(畫路線圖)?」林錦華同意,亦承認有些是推測的路線。辯方遂指:「有些係估計?」林答:「係,但有啲位置我係有基礎。」辯方再問:「(錄影片段)開去西貢小巴上的疑似被告人好模糊,係你估計的?」林稱:「係,但有基礎。」

午休之後,控方傳召西九龍重案組3A隊探員何斌成。何供稱,他在2017年8月14日獲派任務,以誤導警務人員罪拘捕被告林子健,另查看2017年8月10日下午2時51分,至翌日凌晨2時44分的涉案閉路電視錄影。何表示,自去年5月尾至9月初,共花了1500至1800小時看錄影,未見有人被擄走。控方依賴他與被告接觸過8小時、對被告的步姿熟悉,而且重重覆覆看錄影,故能擔當辨認被告的角色。

辯方陳偉彥反對何斌成辨認被告,引述蘇格蘭、澳洲等案例,主要論點是除了專家之外的證人不能向法庭提供意見(opinion),而步姿是一個專門的學問,警員不足以勝任專家。法官認為,辯方的案例無一考慮到專門知識(special knowledge),而且該警員不只考慮到到步姿,仍有反覆觀看錄影。控方大律師伍健民亦指,並非以專家角色傳召何斌成,但何見過被告怎樣步行,這是何對比法庭的優勢。控辯雙方陳詞完畢,法官退庭20分鐘後,決定批准何斌成作出身份辨認。

控方隨後播出林錦華擷取的錄影片段,亦是何斌成曾經看過的片段。何遂形容片中誰是被告林子健,並每每以外形、樣貌、背囊、步姿、衣著、波鞋為辨認基礎,偶有提及步速及行走時雙手搖擺幅度。辯方將於明日盤問何斌成。

法官宣布退庭後,林子健問:「法官,我係咪唔可以直接同你講嘢?」法官叫他先跟代表律師溝通,於是林又說:「Mr Chan(陳偉彥大狀),你同法官講:步姿、步速,叫佢睇番我original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