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前環保主任憂大規模填海 冀更多離職官員理直氣壯指出問題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收到超過6.8萬份意見書,當中包括不少樣板式意見,亦有大財團、小市民心聲。其中一份意見書(序號33805)長達21頁,以學術文章的格式撰寫,分析各個土地供應選項的優劣,相當仔細,下款署名「市民趙繼馨」。

洋洋灑灑寫了廿頁紙的趙繼馨,是環保署前環境保護主任。59歲的她在環保署工作22年,2015年底辭職後,在不同機構宣揚環保訊息。她有兩個信仰:基督及環保。她提交的意見書,本來是她在教會分享的材料,希望藉土地大辯論與公眾分享她的看法。

趙繼馨在環保署工作22年,2015年55歲時辭職。何君健攝

趙繼韾意見書中陳述的論點,感受到她的環保視角。她以時間、金錢、環境、社會成本作考量,認為郊野公園邊陲地帶、郊野公園地帶、維港以外填海,東大嶼都會,均會損害香港整體長遠利益,因此不應選擇為土地供應選項。

她從環境影響的角度,指出「郊野公園是香港人珍貴的大自然環境及公共空間,本就只宜保持其天然環境……故不宜用作任何土木工程建築用途。」、「填海本就會污染海洋,令海洋生態受影響,故不宜隨便作為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她表示,發展郊野公園及填海,會有很高的時間及金錢成本,認為從各方面考量,棕地是最可行的選項,理由包括由開始研究至居民遷入所需的時間較短、政府收地成本較便宜、對環境影響較少等。至於備受爭議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她認為可在城市化的石屎森林中,提供自然區域,對市民有好處,不過就不應只供少數人享用,應開放給公眾。

趙繼韾在意見書中應用其專業,分析填海的金錢及時間成本。她指,東大嶼人工島位處海中心,屬於大面積填海,最大的技術性問題,是如何避免填得的地面面積沉降,影響地上建築物的結構,因此要有足夠的沉澱時間,讓填海的土地得以穩定。此外,使用海砂或河砂填海,可大大減少所需的長沉澱時間,但目前海砂及河砂的供應極短缺,如轉用機製砂或以其他方式填海,成本均會大增;如用本地泥頭及建築廢料,需要很長的沉澱時間。

在環境影響方面,她指東大嶼人工島的位置,會影響維港一帶海水的天然流體力學變化,影響維港的水體生態。另外,大面積的填海會令海平面上升,屆時風暴潮將成為最大的沿海災害,「即係水喉咁,如果係寬嘅,流量會慢啲,但一收窄,流量就急咗,啲風一扯埋,風力好大,嚴重性會好大。」

東大嶼計劃引起爭議,趙繼馨也不贊成大規模填海。資料圖片

趙繼馨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我的立場是:香港好多土地,不用特地去填海造地,只是人不願意去同地主傾、有好多利益瓜葛在內,或者政府官員有Hidden Agenda,我看不到有需要去填地,尤其去到1700公頃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提出的「明日大嶼」)咁巨型。」

她留意到,規劃署前署長凌嘉勤去年在《城市論壇》表示,香港每年因工程而產生大量惰性物料(主要為建築廢物),不少都運往廣東省台山市,為台山填出土地。凌嘉勤說:「如果我哋有前瞻性的規劃,其實可以用時間,將惰性物料放落海,將來變成土地,會便宜很多。」

趙繼馨在環保署時曾負責廢物進出口管制工作,某程度上了解凌嘉勤的說法:「香港嚟緊會有好大發展,無論棕地起樓也好,好多重建拆卸工作也好。你要拆舊樓,你啲建築廢料掉去邊呢?建築廢物嘅量好大,堆填區已爆滿,又冇得出口(到內地)。咁唯有喺自己本土填一個勁大嘅地方出來。」

環境局去年回應立法會議員提問的書面回覆,由2013年至2017年,香港每年產生1790至2280萬公噸的公眾填料(即泥土、建築碎料、碎石和混凝土等惰性建築廢物),而現時四個公眾填料接收設施的接收量為1230至1600萬公噸,未能吸納的剩餘填料,則會送往廣東省台山市處置,運送量為980至1360萬公噸,約佔總數量的一半。公眾填料量不斷增加,接收設施的接收量接近飽和,而運送到台山市的填料數量,由環境局及內地有關當局按年議定,若台山市暫時填海工程,有可能不再全數接納香港的剩餘填料,即香港要自行找方法解決處理填料。當然,填海不是唯一解決方法。

趙繼馨熟悉政府官員思維:「前署長的說法可見,政府認為用建築廢料填海是一石二鳥,以往也有用廢料填海的例子。但我認為,去到咁大規模填海的話,對海洋生態是有影響。」

「明日大嶼工程涉及巨額資金,這是有危機的。但我認為,政府會將填海說成能達到多個目的,例如可以造地起樓、處理建築廢料、工程界好多搵食項目、又可讓中資介入。林鄭是一個好厲害官員,透過填海可以話一石唔知幾多隻鳥。但我發現環保界朋友,不懂得與政務官玩角力遊戲,希望多些如林超英、王福義等前官員,可以理直氣壯指出問題,多點聲音更好。」

「我喺環保署做過,知道填海是不得不填的,但集中在海中心填、無限擴大是很有問題的,分散填1000至1200公頃已很足夠。」

「點解講填海的面積愈來愈大,是否一場角力遊戲?因很多棕地都是在鄉事範圍,是否因為咁唔願意處理?我對填海是絕對擔憂,歷史告訴我們,沿岸地區海岸線拉直的話,經濟也會衰退。」

