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夠好,都會繼續試


【撰文:陳零/編輯:堂/攝影:Fung】
往往,人走過上半場,毫無作為,日子看似虛耗著。
然而,假如有一本記事簿,細看那半場每段情節,都在成就未來的你。
崔家樂(阿崔)是一位默劇演員。他不是那種三歲立志推動默劇的人,而是在漸漸認識自己的過程,把默劇表演融入血,讓那氣息流遍全身,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他更曾是傳媒筆下為港爭光的默劇演員。
你不認識他?來!

崔家樂說默劇是靠想像力、靠身體來表演,那並不是手語。
默劇的魅力,在於要運用身體來表達內心的情感,本身已很有挑戰性;
那變化空間很大,要靠想像力,那是很詩性、很美麗的一件事。

潛龍勿用

聽阿崔說與戲劇的結緣,漫不經意、零零碎碎,但稍為細心,還是能找到蛛絲馬跡的。「第一次演出,是中三校內的畢業話劇,都不過是老師覺得自己適合那種。」他還記得當年是扮演拿著鐮刀的死神,「不是男主角,但有點對白,演出完,老師也有讚賞的。」後來,他因為中三成績差,要轉校,新校資源匱乏,沒有話劇演出,課餘只是打籃球、玩遊戲機之類。

阿崔說,那些年,談不上甚麼興趣不興趣,唯一清楚明白是不喜歡唸書。「第一次會考得2分,但覺得可以試多一次,於是重讀,全年溫書,雖然都只得9分。」他亦可能是香港第一代斜桿青年 ( Slash ) — 由 17 歲投身社會,一直都身兼多職,直到今天。
「見到招聘廣告請網球教練,毋須經驗,心想一試無妨。」見工情節古怪如騙案,最後教練當不成,卻當上月薪 4000 元的行政文員,工作之日常是處理網球班報名事宜。

當年薪金微薄,他居然有本事儲到錢買了一隻價值 4000 元的古典結他,還每月付 600元學古典結他。「那時每日來回交通費只 10 元,午餐帶飯,但兩三個月後,開始與同事吃飯,那份糧實在不夠花。」 9 個月後,他終於辭工,並開展「斜桿青年」的散工生涯。

高峰時,他身兼三份散工,做過愛護動物協會、跟車、倉務、便利店,最穩定是做過3年批發。
這期間,卻出現了第一條伏線。

他在「斜桿」生涯以外,報讀過香港話劇團外展教室課程、演藝學院短期話劇課程,又跟朋友學雜耍,還一起到學校推廣及表演雜耍。
然後,他報讀了默劇班。

你有看過香港的默劇嗎?(受訪者提供)

台下十年功

不過,又不是那然後驚為天人,成為當代矚目默劇新星的情節。

「當年導師強調默劇不是手語,是要靠想像力,用身體來演戲;上完堂,興趣一般般,覺得自己不太能拿捏。」他說就如當年中五會考重讀般:「成績不夠好,會再試,再讀好一點;學默劇時也覺得自己『唔掂』,但會繼續試。」他還加入了藝穗默劇實驗室(至今仍是成員之一),師承孫國富及李然貴,他當時沒有想過發展甚麼,「最需要是演出機會,多作參演,演出後檢討反省。」那年是 2003 年。

冷不防,他掉下一句:「從來不覺得當默劇演員,可以賺到錢。」
之不過……
2007 年,阿崔第一次參演麥秋導演的話劇《王子復仇記》,已經覺得人生無憾。「最初只是做路人甲,後來有位演將軍的演員沒有來,導演叫我試。」嘩!他還是第一位出場的演員,「有對白、有角色,還在大劇院(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實在大滿足。」

實情,這種是泥足深陷、萬劫不復。

從來,世事都沒有一面倒的快樂。「都有失落時,例如早期都曾經在演出前,戲份被刪掉。」他當然會有迷失時,「自然會想到是否應該繼續做默劇,但想了幾天,覺得不忿氣呀,做得不夠好,就要更努力,做得更好。」

阿崔即席表演近作《香港陸沉記》中的一段獨腳默劇。

台上三分鐘,台下十年功。
其後的 10 年,就是為了成就今天這個自己。

工作上,他跟朋友於 2008 年成立製作公司,拍攝商業短片,編導拍一手包辦,完全邊拍邊學,又居然經常獲獎:「可能是自己學戲(做話劇、默劇),有個 sense,那些 gag 比較到位。」

2009 年,阿崔與藝穗默劇實驗室成員,參與由韓國導演尹鍾連 (Yoon Jong Yeoun)編演的《 一試無妨 WhyNot 》,並到韓國參加在春川舉行的國際默劇節,還接受了尹導演的形體訓練。「那次是自己第一次出國,有很深的體會。完 show 後,導演給我們一個擁抱,那不是隨便一個擁抱,是可以感覺到 energy,那份鼓勵。」他說自己以往總是有層霧,沒有方向:「那次對身體有了感覺,也開始認識自己。」沒有滴血為盟的情節,但阿崔從那次開始,作了決定:「一直做默劇下去。」

說好就做。他於是跟當年在國際青年暑假默劇雜耍班認識、同屬藝穗默劇實驗室成員的黃定邦(Michael)成立默劇二人組,一起創作並推廣默劇。首個作品是《何去何從》,與觀眾也跟自己,透過默劇探索未來的路該怎樣走。

隨後的兩年,固本培元。他先是報讀了韓國形體大師金大建的課程,後參加英國默劇及小丑大師 Peta Lily 的小丑課堂,並創作了《花開花落》。

《何去何從》劇照  (受訪者提供)

君子立恆志

輾輾轉轉,10 年,時機到了。
2017 年,他和 Michael 創作了《全日禁區》,是對社會種種的控訴。最初是在新蒲崗一個舞蹈室進行試演。「沒有租場,沒有導演,大家對香港的事,感到憤怒,想反映這些想法、感覺。」兩場試演,觀眾寥寥可數。

後來他們從網上得悉第 42 屆塞爾維亞國際獨腳戲及默劇節(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Monodrama and Mime),就拿著 《全日禁區》申請參賽,又居然在全球 64 個默劇隊伍中脫穎而出,成為入圍的4隊之一。結果,他們獲得「最佳默劇金獎」,是歷年首隊亞洲代表,當然就成為了香港之光。

不過,香港人並無因此把默劇演員如 Oppa 般追捧。獲獎後,默劇票房依然是一百幾十名觀眾那狀況。

贏了獎,也不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只是更有信心繼續做默劇,開始思考要在香港推動默劇。
《全日禁區》劇照  (受訪者提供)

阿崔連同 Michael 及藝穗默劇實驗室成員,身體力行,繼續不停創作,辦體驗班,尤其兒童班,撒下種籽,期盼薪火相傳。

倒是阿崔因為扮過「萬寧貓」,於 2017 年參演電影《喵星人》,出演喵星人「犀犀利」,可算是跟古天樂並列主角呢。雖然,還是而你不知他是崔家樂,但他坦言這次演出,終於為他帶來了金錢。

最近,他亦決定結束「斜桿青年」的生涯,全職投身默劇藝術。

雖然默劇觀眾屬小眾,但每次演出都有新體會,給自己帶來很多;
只要每次都能吸引新觀眾,每次都收到 feedback,已經很滿足。

崔家樂
全職默劇雜耍演員

Facebook  Gaffer 家樂
Instagram gaffertsui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