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識盲歲月


甚麼時候,
我們需要一些很大的剌激才能感覺得到,
才能對事物有所回應?
為了這個日漸退化的觸感,
我們像一個幾乎失去了全部的味覺的廚師,
只有一些令正常味覺的人入口即吐的食物,
才可以稍稍勾起了他對味覺的記憶。
從此,
我們都只好向最大化的形式進發。
花有花道。
茶有茶道。
劍有劍道。
神有神道。
沒有那種剎有介事的儀式,
我們根本連一丁點滋味也欠奉。
擺好令人目弦架式,
或者高舉一瓢精華化的簡約平淡,
那種「味之素」的淡淡,
其實比濃湯還濃幾千倍,
但這就是我們稱之為平淡的原型。
久而久之,
我們根本再沒法不遵從這種實務規格,
否則你就被視為沒有高尚品味。
那種提昇身價的高尚抽象情操,
那種與現實世界劃清楚河漢界的意境。
之後,
我們都變了識盲,
除了蒙羅麗莎的微笑,
我們就看不到生活裡的微笑。
除了貝多芬的樂章,
我們就聽不到蟬的奏鳴。
除了茶道中的抹茶,
就喝不出生活中的茶味。
除了花道中的人花合一,
就看不到路旁美麗的小白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