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項目管理專家批港鐵、禮頓、設計顧問欠溝通 難以想像連續牆被削沒討論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今日恢復聆訊,開始聽取專家證人意見,分別由港鐵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Huyghe,以及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Rowsell作供。兩名專家亦就互相同意的觀點撰寫聯合供詞,當中指出港鐵施工管理團隊、設計管理團隊、禮頓和設計顧問阿特金斯四方雖然有交流,但缺乏有意義的溝通。Huyghe指出,對於東面連續牆被削低,「好難想像這些討論沒有發生」。

Rowsell的報告提及,阿特金斯同時為港鐵和承建商禮頓工作是不尋常的做法;Huyghe的報告表示,屋宇署的品質監控計劃,要求港鐵有至少監督兩成的螺絲帽組裝,並點名指負責的技術適任人員,為港鐵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

港鐵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Huyghe。周滿鏗攝

調查委員會早前用了38天、傳召了65位事實證人作供,今日聽取項目管理專家的意見,先由港鐵委聘的獨立專家證人Steve Huyghe出庭。Huyghe是美國建築工程顧問公司CORE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主席及創辦人,畢業於美國普渡大學,有50年業界經驗,當中有10年關於紐約地下鐵路的建築經驗。他在聆訊指,港鐵的項目綜合管理系統(PIMS)有穩健的基礎,但缺乏有效的紀錄保存和溝通。

聆訊早前披露,禮頓和港鐵以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來檢查月台層板的鋼筋接駁,但僅以一張表格同時包括底層和頂層鋼筋,Huyghe接受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盤問時,認為應該分開用不同表格,以檢查不同層數的鋼筋。他又指,凡在工地發生質量問題應該通知其他人員,他舉例,如有監督人員發現有問題工程並糾正後,應該在該處噴上油漆以茲識別,否則其他人不會得知曾出現問題。

Huyghe又建議製作一份監督工作手冊,把所有檢查資料文件存放在同一個地方,同時以電子形式儲存,讓其他負責的監督人員知道。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表示,曾有證人提及港鐵的項目綜合管理系統(PIMS)包羅萬有,不需要詳細告知年輕工程師細節,只需著他們跟隨系統。Huyghe稱,雖然PIMS編寫得十分詳細,但工作手冊可以針對個別工程項目,有助增加透明度,「我沒見過比它更好的系統。但有關個別具體的指導方針,如何增加透明度,就要有工作手冊。」

港鐵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曾在庭上供稱,在興建連續牆時,被上司指派驗收螺絲帽;但興建東西走廊月台層時則沒有被委派驗收螺絲帽、亦沒有簽署任何有關螺絲帽紀錄文件,僅得他日常巡查的照片。早前作供的港鐵前建造工程師關百熙稱,他負責簽署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以及檢查鋼筋工程,惟不包括檢查螺絲帽接駁。Huyghe的報告中主動點名提到黃智超,他認為屋宇署的品質監控計劃(QSP),要求港鐵至少監督兩成的螺絲帽組裝,而該名負責監督的技術適任人員為黃智超,Huyghe稱:「黃智超是工務督察,亦是T3級技術適任人員,他在土木工程上有一定資歷,他有責任檢查。」

港鐵時任高級工務督察黃智超。資料圖片

之後是調查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Rowsell作供,Rowsell為英國特許公路及運輸學會前會長,以及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資深會員,在公私營界別處理大型運輸基建項目逾40年,曾獲英國公路局先後委任為採購總監及建造工程總監,現為採購顧問公司Rowsell Wright Ltd.的董事。他介紹其報告摘要,指出沙中線項目作為大型工程,是一個複雜項目,無可避免有事情發生,其報告有三個方向:港鐵的委託協議合約條款、豁免文書條款、項目綜合管理系統(PIMS)。

Rowsell指出,政府委聘的監核顧問角色要加強監察,並設立一個項目倡議者(project sponsorship)的角色,從高層方面監督項目,分析會否出現超支趨勢等,如發現有延誤風險,就可以發揮政府跨部門的影響力。他又建議設立建築資訊模型(BIMS)用作溝通工具,可以實時了解施工進度,例如可以讓工作人員知悉連續牆頂部是否整體澆注,從早期解決問題,不用竣工後才得知。

委員會委聘的獨立項目管理專家Steve Rowsell。周滿鏗攝

另外,聆訊曾披露港鐵在2010年聘請阿特金斯作為詳細設計顧問(簡稱A隊),禮頓之後在2013年同樣聘請阿特金斯為沙中線合約編號1112的設計顧問公司(簡稱B隊)。而阿特金斯項目總監John Blackwood,身兼A和B兩隊的項目主管,Robert McCrae則是A隊的設計團體領導,也是B隊的項目經理。

兩名專家的聯合供詞指出,有關做法不是一個好的做法,會引起實際或觀感上的利益衝突,並建議港鐵要建立一套處理利益衝突政策。Rowsell撰寫的報告提及,阿特金斯同時為港鐵和承建商禮頓工作是不尋常的做法,他認為工務工程的標準更高,應該避免有利益衝突,而非緩減利益衝突。他認為設立利申衝突政策,說明何種情況下不容許,並由相關委員會有權裁決。Rowsell指出,聘用同一間公司的風險比好處多,在英國曾有客戶不容忍這樣做。但Huyghe的意見則對阿特金斯的雙重角色有保留,他認為如牽涉複雜或有大量工作要求的情況下,可以容忍。

兩名被委聘的專家證人,就互相同意的觀點撰寫聯合供詞,當中批評港鐵施工管理團隊、設計管理團隊、禮頓和設計顧問阿特金斯,四方雖然有交流,但缺乏有意義的溝通。Huyghe對於東面連續牆被削低,指「好難想像這些討論沒有發生」。他解釋,有意義的溝通應為禮頓發出技術查詢,並與B隊討論,再傳給港鐵設計管理團隊和A隊,最後得出施工圖,Huyghe認為過往做法是「先施工,後溝通」。

聆訊又提及專家如何理解品質監控計劃(QSP)下的有關「全時間持續」監督的定義,聯合供詞認為監工和工人的比例應為1:10,Rowsell稱:「能夠與工人有眼神接觸,見到問題可以即時提出,我理解就是這樣,佢哋收人工就係做呢啲。」調查委員會教授Peter Hansford問Huyghe,負責設計的人應否到地盤工作,Huyghe稱:「是。」

兩名項目管理專家證人已經作供完畢,下周一將會由結構工程專家證人作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