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Go north, young man:失落的香港童話


香港年青人面對的兩難,是究竟應該離開但面對失去港人身份的危機,還是留在家園保著身份卻面對上流機會越來越少的社會。

不少老海鮮覺得青年人不努力不儲錢只想去旅行。其實答案十分簡單,只是他們少讀書而已。西方社會學元祖韋伯(Max Weber )在其名著《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中說明,新教徒把修院刻苦禁欲主義放到建設社會上。簡而言之,就是香港人從小就聽慣的,努力大個有回報。用今日的刻苦,進入一個可預料的美好將來,職場成就便是香港人的「生涯規劃」。可惜我這一代八十後出身時已經發現這個只是童話。例如政府和大公司大量外判職位使一個長工位(permanent staff)由應份變成恩賜。連一份長工都保不著,韋伯所說的生涯規劃使化為烏有。

香港每年GDP 都有增長,但大學收入卻保持了十年前的水平;人均收入增加但貧窮人口也不斷增加。在這些老海鮮年輕的時候,他們能夠做完善的規劃,所以今日他們仍然擁抱進步作為人生應有的形態,也輕看今日不進步不上進的年青人。今日青少年人在職場上看不到未來,還要面對一大群老海鮮指責;老海鮮卻沒有反醒他們沒有給予青年看到未來的機會。這樣的話,買樓,一個上進的指標,既然已經看不到未來,還要刻苦去儲首期是傻的嗎?為何不去多次旅行呢?今日不少青少年寧願擁抱「可能性」,裸辭出走去創業,就是要否定他們不能參予、名叫「進步」的未來。

為了滿足年輕人的上流願望,政府就叫年輕人北望神州。"Go north",就像十九世紀美國人說 "Go west"。據說源自一個報紙的評論,勸青年人離開首都華盛頓到西部開發。全句是:"Go West, young man, go West and grow up with the country",就如今日香港政府叫年輕人到大灣區發展,享受強國的榮耀。可是 Go west 只是個評論,但大灣區卻是一個國策。前者還可以選擇,後者卻帶著資源傾斜的政策。筆者以前經常和人說笑,只有生和死的兩難選擇根本不是真選擇(就像阿媽老婆一齊跌落水)。可悲的是這不再是個笑話,青年人難道真的要放棄自己的根還是要坐困愁城?

另一方面,很多論者不願提起一個事實:香港已經不再是七八十年代高增長的海洋城市,變成一個帝國權貴的樂園。這與北方的帝國當然有關,但時勢離香港而去也是原因之一。今日的權貴生活圈中,香港仍是黃金街碧玉城,他們不需理會這個浮華都市是以政治上全面執政所營造。而為了維持這個城市的運作,他們需要前朝留下的少數的中産精英和大量草根階層為其效勞。香港的中産只要為其所用,仍能得到相當的回報;他們可以把子女送到私校、國際學校,甚至是外國讀書,回來就可以繼續做個中産。然而,社會卻沒有給予草根階層七八十年代的上流力,當年條件已經一去不返,結果只好生生世世為帝國犬馬。所謂生涯規劃變成上流社會兒女的玩意,也成為不公平的根源。很多人大叫要改變,但香港人亦無此能力。馬列式的工人革命或獨立運動在政府高壓維穩下已經沒有機會;而漸進式民主的路也因中産戀棧今日所得而看到盡頭。所以,近年有能力而不甘為帝國臣民的人早已遠走。其餘的人只能睜眼看著這城市與帝國一同枯榮,就像中國歴史中的「XX之治」一兩代後,大家都清楚浮華就會化為塵土。

美聯社資料照片

香港人,你是否甘心把家園拱手相讓成為權貴樂園?是否甘心掌權者不給予青少年機會,卻推委說是青少年有問題?是否甘心自己為權貴勞役還是要為自己規劃?自己需要的是帝國的榮辱升黜還是公民社區過「小日子」?有沒有問過人民需要國進還是民進?

也許今日香港仍然有童話般的未來,只是明天如何並非自己主宰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