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在乎吃喝(二)


香港知名的美食評論家蔡瀾在《人生必要去的餐廳》一書中,談及在日本京都的「大市」餐廳獨沽一味售賣的山瑞,一客在八年前便要二萬三千円(大概二百美元),在米蘭的Cova咖啡館,一道三文治也要七丶八十塊美元。但他認為用錢能買到的歡樂,不花幹甚麼?
 
你同意嗎?
廣東人常説,「辛苦搵來自在食」,日夜勞碌,閒來遍尋美食又有何不妥?舊約聖經的《傳道書》也這樣説:「並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勞碌中享福,這也是神的恩賜。」(三:13)。問題是,我們從吃喝所得的滿足以至人生價值觀,是否被消費文化牽引著而不自知呢?

在《我在乎吃喝》一書中,作者們提醒大家,生活在資本主義的社會裏,我們的日常生活常不自覺地不斷被塑造。為刺激消費,商人常要通過不同手段去建立我們的「食物靈性」,以他們的方式去「朝拜」(消費),帶領著民眾走向他們的食物文化中。

市面上充斥著各式媒介,誘導我們走向美食的終極人生目標,我們很容易便把吃喝這種人生根本需要,倒序為人生最高的價值,陷入消費文化所推祟的精英主義,不期然地要躋身成為遍尋美饌的專家行列,無了期追捧著世上的珍饈饗宴。

那麼,不受高人一等的精食主義所誘惑,以知慳識儉又多方格價的方式去追尋佳餚又如何?超值的自助餐或無上限的點菜,不是物超所值又平民化的精明選擇嗎?殊不知,這也是消費主義的陷阱,商家們必須要製造需求(demand),方可增産(supply)。而且,世上那有賠本的生意經呢?而且,吃到飽(All You Can Eat)也等於吃到剩,浪費著貧窮人無法享用的食物。

以「平靚正」去招徠顧客,怎樣才可仍封虧本之門呢?不難想像,商人們多向食材的來源入手:向種植的農夫或畜牧者壓價、只求效益不計後果的不人道飼養生畜方法、破壞生態的大型生產方式、引入危害食用者健康的「先進」科技(如加入大量抗生素或農藥),以致家畜、土地、整體自然環境都受到損耗破壞。加上全球化的魔力,不時不食或確保新鮮生猛的食材要求,更加速了這種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世界性傾側。

不論人要靠吃喝消愁,抑為求嚐盡佳餚或價廉美味而愁吃甚麼,說到底都是推廣消費的個人主義作祟,忘記了食物背後可能潛藏著不公義的運作。我們在消費風下的生活態度,是否變成好吃、好玩(如旅遊)、好血拼(如購物)的三位一體呢?我們以拼搏精神去享受人生時,可有再思價值觀是否錯序?

基督教信仰中的謝飯與禁食,皆是把人對食物的牽絆,重新聚焦在供應我們一切的造物者上帝身上。信徒在謝飯中,向神感謝已擁有的,而不是渴求或埋怨個人缺乏的。通過禁食,信徒操練暫延從食物得到的即時滿足,重新由物慾回歸到神的身上。神既是一切的供應者,祂亦要求我們分享祂賜給我們的一切,把我們從個人主義抽回到關懷貧乏人,學習從自己身邊及社區回望貧困有需要的人。

香港有一間咖啡店叫「益下家」(神是上家),栽培有志於做咖啡師的年輕人,咖啡豆則是從原產地的農民直接購買。亦鼓勵顧客在品嚐美味之餘,與當地社區連結,為下一位人客付錢,讓更多不能負擔一杯在手的基層人士得嚐巧製的飲料。

何不由此刻開始,從吃喝出發,操練我們的人生,學習「食有時,不食有時」,「不要只顧爭食,獨食」,反與人分享神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豐盛恩典,掙脫崇拜個人主義的操控,做個真正自由吃喝的人!
 
把人生焦點重放在供應我們一切的造物者身上,而不是美食指南上,才是真正要在乎吃喝的原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