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曾蔭權的怨恨掃除了嗎?


前特首曾蔭權昨天刑滿出獄,由太太陪伴離開瑪麗醫院。何君健攝

想聽陳聰聲音:論 曾蔭權的怨恨

前特首曾蔭權刑滿出獄,記者問他如何看律政司不告梁振英?本以為曾蔭權不會作任何表述,但他竟然提到,如果做這些比較,將會勾起以前心中的嬲和怨恨,不過現已靠念經將之掃除。

原來,真的有怨恨。

不過,已掃除了嗎?

我想起了一則佛經故事──「放下」。

有一日,和尚與弟子隨從路過一條小溪,正要渡河之時,遇到一名女子,於是和尚伸出援手說:「姑娘,來吧!我背妳過去。」跟在後面的弟子默不作聲,心想,師父不是教我們不要接近女色嗎?
多日後,弟子仍然想不通,於是走去問師父,怎料師父說:「我背那位姑娘過河,早就把她放下了!沒想到你卻把那位姑娘緊緊背著,到現在還沒放下來!」

 聽曾蔭權的語調,看曾蔭權的神色,似乎,那些嬲和怨恨仍未掃除。

這次由醫院刑滿出獄,有人質疑是否刻意禮待曾蔭權?我則認為,就算當事人真的希望較有體面地出獄(出院),但能否在醫院留醫,還是要過醫生那一關,所以,我還是選擇信任醫生的專業。

同樣,有人推測曾蔭權是否被政治計算?我則認為,就算起訴階段存在政治因素,但去到審訊階段,還是要靠法官引導,最後由陪審團作判斷,所以,我還是選擇信任司法的專業。

過往,曾蔭權多次自詡是「香港仔」,誠然,曾蔭權確是「香港仔」的代表。他不單由低做起,最後官拜特首,我說的「香港仔」,更指作為香港人,你不理政治,政治最終也會找上你,何況,曾蔭權正正處於政治核心?

假如,曾蔭權沒有做特首,沒有跟某些人發生過節,他能避免這五年的難關嗎?

假如,麥齊光沒有做局長,沒有跟某些人發生過節,他能避免官非嗎?

假如,劉夢熊沒有做「啦啦隊」,沒有跟某些人發生過節,他又能避免官非嗎?

假如,曾德成沒有做局長,沒有跟某些人發生過節,他要提出請辭退休嗎?

假如,王維基沒有做電視,沒有跟某些人發生過節,他現在仍是經營網購嗎?

如果,世界上的確不能有太多如果。

不過,以上那麼多人都是「香港仔」的代表,因為你不理政治,政治最終也會找上你,何況,他們都處於政治核心,何況,他們都可能得罪了某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