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五十二:共同受苦


因佔旺藐視案和旺角騷亂案被判下獄的青年朋友們:

這封信又遲了,從12月下旬延至1月中旬,看來我這寫信過於緩慢的毛病,正持續惡化,2019年大抵無法改善,因為我的復康治療告一段落了,這個月開始恢復全職工作,逐漸感受到忙碌的滋味,要維持過去四年多建立起來的禱告、閱讀、默想和寫作規律,愈來愈不容易,幸好工作上挑戰很大(調了去做媒體創意企劃的新業務),許多東西需要重新學習,這些困難每天提醒我,捉緊耶穌基督的手,倚靠上主恩典。

回望2018年最後那個月,心情非常沉重,因為從新聞上得悉,內地多處有基督教會遭到查封,教牧人員被拘捕,教友被迫簽署不再聚會保證書,其中成都秋雨教會的苦難最為突出,多名牧者、執事被拘留,王怡牧師被控告煽動顛覆政權的嚴重罪名,我上網看了許多王怡牧師過去的文章,對他的屬靈洞見和先知勇氣深深佩服,他在逼迫臨到時寫的宗教戰爭沉思錄(見12月10日時代論壇),不斷衝擊我的思緒,在這裏稍稍節錄幾段:

王怡牧師。照片來源:成都秋雨聖約教會
這場關於靈魂的戰爭,具體目標是毀壞基督教在中國的公共崇拜和公共認信。很多基督徒(包括傳道人)將陷入一種艱難,就是他們藉以保護自己的社會身份,面臨被剝去外衣的威脅。尤其是那些在凱撒體系中謀生的基督徒。
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人人都穿上了外衣。基督徒和教會也不例外。逼迫的主要方式,是威脅基督徒群體的文化身份,將他們趕出四十年社會進步的朋友圈。教會並無性命之憂,卻在這一威脅面前大驚失色,反映出教會已經愛上了自己的外衣,捨不得再換上囚服。
但這並不是黨在清黨,而是主在清教。這場屬靈的戰爭,既是魔鬼操縱的邪惡行動,更是上帝安排的偉大的信仰試驗。將那些向凱撒跪拜的山羊區別開來,將那些不愛主的可詛可咒之人趕出教會,將那些不能立在磐石之上的宗教俱樂部無情拆毀;並將十字架的印記和榮耀的囚服,神聖而莊嚴地披在那些忠心的教會身上。這是凱撒情不自禁地、去配合上帝達成的目的。
世上最邪惡之事,就是對邪惡之事無感。極權、謊言、奴役、自欺、虛空、尊嚴的喪盡、對靈魂的迫害、愛的無能,這一切都是凱撒崇拜的標配。或者反過來,如加爾文所說,邪惡的統治者,是邪惡的人民的標配。活在這一切之中,卻不絕望、不呼求之人,是最平庸的邪惡之人,或最邪惡的平庸之人。教會必須在場,承認自己是這樣的社會與文化的一員。而甘願背負十字架,為鄰舍受苦,這是教會脫穎而出、見證自己屬天身份的唯一方式。
因為這世代最可憐的光景,是基督徒分不清真教會和假教會,就如小紅帽分不清真外婆和假外婆。正如苦難是上帝的擴音器,逼迫也是上帝的手術刀。
王怡牧師。照片來源:成都秋雨聖約教會
另一方面,十字架表明教會與世界的割袍斷義,十字架意味著教會與撒但的國度「不共戴天」,十字架是教會與世界的停火線,也是世界的歷史與天國的歷史重疊之處。這是十字架的榮耀,也是十字架討厭的地方。
福音意味著政治權勢是有邊界的,福音意味著凱撒不能越過一條神聖的紅線。在2018年,有人說,教會千萬不能和政府對著幹啊!但在2018年,教會需要發出對凱撒的警告,就是政府千萬不能和上帝對著幹啊!基督被殺,教會也要被殺;基督復活,教會也要復活。但若一個政權覆滅了,就將是永遠的覆滅。十字架意味著,除非凱撒先殺了我,否則他不能往靈魂的疆域再走一步。在這個意義上,福音意味著良心的反抗,在屬於靈魂和信仰的事務上,教會必須不服從,直到凱撒回到上帝為他設定的界限內。

在中國,教會從來不搞政治,但政治從來都在搞教會。教會不屑於搞政治,但教會也不怕被政治搞。福音意味著,黨可以領導一切,但不能領導教會;黨可以殺我身體,但不能殺我靈魂;黨可以昌盛一時,但不能存到永遠。
為此,我們在天上的父啊!在2018年,求你使教會與世界割袍斷義,使教會在屬靈的身份上與凱撒徹底決裂,捨堂成聖,捨錢成聖,捨工作成聖,捨學歷成聖,為福音的緣故,不惜失去藏身在社會中的最後一件外衣。

以上片段摘自成都秋雨聖約教會2018年10月28日的王怡牧師證道:《你們要被聖靈充滿》。

2018年12月裏,有許多天我離開辦公室回到家裏後,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獨自一人沉思,為王怡牧師描述的這場宗教戰爭中,許許多多被捲進戰火裏的基督徒禱告,但不懂得該如何禱告,只是讓自己與他們在一起,默想他們正承受的苦楚,他們的苦楚勾起了我自己落在苦難深淵中的記憶,彷彿重新經歷受傷住院的無力無助,原來自己的苦痛能與他人的苦痛共鳴,聖經說的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一同受苦,原來是那麼真實的經歷。我問上帝,這是否祢要我經歷苦難的一個原因?

2018年12月,我到網上書店買了加爾文的Institute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1536 Edition),開始看這位與馬丁路德齊名的基督新教先驅,當年如何在新興的自治城邦詮譯福音,批判羅馬教廷的腐敗墮落,構建現代憲政與法治的神學根基,成為了今天一大批中國牧者的屬靈力量泉源。

2018年12月,我和大哥一起遠赴美加,我在2014年遇襲受傷,他在2016年患癌,讓遠方的親友擔憂牽掛,我們康復後一直未有機會向他們道謝問安,必須把握光陰,親自探望他們,了卻彼此的心願。

2018年12月,我在麥理浩復康院上了最後一節物理治療課,又請職業治療師補做了一次詳盡的復康程度評估,原來人體保持平衡不單倚靠雙足踏地,也靠視覺和聽覺,治療師讓我閉起眼睛垂直站立,我竟然無端搖晃,她說這是因為我腿部有傷患,身體倚賴視覺來幫助平衡。

踏入2019年,倒時差、感冒、喉嚨痛,小毛病撞踵而來,天色依然是灰矇矇的時候居多,新聞依舊是令人傷神的為主。然而,在這一切經歷裏,我確切知道,我並不孤單,因著共同的受苦,我的生命與許多人(包括你們)的生命真實相連,也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相連,像葡萄樹與樹枝連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