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再歧視Vodka 


算是喜歡烈酒,威士忌、拔蘭地固然常喝,rum酒也偶爾嚐嚐,唯一有點抗拒的是Vodka。看過獲得多個金像獎提名的《綠簿旅友》(Green Book)後,對Vodka 的「歧視」減輕了不少,未來或許會買一瓶放在家偶爾喝上一杯。

對Vodka的偏見源自一個酒局與一本書。那場酒局是剛開始成為酒徒的事,酒友們帶來各種各樣的酒,紅、白、香檳、威士忌、雪莉酒都有,還有不知誰拿來了一瓶Vodka。 喝着喝着有人打開酒塞叫大家試試,斟了一小杯輕輕呷了一口,但覺滿咀酒精的刺激味道,沒有農作物的芳香,沒有齒頰留痕的餘韻,就是硬崩崩、赤裸裸對味蕾的刺激,跟有性格的威士忌不同,跟溫潤葡萄香撲鼻的拔蘭地更是不一樣。再試一口還是不太喜歡那種hard core酒精的感覺。

那本書是著名記者卡普欽斯基寫的俄羅斯歷史遊記——《帝國:俄羅斯五十年》(Imperium)。書中有不少章節說到西伯利亞這苦寒之地如何荒涼可怕。隆冬時份,天色灰暗已教人憂鬱, 冷的情況更是難以想像。人們在街上穿梭,留下的不是語意上的身影,而是真正的身影,因為濃稠的冷空氣把他們走路的姿態凝結下來,好一陣子不散,像人形隧道。走着走着,不時會看到有醉漢倒在地上,大都已凍僵而死,剩下的是身邊的Vodka 酒樽。記者的描寫實在令人印像難忘,對Vodka 的印像更好不起來。

這一回看《綠簿旅友》,述說黑人音樂家與白人司機五味紛陳的美國南部之旅,見盡各種人面與不堪咀臉。最後一站演出前,同行兩位白人樂手邀司機共飲,誌記旅程結束,他們點的就是Vodka 。碰杯時大家的表情有點肅穆,沒有多少興奮,反而有喝過人生苦酒後想解脫放下的意味。

這些日子來他們見盡南方白人的虛偽、歧視、毫不修飾的偏見,現在能秋毫無損的回家,大概得喝一杯Vodka 般的hard core 烈酒才能鎮得住旅程中的各種甜酸苦辣。

果然,每種酒都有喝的時候與因由,Vodka 也一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