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2019


【撰文:蘇祿】

華人世界一提起特朗普、普京,多帶著蟻民崇拜皇帝的語氣。媒體把專橫無道之流稱頌為「狂人」,稱他們漠視法紀之舉為「打破常規」。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去年七月在芬蘭舉行美俄峰會。美聯社

關於他們的許多負面新聞,中文媒體都甚少報導,或許因為這種論述符合華人社會對權力的膜拜,對極權的擁護。加上大部份讀者沒耐性看長篇報導,只在手機上看看標題了事,對於這類空泛而沒事實基礎的個人崇拜,他們多沒有異議。

許多人愛誇口自己國家有十多億人的龐大市場,口袋裡有多少鈔票,但出眾的新聞團體少之又少,許多專業媒體要艱苦經營。為什麼?撇除政治因素,當今社會集體欠缺邏輯思維,所謂「政治」只流於茶餘飯後的消遣,所謂「政見」只是拾官媒的牙慧。許多許多人,基本上是對物質生活以外的完全沒有要求,除了飲飲食食賺錢繁殖,其他都是得過且過,個人意見欠奉。有這樣不懂要求的市場,就有我們今日低質素的社會;社會充斥只求歹活的人口,就有當今的統治者。

美聯社資料照片

香港社會越見分裂,普通市民被生活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但同時也有越來越多市民甘於活在混沌當中,他們根本不覺得自己活在一個質素越來越低的城市,因為什麼是低質素,他們不瞭解,即使瞭解,也不想深究。也有很多人只把香港當跳板,賺夠便走,臨走前還要狠狠踹香港一腳。這種心態,有如熱愛圍在自己的小圈子吃火鍋的食客,只顧享受感官刺激帶來的熱血沸騰,他們不知道濃烈的味道背後掩蓋著殭屍肉的腥臭,即使知道也不關心,總之吃飽再算。吃完了,鳥獸散,一遍杯盤狼藉。

面對這樣的人口,單單用民主自由等口號作招徠,如對牛彈琴。香港人在英治時期,金錢和自由都得來太易,令從政者和市民對政治的認識都極其幼稚,儼如溫室小花卻不自知,以為單靠喊喊口號就可以達致目標,單靠文明談判就可以解決政治問題。但談判需要籌碼,請問香港人有什麼籌碼跟對方討價還價?憑什麼要求對方遵守任何承諾?

香港人跟談判桌另一端的對手不同,沒有經歷過文革、反右、大躍進,不需要事事爾虞我詐才能保命。英治時代建立了法治社會,香港政壇才不至淪為殺戮戰場,但在香港以外的很多很多地方,政治本身就是用鮮血寫成的歷史書。

香港的前途,就像香港的空氣一樣,一遍灰濛濛,混濁得令人窒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