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之鋒索償案  懲教助理:會查問所有囚犯所屬政黨組織 「聖約翰救傷隊、聖公會都會紀錄」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指,前年在東頭懲教所服刑期間,在2017年10月16日被職員要求「剝光豬」蹲下接受盤問,認為懲教署職員有意作出羞辱,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索償1.6萬港元,案件今天進行第二日聆訊。繼兩名當時在場的懲教助理昨天作供後,另一名在場的一級懲教助理梁天行,今日作供。

當日負責盤問黃之鋒的梁天行,否認黃之鋒的指控。梁供稱,以往不會查問囚犯的政治背景,但因現在對社會時勢的判斷,會查問所有犯人是否有任何組織或政黨背景,稱這做法具有重要性,如囚犯屬聖約翰救傷隊、聖公會等組織,都會紀錄。

一級懲教助理梁天行當日盤問黃之鋒,他否認黃之鋒說,要蹲在地上接受盤問。鄭靖而攝

黃之鋒昨供稱,2017年10月16日被搜身後,全裸的他被要求蹲在地上接受盤問,當他向梁天行問及原因時,引述梁天行回答:「呢度用踎廁,睇下你踎低有冇困難。」梁天行今日供稱,他當天負責盤問,並填寫「新轉介犯人登記表」,否認黃之鋒指要蹲下接受盤問,稱當時黃之鋒完成搜身程序後,是穿回衣服再開始盤問過程,過程中黃之鋒是站立的。對於「測試能否用踎廁」的說法,梁天行否認有說過。梁天行供稱,整個搜身及盤問過程約5至8分鐘,與昨日兩名已作供的懲教助理口供一致。

梁天行填寫的「新轉介犯人登記表」中,在備註一欄寫著「香港眾志」,裁判官余珮詩詢問梁天行,查問黃之鋒政治聯繫的原因,梁天行稱他第一次接觸「有組織性的人士」,想確定現時他有沒有加入任何組織,強調知悉囚犯所屬組織具重要性,如是否屬於黑社會等,「有全面嘅紀錄可以幫到工作」。梁又稱,資料可協助安排分配囚倉、工場等,如知道更多囚犯背景,可避免衝突。梁又舉例,如囚犯屬聖約翰救傷隊,也會填寫。

裁判官要求梁天行解釋「有組織性人士」的意思,梁指是「一啲我地覺得有若干人士的數目」。裁判官再追問,如隸屬某教會,如聖公會,是否也會寫落備註,梁天行說:「都會」。

黃之鋒其後詢問梁天行,「百老匯電影中心會員」會否當作組織,需填寫在備註上,梁天行回應指不會,因為對監獄不會構成風險。黃之鋒隨即質疑,那為何教會身分會構成風險?梁天行回答指,資料不只處理保安問題,也方便分配人手工作,如那人是基督教教徒,就不會安排參與所內佛教組織活動。

黃之鋒再追問,香港眾志對獄中的保安構成甚麼風險,梁天行說:「本身冇,問題係外界嘅人對你會有關注,或者會有風險,都要顧及呢件事。」至於會否對每個在囚人士查問其政治背景,梁天行稱以往不會,但因現在對社會時勢的判斷,會對所有囚犯查問,是否有任何組織或政黨背景。

被問到事發時是否認識黃之鋒,梁天行說:「唔認識,喺傳媒見過,知佢係學生」。梁天行稱,黃之鋒在獄中回答是從屬「香港眾志」時,他「唔係好記得個名」:「我唔記得係學民思潮定香港眾志,我初初都混淆咗,唔係好記得兩個組織有咩分別……我之前留意傳媒,我記得一路都係叫學民思潮,當日寫嘅時候,我都唔係好記得點解有另一個名。」

高級懲教主任郭穩捷稱,如囚犯有政黨背景,在盤問時也有可能會被問及。鄭靖而攝

另一名作供的高級懲教主任郭穩捷,為事發當日在場的三名懲教助理之上司。三名懲教助理均供稱,整個搜身及盤問過程約5至8分鐘。當日並不在場的郭穩捷表示,一般的搜身及盤問程序估算約5至10分鐘。他指,程序上囚犯會先脫衣被搜身,穿回衣服後才會開始盤問,不會出現在囚人士光身接受盤問的情況,又指在東頭懲教所任職三年期間,都沒有收過類似投訴。

郭穩捷表示,懲教所要知道囚犯的組織背景,以提供安全環境予囚犯,例如兩個囚犯本身身分有矛盾,所內的組別分配會作安排。他指,懲教所會詢問囚犯的宗教背景,以調整其生活安排。被問到會否查問囚犯所屬的教會,郭穩捷說不敢肯定,很難一概而論,如果該教是邪教,可能會細問,但如果是一般譬如天主教,不會再問從屬哪間教會。

至於政治組織,郭穩捷指,如囚犯有政黨背景而受到傳媒廣泛報道,較資深的同事有可能會問,如果他得知該名囚犯的背景資料,也會吩咐前線人員屆時查問背景資料,「包括政黨、公職人員都會問,冇任何針對性。」

懲教署投訴組職員余承祐指,調查組裁定黃之鋒的投訴不成立,是由於投訴「無法證實」。鄭靖而攝

另外,黃之鋒去年曾兩次向懲教署投訴調查組投訴,其投訴均被裁定不成立。處理投訴的投訴組職員余承祐作供時稱,收到投訴後,曾向三位職員及其他新收納的囚犯調查,結果顯示為沒有事實根據,故歸類投訴為「虛假」,裁定不成立。黃之鋒質疑為何調查組歸類為「虛假」,而非「無法證實」。余承祐稱「虛假」的定義為沒有事實根據,而「未能證實」則為有較高機會投訴為真實,只是證據不足,通常是「口同鼻拗」的情況。他認為在此定義下,黃之鋒的投訴歸類為「虛假」比較合適。

黃之鋒批評懲教署投訴機制是「自己人查自己人」。鄭靖而攝

黃之鋒引述數據指,每年懲教署的投訴委員會收到過百宗投訴,但每年歸類為屬實的個案只為單位數。黃之鋒表示,投訴委員會中,7人有5人都是編制的懲教人員,批評懲教署沒有如監警會般的獨立調查機構,投訴機制是「自己人查自己人」、「黑箱作業」。案件將在2月15日作結案陳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