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澳洲維吾爾族人稱受中國監視


中國政府打壓新疆維吾爾族人引起國際持續關注,最近澳洲傳媒亦有報導,即使移居海外,他們的安全亦未受到保障,特別是憂慮到仍在中國的家人,部份稱和家人失去聯絡,擔心他們被關在再教育營,另外,亦有持澳洲永居身份的維族人回中國後,懷疑護照遭沒收。

去年,澳洲東土耳其斯坦協會主席(President of the East Turkestan Association Australia)馬吉德已向傳媒透露,在其社區中,有人非常恐懼,皆因收到自稱來自中國公安警察(Chinese Security Police),分別透過電話及Whatsapp,直接和他們聯絡,叫他們小心仍留在中國的家人。

其中一名不願公開姓名,居住在墨爾本的維吾爾族人表示,自從去年九月開始,便不斷收到電話和信息,原因是他在中國的母親受到威脅,被迫將他的電話交給有關官員,然後對方用Whatsapp聯絡他,問他的個人資料,包括在澳洲的居留權,生活狀況等。主要目的是監視他,令其在國外不敢說不利中國政府的說話。

一名在澳洲定居的維吾爾族男子,由於在新疆的母親受到威脅,他被逼交出手機號碼,之後就不斷收到對方寄來的訊息,問他很多個人資料。澳洲SBS News影片截圖

另外,亦有居住在墨爾本的維族人表示,由於和前妻及兩歲兒子失去聯絡,擔心他們被關在再教育營。

專門研究當地政治歷史的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副教授克拉克 (Michael Clarke)認為,有關的情況是真確的,並且和世界各地的有關報導一致。他說在過去的一段日子,中共在世界各地對維族人士都進行監視,特別是歐美、加拿大,現在甚至是澳洲。

而聯合國的報告亦指,有一百萬名維族人士被囚禁在新疆的再教育營,他稱這是史無前例的做法,在沒有控告任何罪行的情況下,將一個種族無限期地關閉起來,並相信中國正在海外使用監視策略來滅聲,利用向他們仍在新疆的家人施壓作為手段。

人權觀察引述學者及非政府組織估算,新疆的看守所、政治教育營及監獄現時正關柙高達100萬人。「新疆司法行政」WeChat頻道圖片

克拉克說,北京早前還連聲否認再教育營的存在,指是外國勢力如傳媒,或志願機構捏造出來,毫無事實根據,但後來卻作180度改變,指此舉是消除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新疆當局以「去極端化」、「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等為名義來建設「再教育營」。

日前澳洲傳媒再報導,至少十名維族背境的澳洲人「被消失」,懷疑遭到「再教育」,一名移居雪梨有13年的維族人,對中國仍存恐懼,因為他的姊妹及其丈夫,即使二人都持有澳洲永居權,但在2017年返回中國時,相信護照被沒收,從此音訊全無,令他相信兩人可能被關在再教育營。至於二人的子女仍在澳洲,非常擔心父母的安危。

在澳洲生活的維吾爾族人拿著失聯家人的照片,他們擔心在新疆的家人已被閉進再教育營。照片來源: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網頁截圖

澳洲外交部無法提供被新疆拘留澳洲人的數字,但根據克拉克副教授和該社區的人士接觸,相信至少有十個案例,

另外一位居於南澳阿德雷德的維族人,早前亦向傳媒透露在聖誕發生的經歷,她和母親已失去聯絡多月,忽然收到她傳來的微信,當使用視像時,發現自稱新疆的公安出現在視頻,並向他展示坐在公安椅子的母親及嫂嫂或弟婦(sister-in-law),她見到母親被鎖上手扣,當鏡頭再轉向她時,迫於無奈只有就範,把自己和丈夫的澳洲駕駛執照(相當於香港身份證),及國民保健醫療咭的資料,透過微信交了給對方。

澳洲東土耳其斯坦協會主席馬吉德相信,事件顯示出中國政府對澳洲維族人的監控越來越緊,以前從社群聽到只會透過電話或微信等方法,利用視像形式還是首次聽聞。

她表示今次受訪不願公開身份,是擔心中國家人的安危,另一方面也怕正在申請澳洲難民居留權的丈夫受到影響,她懷疑對方的目的是要向她施壓,阻止她向澳洲政府申請難民居留身份。

維吾爾族在澳洲的社群約有3000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