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促停開鑿冀車站盡快運作 港鐵專家:5成扭入已滿意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周四聆訊,港鐵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Mike Glover作供,他認為不能期望每枝鋼筋達到百分百連接,只要達到五成的扭入長度亦感到滿意,「當然如果超過50%扭入長度,就可以安樂睡覺」。如以一枝44毫米長的鋼筋為例,Glover的最低可接受扭入長度則為22毫米。

Glover亦同意禮頓委聘專家Nick Southward所指,可以覆核現時紅磡站開鑿檢驗鋼筋的範圍,因現時有關測試樣本已經足夠,「再開鑿多些都不會改變情況,我覺得有備用強度就不用再開鑿,現在的數據顯示警方已經有足夠資料,如果有1、2個情況已經顯示有人做錯,再發現十個結果又有何分別?」他提出,委員會可要求停止鑿開,從而開始處理紅磡站問題,讓車站盡快得以運作,「每個星期這樣過去,對社會有何價值?為何要繼續做下去?這是沒理由的。」

Mike Glover自我介紹時稱,他是英國結構工程師學會以及英國皇家工程師學會的院士,2009年 曾獲頒大英勳章,Glover有50年業界經驗,於1972年協助制定混凝土守則《CP-110》,曾參與香港匯豐銀行大樓的設計工程,現時是奧雅納(Arup)的董事。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louding,曾於周一在庭上表示,Glover有專業、豐富經驗,曾為英國等公營部門工作,即使Glover確實曾為港鐵工作,但不會影響其獨立性。當時主席夏正民稱,調查委員會牽涉重大公眾利益,委員會已經檢視過相關專家履歷,不會懷疑專家意見。

港鐵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Mike Glover。資料圖片

Glover簡介專家意見時指出,有機械工程師的朋友告訴他,所有扭入螺絲紋均是設計容許少於100%長度,因此無法達到100%扭入不是新事物。他又提到自己與香港甚有淵源,「我十分喜歡香港,我想香港繼續繁榮」。

他認為作為工程設計人員,應該時常向規矩提出質疑,才會有自由的想法,他舉例指自己曾負責蘇格蘭的福斯橋,由原本預算40億英鎊,最後只花費13.5億英鎊,「我的建造設計只是去證明是否適用工程目的,只想證明安全,不是去證明是否合規。」他更指出,香港對於建築規則和接納界線十分保守,而月台層板確實有不少的結構贅餘(structural redundancy),即安全系數。他之後接受律師盤問時更形容,「你一定要提出質疑,即使有人提出規則,但不一定有明文規定就適用。」

Glover說,依賴規則的環境會扼殺創新思維,而香港卻越來越多規則,特別是屋宇署的文件中,有關延性要求的守則內存有誤解,因鋼筋混凝土本身已有延性,而香港地震程度只屬低至中等,加上建於地底的紅磡站箱型結構不會出現反向應力,所以規定使用延性螺絲帽並不正確,不明白為何會成為強制要求,Glover稱,「可能我活在一個不同的世界。( I live in a different world.)」

Glover的報告提到,使用性極限狀態(SLS)確保結構的裂縫,移位和振動在可接受的範圍。而鋼筋一般的使用性極限狀態取決於自重與活荷載的相對比例,他假設結構元件設計極限應力為400MPa(兆帕),使用性極限狀態在滿荷載的情況下約260MPa。而根據設計顧問阿特金斯的計算,月台層板與連續牆的鋼筋連續,強度使用率為50%,因此當中的鋼筋應力則為約130MPa,Glover認為所需強度在大多數結構中甚低,因此他確認了該結構具有足夠滿意的穩健性。

Glover指出不同結構元件的設計極限應力和鋼筋強度使用率。Glover專家報告

Glover的專家報告提到,人和科技去年11月委託佳力高試驗中心(Castco)就鋼筋扭入不同程度的螺絲帽進行拉力測試,顯示鋼筋扭入6成已達至極限抗拉強度(Ultimate tensile strength) ,他認為只要5成扭入長度已感到滿意,「當然如果超過50%扭入長度,就可以安樂地睡覺」、「我覺得扭入6成就已經做了你應該做的事。」

根據現時紅磡站開鑿檢驗結果顯示,他認為毫無疑問需要處理有問題的螺絲帽,但情況不是如外界般認為那麼差,雖然有兩枝鋼筋分別扭入約6毫米和9毫米,令他感到驚訝,但他認為只是個別問題,「工人一般都是想做得好,不會每日一起床的目標就要想剪十枝鋼筋。」他之後接受委員會代表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盤問時,再問到對於開鑿檢驗詳細結果的意見時,他再指出,雖然對於有鋼筋只扭入約6毫米和9毫米,令他感到少許詫異,但毫米是十分細微的單位,38毫米與40毫米沒有太大分別。

另外,他又提出車站可以繼續運作,否則社會每天在耗用資源,他補充道,沒有證據證明結構是不安全,他同意禮頓委聘專家Nick Southward所指,可以覆核開鑿範圍,現時開鑿測試樣本已經足夠,「再開鑿多些都不會改變情況,我覺得有備用強度就不用再開鑿,現在的數據顯示警方已經有足夠資料和個案,如果有1、2個情況已經顯示有人做錯,再發現十個結果又有何分別?」他提出,委員會應該要求不用再鑿開,反而開始處理紅磡站問題,讓車站盡快得以運作,「每個星期這樣過去,對社會有何價值?為何要繼續做下去?這是沒理由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