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申領綜援繁複 單親父顧殘疾女 未等到新輪椅女兒便離世


單親爸爸李芝融甫發言便說:「我講番以前啦,因為而家無(領綜援)了,我個女都唔喺度。」他的女兒彥汶患有先天性罕有病,血含氧量不正常,被判斷為極度嚴重智障。李芝融在過去19年,傾盡全力照顧女兒,主要收入靠他在餐廳水吧兼職所得約月薪4000元、女兒領取殘疾人士綜援連特別膳食津貼約5,300元(扣除院費資助及營養奶開支,剩下2700多元作生活費)。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憶述,女兒在世時他每個月都要向親人借4000元,墊資買復康器材或消耗品,例如尿片給女兒,然後待社署批出款項後才還給親人。「我個女去年7月過身,之前我哋等張輪椅等咗超過半年,都未做完(審批)手續。舊的輪椅已經損耗到個break爛咗、較角度啲制又壞咗‧‧‧‧‧‧如果有錢墊資就墊咗先,但我哋無,輪椅錢3萬幾。」他表示,女兒無法維持適合的坐姿,會影響她的血含氧量,或者呼吸、心跳,女兒後來需要用製氧機,那段時間經常出汗。結果,19歲的彥汶未等到新輪椅便離開世界。

另一名單親媽媽Teresa今年7月將年滿60歲,原本可以獲得長者資助,但政府由下月1日起,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Teresa表示:「佢點我都無辦法架啦,都要接受,鬼叫命運係咁。佢要行都無辦法,同埋都係嗰句:一屆比一屆爛呀啲特首。林鄭不會聽民意,選的時候已經知道係爛的。」

幾名綜援受助者在捍衛綜援權利大聯盟(聯盟)的分享會上,道出申領綜援的經歷。聯盟由多個關注綜援政策的民間團體、社會福利組織、工會及前線社工組成,要求全面檢討綜援制度。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今日在立法會會議提出動議,要求檢討綜援計劃。聯盟會到政府總部外請願,表達檢討釐訂援助金額的機制、撤回收緊長者綜援措施的訴求。

單親爸爸李芝融分享他19年來照顧嚴重智障女兒的經歷。莊曉彤攝

李芝融在女兒彥汶一歲多時與太太離婚,其後他獨力養大彥汶。他記憶中,彥汶小學四年級前領取傷殘津貼,之後開始領取個人綜援,每月獲資助3000多元,另外有些需要經審批的款項實報實銷。他形容,許多情況下的支出都不獲資助:「我個女長期體弱,最容易惹到傷風感冒,如果吓吓同佢睇急症,排8、9個鐘頭,甚至排成日都試過,對佢健康係有影響,所以我寧願自己慳啲,同佢睇私家,但係睇私家係不受醫療豁免保障,要自己畀錢無得報銷。」

交通費可實報實銷,但只包括去公立醫院覆診,以及必須使用最便宜的復康巴士,不然就要醫生信證明為何約不到復康巴士。「如果要架輪椅的士,一程車120元左右,來回就240元。如果去威爾斯(親王醫院)的話,一次來回300元。」李芝融又說:「女兒後期身體轉差,於胃造口,靠輸營養奶維生,買營養奶一個月大概1824元,但營養金的標準大概1095元,即係我每個月要貼800元左右,滿足我個女必需的膳食。」

李芝融又展示一封社署寄給他的信,列出其女兒在2015年7月5日至9月3日的住院紀錄,然後寫著「本人明白因此而多領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金額為$229.10元,並同意以下列方式從本人每月領取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中扣除」。李表示:「佢解釋的時候係話,如果入院時跨月份(例如一月入院、二月出院)就要扣。我哋睇社署的文件,應該係連續住超過28日才扣,我問點解跨月份會扣,佢話計番個比例,譬如住到7號,大概四分一個月,佢就會扣綜援的四分一。」他又指,社署職員解釋得不清楚,「理解唔到」。眾新聞向社署查詢,李芝融女兒個案被扣減綜援的原因,未獲回覆。

李芝融展示的社署來信,顯示綜援金額被扣減。李芝融提供

李芝融表示:「另一個問題係墊資費(先自行付款),社署係會畀番你,但一個綜援人士邊會有可能一個月攞幾千蚊出來墊資呢?」他形容,正常程序下購買醫療用品要有醫生證明並附報價,交社署審批,獲批後先墊資購入,再將收據交到社署,待社署入數到個人戶口。一般而言,審批時間長達2至3個月。他舉例說買輪椅、沖涼床、一些訓練器具,都要先墊資待批錢。

他於前年9月申請為女兒買價值3萬元的新輪椅,因為舊的已經用了3、4年,損耗明顯,但當時社署職員沒有即時接納申請。李芝融形容:「他一見到就話,這個不應該係社署保障部包的範圍,應該係日間院舍包的。我們就疑惑,之前買開都得,點解轉咗個職員之後就唔得呢。拗左一輪之後,他終於幫我們辦手續。」但社署很久沒有回覆是否批准,李芝融每月打一次電話去查詢進度。李稱,以往半年內可以完成申請並獲得款項,這次半年過後仍未知是否獲批。結果,直到女兒離世,新輪椅的申請仍未批。他批評:「申請得買時,其實就係有個需要,你仲要拖咁長時間,生活上咪有好大影響。」

捍衛綜援權利大聯盟找來綜援受助人分享經歷。莊曉彤攝

現年59歲的Teresa帶著年約30歲的兒子出門,兒子患有發展遲緩及語言障礙,難以表達想法,生活上亦很依賴媽媽。1999年,Teresa與爛賭老公離婚後,帶著兒子生活。她其後因工受傷,腰骨歪斜,但申領綜援時被評為「健全人士」,沒有殘疾成人所享有的資助。

聯盟職員Edith解釋:「佢攞緊成人綜援,就無長期個案補助金。殘疾人士、長者就會有,一年可有2000幾蚊,畀佢換吓家具、電器之類。但成人綜援1999年cut咗(長期個案補助金),所以Teresa就無咗呢筆錢。另外,更換家居電線費用津貼同樣都係長者同殘疾就會有。」Teresa說:「我乜都無,呢樣又唔得、嗰樣又唔得,淨係得個吉。」因政府提升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至65歲,Teresa今年滿60歲後,無法領取每年2180元的長期個案補助金,亦無法享有電話費、更換家居電線費、眼鏡費、牙科費實報實銷的待遇。

聯盟批評,「現時綜援制度的標準金額是社署1996年按市民的基本生活需要而制訂,經 1999 年及 2003 年兩次大幅削減綜援金額後,基本上而已令綜援金額偏離應有水平。」另外,部分受助者有看不見的勞損,未必適合工作,並有醫療護理需要,但他們在現行醫療評估中被評為「適合工作」的健全人士,繼而失去牙科治療費用津貼、眼鏡費用津貼、租金按金津貼、搬遷津貼等,因為這些是殘疾人士及長者才可獲取的「特別津貼」。

另外,聯盟指綜援的「豁免計算的工作入息」機制自2007年起未有調整,該機制下,如受助人的月入超過某金額,原有的綜援金會減少(例如月入5000元的話,原有的綜援金會被扣減3300元)。聯盟認為,社會普遍工資以及物價指數按年上升,2011年又開始實施最低工資,豁免入息過低,無疑影響受助者就業動機。聯盟要求全面檢討綜援制度。

社署文件顯示「豁免計算的工作入息」機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