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足球 音樂 大球場


體育運動項目對一個城市有沒有經濟貢獻這種問題,如果在外國地方居住過,其實是不言而喻,沒有甚麼好爭拗的。

在歐美地區,很多地方的球隊都是歷史悠久,上百年的歷史,和地方與人民關係密切,同喜同悲同呼吸,公信力和凝聚力絕對比政府官員高很多。

加拿大多倫多的棍網球比賽。照片來源: Toronto Star

我在多倫多住了廿多年,深刻體會到各類運動對這個城市的影響,如何活在市民心中,大家幾乎天天都談論,愛之深,責之切,絕對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多倫多是美加合計第五大城市,跟其他一線城市一樣,有齊職業棒球、籃球、冰棍球、美式足球、英式足球等等球隊,還有最近十多年興起的棍網球(Lacrosse),因此幾乎是一年到晚都有比賽,亦各有捧場客,差不多場場爆滿,而且必然有電視現場轉播,於是連帶酒吧餐廳也大有生意。還有各種球衣紀念品等,稍有一點常識,也可以算岀它對城市的經濟效益吧。

荷蘭阿姆斯特丹祖漢告魯夫球場。維基百科照片

除了講錢,文化效益也不容忽視,是反映一個城市的軟實力,各支球隊打出好成績,甚至拿下冠軍,便可以將城市的知名度提高,能吸引遊客之外,更重要是吸引其他商業活動,外來的投資,是城市長遠發展的一部分。而一支歷史悠久,甚至是戰績彪炳的球隊,更是城市的標誌,現在大家出外旅遊的次數越來越多,對球會和其所屬球場,很多也成為景點。去利物浦,除了參觀披頭四的展館,也當然來晏菲路球場朝聖;而到亞姆斯特丹,除了在運河遊船河,也總會來新近改名叫祖漢告魯夫球場(Johan Cruijff ArenA )的阿積士大本營打卡。而這些地方總有相當規模的球會故事館,介紹球隊歷史、人物、球衣演變、世紀大戰的電視片段,對球迷自是不容錯過,非球迷亦不介意在球場座位上,在記者室內,甚至在球隊為他們超級球星而立的銅像前(例如芝加哥公牛主場聯合中心便有米高佐敦的入樽銅像)拍照留念,到此一遊。

香港大球場在1955年落成啟用,至今已超過六十年,這個球場一直用作足球賽為主。由於本港地理所限,很多職業球隊都沒有自己主場,足球總會於是將有叫座力的比賽,安排在當時可容二萬八千人的大球場舉行,風光的時候,隨時收爆棚之盛,四面紅旗高掛。買不到票的球迷會挺而走險,爬上山坡觀戰,老一輩球迷談起來,依然津津樂道。足球在香港,即使入場人數走下坡,始終是最受港人歡迎的運動,但偏偏主管的機構愛理不理的,從沒有好好經營,實在愧對港人。

大球場也算是香港代表隊的主場,六十年來,面對不同的國際對手,留下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很多將被遺忘的歷史,不許見白頭的英雄傳奇。曾經在此獻技的國際知名球星如恒河沙數,我最早的印象是球王比利,當年隨巴西山度士訪港比賽四場,其中一場面對由英國過來的紐卡素。當時好像未有電視新聞片段,或者是我們家仍未添置電視機,但有人將四場比賽攝錄,再剪輯成電影,在戲院上映。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比利以身體不同部位(頭、心口、大腿和腳背)空中控球,最後更將皮球逗過後衛的頭,自己跟著轉身凌空抽射破網,比卡通漫畫還要誇張!大家對巴西球員的個人技術,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香港人普遍對巴西隊有好感,可能就是由那時開始的。 

亞洲足協盃四強第二回合,香港大球場出現一片紅海,紅色為南華的球衣顏色。維基百科照片,作者:Me(Railhk0512)

其後一眾星級名字,如碧根鮑華、F馬連奴、馬勒當拿、告魯夫、路明尼加、武勒、乞捷臣、查理佐治、穆倫、佐治貝斯等等,都曾經在大球場留下足跡,在未有電視轉播歐洲以至南美國家的賽事前,這些真人演出,更是彌足珍貴。而本土的,自己最深刻印象的,肯定是和北韓劇戰超過三小時,最後十二碼決勝以13-14落敗,傷透少年心。而77年,港隊殺入世界盃外圍賽亞洲區最後五強,大家主客雙循環作賽,最高分的一隊可以出席78年的阿根廷世界盃決賽週。頭兩場香港主場迎戰伊朗和南韓,大球場全場爆滿,大家萬眾一心,同仇敵愾。從沒有試過,在本地球場看比賽,而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是同聲同氣同心願,二萬八千人同一聲X,真的是地動山搖,即使在數十年後想起,依然在我心裡面震撼激盪!

這裡也是我們經歷了七、八十年代,香港足球最風光的日子,精工與南華兩宿敵的恩怨情仇。這裡也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球王胡國雄退休的地方,也是見證香港足球走下坡、淪落,以及有過的小陽春,肯定是大部分港人的集體回憶。如果有一個香港足球故事館,將這些珍貴的點滴保存,讓後人知道我們有過的驕傲和光榮,甚至加上一個像胡國雄那樣級數的球員之銅像,香港肯定多一個景點,怎麼說也不會是壞事吧?

在外國,球場和體育館總會和音樂會扯上關係,例如披頭四在紐約Shea Stadium的一次演出,便是終生的記憶。大球場和音樂會卻是極罕見,自己的記憶應該是七十年代後期,其實也記不起是甚麼的音樂會,只記得有陳百強,有許冠傑,還有俞錚作司儀。然後是94年,大球場重建後開幕時,請來法國電子音樂大師Jean Michel Jarre表演,卻招來噪音的投訴,而此後,音樂會便成絕唱。在外國,不少有名的演出場地都會將表演者的照片掛出來,一眼望去,如天上繁星,是歷史的重量,也是一個地方的文化資產。為甚麼香港一直以來都不珍惜歷史,那是一個地方獨一無二的寶藏。大球場載滿了我們的歷史,要改變甚麼之前,是不是應該認真地想清楚,讓大家都發表意見,有沒有其他的想像,讓我們的城市真的變得更好,而不是為變而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