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共的絕望,我們的希望


最近,遊清源在他的YouTube直播上感嘆,在中共全面管治下的香港,實在太多曾經的好同事好上司,好朋友,好親人,在幾年內甚至幾天內,拋棄了昔日的價值觀,變成陌生人,連變成衣冠禽獸的都有,因他們認定了將來的希望在共產黨那一邊。

直到目前,我對形勢的判斷還是跟遊清源提到的那些香港人不一樣。尤其是最近聽了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在記者會的那番講話後,本來情緒頗為低落的我,一下子見到了曙光!

記者會是盧沙野罕見主動地召開的。他警告加拿大政府,如果禁止華為為加拿大建設5G網絡,會面臨後果。然後,他竟然給加拿大外交官方慧蘭點名,提醒她月底出席Davos論壇要慎言,公開講話不能含有尋求盟國支持加國的言論。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主動召開中外記者會,警告加拿大勿抵制華為,否則會面臨後果。照片來源: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

盧沙野如此不可理喻,讓我想到六四後流亡到美國,現在在紐約當律師的項小吉,前陣子在紀念08憲章的活動上分享的一個見解:為什麽習近平反復強調四個自信?因他沒希望啊!「他知道他沒有希望,這就是我們的希望所在」,項這樣說。

再看盧沙野,他和他所屬於的政府,沒可能意識不到他們言行很愚蠢,不但大大減低加拿大用華為的機率,還會加深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恐慌和敵意,但他們還是這麽做,為什麽?因他們知道自己沒希望啊!中共在國外已難以實現原來的鴻圖大計,剩下來的,重中之重就是要拼老命維護國內的政權,而隨著經濟下滑,以經濟的好處換來人民的順從變得越來越難,可以出的牌也就那一張,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啊!因這樣能造成人民和國際脫軌,自然就更好管治了。所以我覺得盧沙野那些話是說給國內民眾聽的,盧的言行的荒誕程度正好證明了中共有多絕望,他們已顧不上自己在國際舞台上流氓本質盡露,也來不及心疼這麽多年白白投在大外宣上的錢。

等到中國經濟越來越糟糕,吃飯成了問題,民族主義的牌就會失靈,加上連維穩費也沒法支付了 ,這個時候中共就會徹底絕望,不得不改──七十年代末的那次改革也是不改了就失去政權才發生的。這就是我們希望的所在,守護自己要守護到這一天。

對我而言,盧沙野的價值在於他告訴了我,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除了盧沙野,茅于軾和孔傑榮這兩位老學者也給了我希望。茅于軾今年90歲,孔傑榮今年88,兩人都見證了當年中國怎樣從文革走出來,實現八十年代的改革開放。雖然當下的中國在開歷史倒車,但兩人都深信中國會變好。

我就干脆把他們的原話直接放在下面吧,希望這些對我有鼓勵作用的話也能鼓勵其他需要鼓勵的人。

茅于軾:

八十年代我回顧是中國政治最開明的時代,那時候是胡耀邦和趙紫陽主政。拿我個人來講,八十年代,我每年到北京和外地,主要是各個大學,發表的演講,每年至少是四十次,最多是六十次。相當於平均一個禮拜一次。但是這個過程到了89年64停下了。
八十年代的政治開明,最主要的,或者說我能夠感受到的現象就是言論的開放,出版的自由。我在國內出版共有16本書,其中一半以上是八十年代出的,到現在一本也出不了了,沒有言論自由了。
領導人和中產階級都把孩子送到美國去嘛,這個就說明這個潮流的力量在起作用。所以我看也不會很久,這個變化就會實現的。我有信心的。當然,我不一定看得到,我已經九十歲了。

孔傑榮:

1968年文化大革命最糟糕的時候,我發表了一本關於刑事司法的書。我說,毛主席不會永遠活下去,可怕的文革壓迫不會持久,中國人民不會容忍,會有改變,會有改革。我今天對習近平也有同樣的感受。
習近平這段時期的極端壓制並不意味着未來總是這樣。我可能活不到那一天,但變化會到來。毛主席曾經說,永遠不要低估反面教員的作用。今天習近平給許多許多中國受過高等教育的好人一個關於什麽是壞政府的教育。盡管廣大人民一般來說對他反腐還是高興的。我們會做好準備、改善現狀,這一天的到來也許比人們想象的更快。所以我仍有40年前開始時的樂觀。

還記得我小時候,每當聽到大人說時間過得很快,我都不相信,我要等到自己也成年了才明白他們的意思。同樣,雖然我現在主觀地覺得當下很難熬,好像永遠都會這樣。

估計遊清源口中那些人是認為香港的淪落已成定局,而且永遠會這樣,才決定「變節」。但我要相信茅于軾和孔傑榮對局勢的判斷比我高明,中國會變好的。假如我能活到八九十歲,那個時候回頭看現在自己和中國,應該會覺得當年的低谷時期其實也算短暫,如果我有一天會這樣想,我現在容許自己意志被打沉,就很不值得。不如趁機好好裝備自己,這樣大局改變了,我才有本錢發揮和做出我的貢獻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