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古巴行(16)去古巴,一個原因是Che


去古巴,一個原因是Che(哲古華拉)。Che雖死於Bolivia(玻里維亞),但葬於古巴的Santa Clara(聖克拉拉),因他的革命光輝歲月在古巴,Santa Clara的Che Memorial又怎能不去?但為甚麼葬於Santa Clara而不是首都?

Che 在古巴的游擊戰

1956年,為了推翻親美的古巴獨裁者Batista,卡斯特羅兄弟和Che及一班革命戰友共82人,從墨西哥乘船潛返古巴,準備進行游擊戰,但登陸不久,便被軍隊圍攻,大部份隊員不是被擊斃就是被處決,最後只有22人生還,其中包括卡斯特羅兄弟和Che。這慘烈的戰役,展開了之後兩年游擊戰的序幕。
 
這22人退守至山區作基地,重整力量後,便開始發動游擊戰攻佔城市。Che的游擊策略很出色,特別是hit-and-run策略,他亦創辨電臺Rebel Radio,向古巴人廣播游擊最新消息,對凝聚革命力量,功不可沒,所以Che後來被卡斯特羅委派負責西部游擊戰,而卡斯特羅則負責東部。

1958年12月,Che和其游擊戰部隊成功控制西部所有省份,12月31日,取下西部最後一個城市Santa Clara。翌日,獨裁者Batista帶著鉅款倉皇出走至Dominican Republic(多明尼加共和國),結束獨裁統治。Batista的出走,與1958美政府停止售賣軍火給古巴,有莫大關係,但無可否認,Che領導策劃的Santa Clara戰役,是革命成功的決定性一役,這就是他葬於Santa Clara的由來。
 
1月2日,首先抵首都Havana控制大局的,是Che,而卡斯特羅則從東部穿省過市,和民眾慶祝革命勝利,1月8日才抵Havana,可見Che在古巴革命舉足輕重的角色。

不死的傳奇

Che有勇有謀。Che打游擊戰的那兩年,在山區和貧困的農民一同生活,目睹學校醫療設施匱乏,更缺電,於是Che在山區辦學、建工廠製麵包和手榴彈,提升農民的教育水平和生活質素,打游擊戰的同時,Che對社會有遠景也有謀略有行動;革命成功後,古巴大規模的掃盲運動和主要的社會改造工程,就是由Che負責。
 
Che短短39年的一生,雖不少被美化被神化,但我們仍是懷著一份朝聖的心情,來到Santa Clara的Che Memorial,因為無論是否認同他的理念和手段,Che對理想社會的追求,還有那鍥而不捨永不放棄的精神,令人感動,是能量添加劑;Che是個不死的傳奇。

殉道者哲古華拉,終於自由,而且不死。他是廢青大學生窮遊南美、他是挑戰風車的唐吉訶德、他是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他是坐言起行的狂人、他大愛但冷傲、他是情聖但風流,他是英雄但幾乎全方位失敗。哲古華拉擁有不尋常的特質的經歷,讓未死的人各取所需,在他身上找到消費熱話、也找到感動一刻。(摘自區家麟:《因為早死,所以不死 古巴特產哲古華拉》,潮池,07.12.2018)

Che一定會暴跳如雷?

Che畫像古巴四處可見,古巴政府是否想借用這政治符號,來提醒古巴人毋忘革命得來不易?雖然古巴沒有民主,言論自由備受打壓,但比起之前獨裁統治下的貧富懸殊,今天古巴人起碼溫飽,更有免費醫療教育,政府是否希望古巴人憶苦思甜,減少社會不滿情緒,穩定共產政權?古巴政府背後動機,無從得知,但Che的確好使好用。
 
Che死後,不單被成為維穩大使,更繼續為古巴的經濟作出偉大貢獻——Che肖像的商品,幫古巴人搵銀。Che妻子Aleida和所有兒女,一直住在古巴,Che的肖像版權,是否屬其家人?抑或古巴政府?又或者根本沒有肖像版權這回事?
 
滿街盡是Che肖像明信片、T-shirt、畫像、書籍......轟炸眼球,噢,還有Che圍裙?!

不過,比起資本主義國家的Che肖像商品,古巴的是小兒科了。

Che最痛恨資本主義,他亦身體力行,過著簡單的物質生活,對Che肖像商品化,如果Che在生的話,一定會暴跳如雷?抑或不幸地像昂山素姬晚節不保?
 
圖片由作者提供並製圖
初稿30.01.2014,2019年1月修訂更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