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朱經緯終極上訴失敗 案件告終傷痛未消退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當時快將退休警司朱經緯在旺角以警棍襲擊途人,早前被裁定罪成,被判監3個月,他不服定罪和刑期上訴,都被高等法院駁回,去年10月申請「終極上訴」,終審法院今早拒絕上訴許可。朱經緯早前已刑滿出獄,他今早沒有到庭,他的律師在庭外透露,朱對裁決表示失望,但仍堅稱只為執法,問心無愧。朱「終極上訴」失敗,案件正式劃上句號,朱表示尊重裁決,但明顯不服;不少市民感到高興,就「警察打人」案,公義得到彰顯,但朱及警隊,從領導層至工會,對非法使用武力,一直沒有半點歉意,令人十分失望,在港人心中留下一根刺。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指,呈堂片段既無顯示事主曾大叫大嚷,亦未能證明事主對警方展露敵意或阻礙警方清場。馬道立又質疑,裁判官與高院法官並非單以呈堂片段作裁斷,他們都知悉案發背景,只是上訴方「輸打贏要」,才指控兩者無宏觀審視案中證據。

代表朱經緯的大律師質疑事主鄭仲恆的可信性,指鄭未有依從並叫囂。朱認為鄭在反抗,最終才使用武力。律師又強調朱無意傷害市民,他當時的動作只是裝腔作勢,揮棍只是打到事主的毛衣。惟終院法官李義質疑,原審裁判官裁定事主當時正向前行,未有做出威脅的行為,因此朱沒有使用武力的合理理由。

案件從事主投訴到警方提出檢控,糾纏逾兩年。其間投訴警察課調查半年,先後認為毆打指控無法證實。監警會三度把個案退回投訴課重新檢視。投訴課經考慮律政司意見後,最終同意對毆打指控列為證明屬實。不過,警方遲遲沒有採取行動,直到一年後事主表示考慮私人檢控後,才決定提出檢控。

朱用警棍打鄭背脊的片段被拍下,市民清晰看見,當中並沒有重大疑點,心中已有裁決,大多認為朱使用不必要的武力。警司協會、警務督察協會、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卻一直口徑一致,對定罪感到失望遺憾,沒有任何一個警察代表會根據法庭的判決,向市民大眾致歉。去年朱上訴失敗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表示感到心情沉重,但同樣道歉欠奉 。

佔中持續79日,警民對峙大小場合很多,市民明白警員有責任維持治安、執行任務;警隊也是市民一份子,不少親友和他們的子女,可能也有參與佔中抗議,市民一肚子憤怒,身處前線執法警員,面對龐大壓力,是可以想像的;面對一觸即發的 局面,前線警員、特別是決策層和管理層,更須要忍耐和關懷,避免犯大罪,對市民造成傷害,加深警民矛盾。

紀錄片電影《傘上:遍地開花》在去年底開始在不同地方放映,「雨傘運動」爆發前夕一幕一幕重現面前,其中「催淚」 的一幕是一名老婆婆在金鐘,想跪下請求警員不要對學生使用武力; 片中這一幕令筆者想起佔中爆發當日另一幕,當天中午左右,大批警員陸續從政府總部,解放軍總部方向乘車抵達,一名帶著帽子的少女跑到警車,對每一個下車的警員說:「不要打學生,不要打學生」;老婆婆和少女說出了很多市民的心聲。往後發生的不少事情,包括朱經緯案和「七警」案傷透港人的心,至令仍未平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