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學生會恐「斷莊」 學運困局未解 前會長勉勵:裝備自己,一路探索


 

港大學生會候選內閣「蒼傲」的政治立場引起爭議,校內反對聲強烈,民主牆上出現「全票反對蒼傲」標語,Facebook又有「不信任蒼傲就任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專頁。

港大學生會會員,包括全數本科生及主動付費入會的研究生,下周將就各個議席進行投票。根據香港大學學生會憲章,候選幹事取得的贊成票須不少於全數基本會員的10%,同時贊成票多於反對票,且贊成票與反對票的總和多於棄權票,方可當選。目前港大學生會約有1.7萬名會員。

學界普遍預期,「蒼傲」3名成員及另外1名候選幹事當選機會較微,若稍後補選仍無適合人選上陣,港大學生會將再次面臨「斷莊」危機。在9年前、2010年,當時唯一候選內閣「尚風閣」的8名候選幹事全數落選,幹事會各議席出缺,最終由上莊幹事署任相關職位。

港大學生會始於1912年,至今有逾百年歷史,在香港學運、推動社會發展的里程上,一直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何以如今幾近後繼無人?該怎樣傳承下去?

相關報道:港大學生會候選會長曾於國家開發銀行、北京科技公司實習 稱沒接觸中聯辦 立場惹爭議

港大學生會被視為代表港大學生面向社會的組織,惟現時有意參與學生會工作的4人,似乎難獲學生認受。資料圖片

2014年雨傘運動後,學界對學生會幹事會的參與愈趨冷淡。港大學生會幹事會原有14個議席,去年當選的「星衍」,內閣僅得7人,餘下7個席位從缺;到今年選舉,唯一候選內閣「蒼傲」的成員人數更少,只有3名候選幹事。樹仁大學今屆學生會「斷莊」,校方因而收回學生會會室及民主牆

現屆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向眾新聞表示,他曾了解同學的參選意向,得悉學生對內、對外均有顧慮,甚至感到無力。「一方面,社會外間有人、一啲組織打壓學生表達打壓得好犀利;另一方面,同學喺中央諮詢大會係好關注時政,好關注學生會表唔表達到意見。中央幹事唔易做,我明白點解有啲同學覺得責任好大,覺得自己負唔起呢個重擔。」

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近日在校園派發傳單,爭取學生、教員支持,促檢討校委會主席任命程序。何君健攝

「大學唔回應」

校務方面,黃程鋒以當前的重點工作為例,質疑校方未能回應學生的意見。

政府去年委任李國章續掌港大校委會主席後,黃程鋒領導的「星衍」成立專責小組,要求重新檢討校委會主席任命程序及特首校監必然制,專責小組在校內舉辦公開論壇,收集學生、校友及教職員的意見,及後向校方提交建議報告。

黃程鋒指,其莊以專責小組方式向校方表達意見,與70年代港大學生為校方提出的紀律委員會規程與校方周旋,兩者行動模式無異,當年校方採納了很多學生的意見,將規程中不合理的條文刪走。港大校友關注組副召集人、前中大社區醫學系副教授吳錦祥,正是當年主力爭取修改紀律委員會規程的港大學生,他近年撰文憶述該段往事:「……1970年的康寧堂事件和紀律委員會事件,每次都和校方力拚,尤其是紀律委員會的成立,開了一次千人大會,再和校方用了十多天時間把條文逐一爭論,現在放在香港大學條例裏關於紀律委員會的部分,是我當年有份草議的,現在還是港大的法律。」

黃程鋒慨嘆:「如果我今時今日用同一個模式去做,又會唔會得到同樣嘅回應呢?」

「原來70年代呢種模式可以,雖然話社會過咗幾十年,但學生用番同一種熱誠、同一種形式去表達意見,點解我哋得到嘅回應咁唔同?學生付出咗咁多,得唔到校方嘅回應、認同或接納,係一種好挫敗嘅經驗。」黃程鋒續指,李國章事件是明顯的例子,他預計未來還有更多,包括校方或取消戴耀廷教席。

佔中9子案將於4月裁決。不少學生憂慮,如戴耀廷被判罪成,或教席不保。資料圖片

學生會為何得不到校方的回應?是否與校委會、校長的取態有關?黃程鋒認為,校委會影響仍屬小部分,尚有更大的因素,例如成員由政府委任的教資會,在政策、資源上對大學有所控制,更影響到學校的取態。他又指,當教資會與學生對大學發展有不同的看法,大學便處於一個尷尬位置。另一方面,大學龐大的官僚體制,亦阻礙學校部門回應學生訴求。

「社會唔支持」

黃程鋒提到,學生會在外務上要表達意見、樹立港大學生的定位,但學生會面對資源問題,在社會議題上被動,難與政治團體、民間團體相比。他表示,在社會層面,港大學生會亦有參與,例如與議員同組「一地兩檢關注組」,但學生會如何更主動、更有效參與,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也是他的遺憾,「似乎喺社會議題上做唔到太多事,未能好應對到我講嘅問題。」

黃程鋒又指,雨傘運動後,鮮見成功的學生運動,而社會對學生的支持亦不如以前,「而家社會對學生有不合理嘅標準,佢哋覺得學生要讀書、拎degree。」

有學生會老鬼分析,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圍堵港大校委會後被定罪,對本土派學生參與抗爭造成打擊,「李國章一役(學生)都做盡喇,見晒學生會真章同底線。(現在)已經冇人會做有legal risk嘅move,因為冇社會支持so-called激進行動。」

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2017年被裁定刑事損壞、企圖強行進入及擾亂秩序三項罪名成立,判處240小時社會服務令。資料圖片

經歷過學生會風光歲月的「老鬼」張韻琪,對學運低潮抱持理解態度,她寄語母校師弟妹認清自身實力,知所進退,在可以做的範圍內盡力而行。

張韻琪是2000年港大學生會會長,任內大學鬧出「鍾庭耀事件」,時任校長鄭耀宗被指干預鍾庭耀的民調工作,她要求見校長了解事件不果,當時有傳校長出國避風頭,她與其他幹事在機場等,鄭耀宗落機後不願見學生,幹事們一路追到校長回家,繼續等待。在學生會窮追猛打下,校長在數日後辭職下台。張韻琪當年有「小辣椒」之名。

張韻琪接受眾新聞查詢時坦言,目前整體社運能量偏低,搞學生會並不容易。她表示,組莊搞學生會本身已非易事,是否找到志同道合的莊員講求緣份。再者,現時學生的處境、政治形勢都比以前複雜多了,在網絡時代更講求學生會的反應,學生要面對更多考慮及選擇,他們可選擇的發聲平台有很多,未必想背負學生會的重擔。

張韻琪又提到,過往社會、學校對學生的言行有較多同情及包容,現時這些空間有所收窄,學運的確處於低潮,但她期望學生「做得幾多得幾多」,即使在某些大議題上未必有大作為,仍可先做好校政、學生福利等方面,同時嘗試連結校外的組織團體、與師長多交流,裝備好自己,一路探索可以做的事。她提醒,學生要知道自身的實力,評估不同事情的緩急輕重,集中力量做好數個項目。

張韻琪表示,學生會在校政的權力架構中,仍有很多作為學生代表的機會,例如在選校長事宜上都會「有say」,來屆若有學生會,當大學處理戴耀廷教席時,學生亦可「睇實佢(大學)點做」,「唔希望(學生)喺政治上舉步為艱就却退(不參選)」。

張韻琪期望學生「做得幾多得幾多」,裝備好自己,一路探索可以做的事。網上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