大辯論曲終人散,土地小組報告已出爐。趙繼馨認為,報告提出的建議屬於預期之內。至於政府有幾大程度接納小組建議,她預計政府未必會太快做決定,「喺呢份報告入面,佢唯一最大接納嘅就係填海,呢個亦係佢嘅心頭好。」土地大辯論聚焦增加土地供應, 趙繼馨認為,單靠增加土地供應,無法解決現時的住屋問題,應同時從金融、人口等政策入手。

趙繼馨認為,填海或無法避免,但希望政府可先運用現有土地。何君健攝

趙繼馨在香港出生,中三後到英國留學,因為化學成績較好,在東英吉利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選讀化學系。畢業後,她因為怕悶,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進入實驗室工作,轉而加入商界。她在港修讀市場學文憑後,在一間化工公司做市場推廣,後來加入了政府設立的青衣化學廢物處理中心工作一年多,親眼目睹工業如何對環境造成污染,「因為會去睇生產化廢嘅公司,譬如電鍍廠,見到佢哋喺清洗原材料時,可能要洗十幾廿次先洗到,耗水量好驚人。又見過皮革廠的廢水,係連渠蓋都腐蝕埋。」加上她父親在港開設塑膠廠,亦有親戚開漂染廠,她更體會到工業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這些景象在她心中留下一個疑問:在香港究竟應該如何思考環保?

因著這個疑問,她1990年代初在香港大學修讀環境管理碩士,畢業後看到環保署出廣告招聘環保主任,因著可觀的收入(1993年環境保護主任月薪起薪$23,965),又可令她在實驗室以外應用到科學知識,她在1993年獲聘加入環保署,希望藉機尋求她心中的答案。

她任職環保主任期間,曾負責堆填區廢物收費計劃、分區辦事處污染管制工作、擔任環保署法庭檢控官、跨境轉移危害性廢物管制等工作。環保主任的職責,包括協助擬備政策和立法建議、工作守則、指引;協助研究發展相關設施;就執法工作提供專業資料等。政府工是鐵飯碗,她大可hea做逗人工,但她對自己要求甚高,在處理檢控污染工作期間,用三年時間兼讀了港大的法律學位,「因為做檢控,你唔可以冇一啲法律程序嘅認識。」

環保署2009年推出首階段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2015年全面推行,商戶派發膠袋每個須收費至少5毫。環保署圖片

2015年,趙繼馨55歲,尚未到達退休年齡,卻決定辭職。她沒有忘記,當初是懷著追求環保的心加入環保署,希望找到答案,但最後卻發現答案原來在體制外。

她形容環保署對應問題的做法是「用一個engineering solution去address一個human behaviour。」讀過市場學的她認為,以硬性死板的方式,希望改變市民的習慣並不可行,「只係用一啲硬性方式,逼使人有behavioural change,我覺得唔work。」

她舉例,如當初實施膠袋徵費,其實商戶本來也不想派膠袋,畢竟也需要成本,但問題是消費者的心態,令到商戶不得不如此做。她認為徵費是治標不治本,沒有從真正問題入手,「教育公眾唔係教佢哋唔好用膠袋,而應該係由文化入手。」顧客追求方便,覺得自備環保袋或餐盒麻煩,或會用其他方法解決沒有膠袋的問題,最終還是會造成不環保。她認為,要令到顧客自願帶備用具,先要令他們深刻地了解膠袋產生的環境問題,從而在心態上作出根本性的改變,才能解決問題的源頭。

「一個人嘅行為,背後由價值觀理念推動,價值觀理念能夠成形,係因為背後信念或信仰。」她說,「信仰」不只是宗教,而是一個人心底裡相信的東西。在環保署工作,無法讓她做到改變人信仰這件事。

在環保署內,雖然她有能力執行政策,但因為官僚制度,有時力不從心。「環保署內比較難做到呢件事,因為你係一個官員。」她引述一種說法:其實官員是水,於碗是碗形,於杯是杯形,無法選擇,「喺政府就要執行老細畀你嘅指令,最多細節上modify,但大體嚟講係冇得做。譬如我畀建議老細,上一級贊同,唔代表再上一級贊同,好多時就係打番落嚟,框架已框死咗,你好多嘢都做唔到。」她曾留意到有地區出現某種廢物問題,認為或會構成危機,向上司反映要求處理,但當時上司並不認同危機存在,於是她想做也無能為力。她說,即使上級接納其建議,但因制度分工的關係,也可能要交由其他同事負責,但有時負責執行的同事未必領會到建議背後的理念,單單按指示執行,達不到建議本身的目的。

趙繼馨邀請教會人士撰文,出版《起初 – 關愛受造世界》,講述香港如何影響碳排放及全球暖化。何君健攝

趙繼馨是基督徒,2009年開始在中國神學研究院兼讀神學課程,「喺信仰中有好大感觸,就先同基督徒分享環保與信仰,但發現因為返緊工,可以接觸嘅群體好少,於是覺得如果要將訊息廣傳,就要離開(工作)。」離職後,她跟神學研究院的老師拍擋教授課程,談信仰及環保。她如今以個人身份,在社區進行環保文化教育,希望由改變文化入手,「我帶人去堆填區參觀,話畀佢哋知膠袋係幾難先可以腐化到,過程造成嘅溫室效應有幾大,佢哋會同我講:『我返去會話畀更多人知』,希望可以train the trainers。」

除了到例如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施達基金、素食會等不同機構推廣環保,她亦邀請教徒撰文,出版《起初 –  關愛受造世界》一書,講述香港人日常生活與全球碳排放和暖化的關係。這次她向土地小組提交的建議書,原作為教會分享材料,希望可從環保角度出發,讓人思考土地問題,做到趙繼馨希望做的「改變信仰」。

為了真正的環保、趙繼馨放下鐵飯碗。這個決定,是她心底裏的信仰推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