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港鐵:工程規模大難避免問題 禮頓:潘焯鴻當調查委員會透明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聆訊進入尾聲,港鐵及禮頓分別進行結案陳詞。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承認在第二次改動連續牆時,因為設計顧問阿特金斯、禮頓和港鐵三方缺乏有意義溝通,導致港鐵的施工團隊在合理的詮釋和理解之下,削低連續牆,也沒有向屋宇署諮詢。Boulding引述證人供詞稱,工程的規模很大,有問題遺漏是難以避免。

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結案陳詞時,引述多份報章及網媒報道,提到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經常向傳媒發表意見,用十分有戲劇性的方法描述情況,是為了鋪路從一開始就質疑調查委員會的可信性,是輸打贏要,「如果他們贏,就可以宣告這是司法獨立的勝利;如果不合心意,就可以說有人被欺負,調查委員會沒有公信力。」石永泰直斥潘焯鴻的做法是「當調查委員會透明」。

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右)。周滿鏗攝

Boulding陳詞時提到,港鐵施工團隊由於溝通不良,才沒有向屋宇署諮詢,但港鐵並沒有意圖引導或隱瞞有關事實。他稱,工地內有數個月時間進行削低連續牆的工程,期間卻沒有人提出反對,因此他同意兩名項目管理專家所指,阿特金斯、禮頓和港鐵三方缺乏有意義溝通。

Boulding又引述過往專家證人作供時提到,對於紅磡站結構的安全是無可置疑,而專家共同簽署的聯合供詞說明,各方同意雖然螺絲帽組裝有問題,但不構成安全影響。他提到區達光和楊德忠欲撤回同意聯合供詞的內容, 但Boulding認為,他們沒有提供強而有力的解釋。

Boulding引述調查委員會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Don McQuillan指,東西走廊月台層板不會承受到拉力,而是壓力,因此底部的鋼筋接駁,對於結構安全而言,無關重要。他又引述政府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區達光指,2004年的混凝土使用守則不是強制性要求,跟隨有關設計參數能夠達致堅固和安全的結構,但即使任何守則的偏離,並不代表結構不安全。

委員會其中一個職權範圍是調查剪短鋼筋,Boulding稱,由於結構有十分高的安全系數,個別螺絲帽連接事件,不會構成安全問題,加上只涉及少量剪短鋼筋的事件。他引述專家指,只有大規模和特定區域剪短鋼筋,才會導致結構不安全。對於由去年12月至今所進行的開鑿檢驗工作,Boulding只引述調查委員會、港鐵和禮頓的專家所得出結論,即扭入六成螺絲紋、約24至26毫米長度已符合安全準則,指港鐵檢視開鑿結果是視乎安全性,而非守則問題。他又提到人和科技去年所進行的拉力測試,屋宇署目擊過程,如果當時認為測試不符合準則應該出聲,但卻沒有任何人反對。

對於人和科技向屋宇署發出的信件中,指明鋼筋螺絲帽必須端對端接駁的要求,Boulding質疑人和科技的訓練課程有否向工人說明必定要端對端接駁。他舉例,若必定全部鋼筋要端接駁對接的話,「監督人員就會經常在口袋袋住部X光機, 睇吓係咪端對端接駁。」

港鐵去年6月向政府提交的報告,最後被發現螺絲帽數目有錯,Boulding強調港鐵當時絕無誤導的想法,而是基於以下五個原因,沒有考慮到連續牆第二次改動:

1) 時間壓力,當時港鐵有其他重要工作;

2) 事件發生在2015年,港鐵要分析較舊紀錄;

3) 港鐵認為是細微的改動,而每日都有重要的建築事宜要處理;

4) 當時報告焦點是有否鋼筋被剪短;

5) 當時施工團隊成員已經離開,不能夠找回第二次改動的資料。

Boulding又說,他提出有關原因,並不代表可以原諒,但希望得到理解: 「希望委員會同意港鐵知道出事後就自己舉手, 2018年7月13日的信件,已經解釋為何有不準確的情況。」他表示,港鐵十分歡迎項目管理專家的意見,並作出改善。他最後稱,港鐵一方面有義務責任,但禮頓同樣都有責任,而政府經常將兩者混為一談,因港鐵只限於兩成的巡查。他促請調查委員會分開檢視港鐵和禮頓的行為。

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周滿鏗攝

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結案陳詞時,一開始指出,東西走廊月台層板底部被視為結構冗餘,不會出現任何張力,他引述專家指,底層鋼筋有五成鋼板可以失效。

對於中科潘焯鴻指控地盤內有系統地剪鋼筋,石永泰稱,禮頓只接受曾經有剪鋼筋的個別事件,而非潘所指的大規模情況,他又指出潘焯鴻拍下的工人剪鋼筋相片,根據專家的理解為將較長的B型鋼筋剪為A型鋼筋,而證據也沒有顯示做法不妥當。

對於政府代表資深大律師許偉強批評,禮頓就潘焯鴻指控剪鋼筋所進行的調查報告,不夠深入是為了避免找出真相;石永泰反駁稱,禮頓沒有任何基礎故意不做調查,當時禮頓沒有投放人手進行調查,因為當時只有中科是唯一有不滿的分判商,又要求更多錢, 石永泰希望委員會以體恤和人道角度去想:「你可以這樣批評的,但大家要明白禮頓當時的處境。」

至於禮頓被指沒有足夠和即時保存的監督紀錄,以及事後補做紀錄文件,石永泰反駁指,禮頓工程師莫嘉晉已經證實「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 Form)」及落石屎前檢查清單(pre-pour check)可以涵蓋所有鋼筋檢查紀錄,而製備的事後補做紀錄文件,沒有寫上亦沒有人形容該文件是當時的紀錄。

石永泰之後引述去年多份報章及網媒報道,提到潘焯鴻經常向傳媒發表意見,用十分有戲劇性的方法描述情況,是為了鋪路從一開始便質疑調查委員會的可信性,「如果他們贏,就可以宣告這是司法獨立的勝利;如果不合心意,就可以說有人被欺負,調查委員會沒有公信力。」石永泰又指出,有專家或證人可以經常向傳媒提及超越證供的事情,直斥是「當調查委員會透明」。他又指出,過往的調查委員會如南丫島沉船事件、鉛水事件等,從來沒有人試過損害委員會的公信力,甚至是騎劫,石形容有人在聆訊以外「進行遊擊戰」。

石永泰更引述調查委員會代表律師團隊的結案供詞,當中有一段提到:「潘焯鴻是自行發明了自己的證供,從客觀基礎上他不是一個可靠證人,但他的證供可能仍有少許價值。」指出傳媒最後可能會報道:「有人是不被信納、揭密者被委員會大律師針對、委員會不稱職」等標題。石永泰最後提醒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要小心處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