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林子健案審結、2月中結案陳詞 中大教授龔立人稱林有正義感、忠誠


於2017年報稱在旺角遭人擄走及禁錮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警方控告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審訊今日結束,裁判官蘇惠德宣佈控辯雙方呈交書面陳詞,然後於2月18日在庭上作口頭結案陳詞。

今早,辯方專家證人Dr Jason Payne-James繼續接受控方盤問,其間幾度重申,本案裡不能單憑醫學證據斷定被告自殘,但不能排除自殘可能。控方一度質疑,林子健報稱有觸痛的顴骨位及太陽穴,可以是造假,Dr Payne-James同意。辯方覆問時續問及,根據醫學證據,這些觸痛有無造假跡象?Dr Payne-James答道:「賴醫生(控方專家證人)檢查被告,他的記錄寫顴骨、太陽穴有觸痛,如果我們隨意掂,呢到痛、個到痛,但不是,而家係特定的位置,賴醫生記錄做觸痛。當然啦,都係有人可以造假。」

辯方其後傳召中文大學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為第二位證人。龔立人是現時林子健讀中大神學博士的論文指導老師,相識11年,形容林有正義感、忠誠。被告曾報稱,於被擄走前三日收到國安「許可」的電話,叫被告不要將美斯簽名照交予劉霞。龔立人作供時指被告曾以Telegram告知此事,當時自己只打趣地回應:「可能佢唔想收到美斯嘅相,佢想收到皇家馬德里C朗的相。」並安慰林子健不用擔心。

林子健於退庭後曾大聲說:「shame on you」、「ridiculous」。莊曉彤攝

控方今早首先質疑,Dr Payne-James沒有親自檢查過被告的傷勢,所得觀察較弱。Dr Payne-James回應指,「這是程度上的問題,我都有看賴醫生的報告,他看到的與我所寫的吻合。」

關於林子健大腿上的釘書釘,控方要求Dr Payne-James將之與割脈相比,問到哪一個較痛。Dr Payne-James答:「這兩個好難比較,好似比較緊橙同蘋果,不同人的痛楚不同的,當然兩者都會痛,但好難比較。」

控方大律師伍健民問道:「你同唔同意,要釘書釘上面再釘釘書釘,形成十字架狀,係要林子健先生好合作先得?」Dr Payne-James認為:「係呀,你咁講係架,除非被告被人壓制,可能手腳被人控制,被告不能郁或者郁好多,另一個人可以用釘書機之類釘佢,如果有郁動,就可以解釋點解有些無釘到(只有大腿皮膚上的紅點)。」

就被告肚皮上的線狀傷痕,控方問到力度是否好輕微,Dr Payne-James不同意,並解釋道:「我頭先講咗,至少係中等力度,6個鐘頭後仍然持續(見到傷痕),不是紅咗,而係瘀咗。」

至於被告曾報稱被人以毛巾/紙巾掩口,其後昏迷,控方質疑不可能是「很快就昏迷」,Dr Payne-James承認,「好似賴醫生一樣,我都不是毒理學專家,這方面係我們專業以外的,有些化學物質可以令人好快昏迷,但這方面我不能畀詳細資料。」

英國法醫Dr Jason Payne-James(左)擔任本案辯方專家證人。莊曉彤攝

Dr Payne-James接受盤問時,幾度重申不能單憑醫學證據證明一個人自殘。控方嘗試指出,「睇埋林子健的版本,可以斷定係咪自殘。」Dr Payne-James回應指不可以,「因為我頭先解釋過,這是有可能的,那些線狀的傷痕、釘書釘、太陽穴、左大腿兩處瘀咗、左膝瘀咗,相對於受害者在15個鐘後才被人檢查,同他講被人打(的情節),都是吻合的。」

控方又引述Dr Payne-James 指被告所述與傷勢是"consistent",然後指出Dr Payne-James「用 "consistent"用得好隨便。」Dr Payne-James回應說:「我用"consistent"這個字,係《伊斯坦堡議定書》(Istanbul Protocol)的用語,我用這個字係同意『可以咁樣(如被告所述)造成,亦有其他原因』。」

《伊斯坦堡議定書》全稱是《伊斯坦堡議定書: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的有效調查和文件紀錄手冊》。Dr Payne-James在辯方覆問時補充,"consistent"是一個國際認可的用語,《伊斯坦堡議定書》指出這個字眼用來形容某人受虐待/折磨與他身上傷勢的吻合程度,從而判斷虐待/折磨是否屬實,程度最低的用字是 "inconsistent"。

中大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擔任品格證人。莊曉彤攝

Dr Payne-James作供完畢,辯方傳召中大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作為品格證人。龔與被告相識於2007年,當時被告在中大讀神學學士。龔形容二人關係亦師亦友,在評論被告性格時,龔指:「我可以話他係好有正義感」,又舉例說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遭到恐嚇,被告與朱雖然不相熟,但主動提出要以行動保護朱。他又形容被告在學習時好堅毅、會不斷克服困難,整體而言是忠誠的人。

在與被告相識的11年間,龔立人知道「有些國內代表政府的人,間唔中會接觸他(被告),問他關於香港社會政治情況。」2017年8月11日,即被告報稱被擄翌日,據龔立人憶述:當日早上起身見到被告曾發訊息給他,包括大腿的「十字釘」及傷痕,於是即刻致電被告,叫他去醫院,以免傷口發炎,被告當時回覆指不想去公立醫院,怕事件曝光後會影響到家人,表示會去看私家醫生,又表示決會跟李柱銘、何俊仁討論如何處理事件。

案件審訊結束,裁判官蘇惠德宣佈控辯雙方於2月18日在庭上結案陳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