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是野豬問題真兇?政府!


昨日,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討論如何加強對野豬的管理,輿論的焦點卻落到忽然出現會議, 卻並非該委員會成員的葉劉淑儀身上。葉劉在會上表示自己在家附近開車時,幾乎撞到野豬,又以澳洲以獵殺方式控制袋鼠數量為例子,要求政府交出管理本地野豬的方法。結果報道一出,葉劉旋即被圍攻,有讀者在社交媒體留言,質問為何高官咁憎野豬。

 

 

我翻查了漁農自然護理署向委員會提交的資料,看完後反而頗為葉劉感到不值——我不是說獵殺野豬是對,而是從這份資料中看到,政府根本沒有根治這個問題的決心。就像現行其他政策,例如房屋、醫療及教育一樣,俾人鬧就出來派少少錢,做做門面功夫,但實際上完全沒有對症下藥。

為什麼我會有此結論?原因是這份文件的內容根本是避重就輕,甚至在誤導市民。若單看這份文件,我相信絕大部分市民都會認為目前的野豬問題已受到關注,人豬社區共融也是可行的保育方式,但其實這文件說漏了兩項極之重要的資料:

第一:過去,漁農署一直表示以絕育的方法去管理野豬數量。起初我非常好奇:一隻成年野豬可重達二百磅,漁農署到底用甚麼方法絕育?原來文件指出,漁農署用的方法並不是坊問以為的「絕育」,而是「避孕」。即漁農署捉到野豬後,幫牠打一支針,就把牠放回到郊外,而不是像我們為寵物絕育般將牠們的生殖器官切除。而這支「避孕針」也不是永久的,只有四至六年。一頭野豬的壽命近二十歲,歲半就可以生第一胎。換句話說,漁農署要捕捉同一隻野豬四至六次,每次為牠打針, 才可以確保牠成世豬都不會產子。這有可能嗎?

野豬在香港調查地點的出沒頻率及分布(2002-2006)。圖表來源: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討論文件──加強野豬的管理(立法會CB(1)487/18-19(05)號文件
野豬在香港調查地點的出沒頻率及分布(2012-2016)。圖表來源: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討論文件──加強野豬的管理(立法會CB(1)487/18-19(05)號文件

若捉漏了的話,一頭母豬一年可生兩胎,每胎平均生六隻, 計算下來,只要避孕針失效,野豬的族群就會以每年五倍,而且是幾何級數的方式在增長。豬是哺乳動物中其中一種繁殖能力最高的動物,也不會像人一樣自動自覺去食避孕藥,政府竟然選擇用避孕來控制野豬繁殖,會不會是太過天真?

第二:漁農署形容野豬問題日漸嚴重,一直都只以「投訴個案」 上升為標準,但相信大家都明白,更重要的數字應該是「野豬的數量」。要統計全港野豬的數量是十分困難的,但若翻閱整份文件,卻連一個估算的數字也沒有,卻是否有點別有用心?

圖表來源: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討論文件──加強野豬的管理(立法會CB(1)487/18-19(05)號文件)。

「投訴個案」上升,也許可以反映問題的全部,但更大可能是冰山一角。香港有五百隻野豬,與有五千隻野豬, 若一年以五倍的速度在增加,是全然不同的問題。 政府說要管理野豬,卻連香港有幾多隻野豬也不知道或不願公開,試問又如何能讓市民瞭解問題的嚴重性?

事實上,外國管理野豬的專家都表明,控制野豬數量是一項既高成本,而且十分困難的工作。而且失敗例子多的是。例如美國很多農業州份如德薩斯州,野豬造成了每年超過十億美元的破壞。於上個世紀,當時政府選擇使用與管理其他野生動物如鹿、熊的方法,即透過容許狩獵運動競技的方法去管理野豬,但近年已證實這方法無效。

野豬母子聯群在港島黃竹坑出沒覓食。蘋果日報資料照片(2017)

而近年外國管理野豬數量的方法,可不是隨便捉住走入人群的野豬,幫牠打一針就可以的。首先,野豬是一種十分聰明的動物,外國的專家指出,野豬的智商甚至比犬隻還要高,而且有學習能力。今次牠被你捉住,下次你要用同一方法去捉牠就難了。故此要在春夏時份在陷阱內放置食物,讓野豬消除對陷阱的戒心,到入冬時才把野豬捉住,並以消滅牠整個族群為目標,包括小豬及已懷孕的母豬都要人道毀滅,如此才能把野豬的數量控制。

當然,在香港,要實施類似的方法,必定會受保護動物權益人士反對。但我想說的是,無論用甚麼方法都好,首要是政府必須要有心去解決這個社會的隱患,而不是借保護動物權益人士的聲音來偷懶,或隨便採取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措施來蒙騙市民。

野豬母子聯群在港島黃竹坑出沒覓食。蘋果日報資料照片(2018)

先不論要控制野豬數量,事實上政府也可以用好些簡單的方法,減少野豬對市民的影響。隨便舉幾個:第一,在郊外多種植一些果樹,增加山上食物的供應。若山上有足夠食物,落山覓食的野豬便自然會減少;第二,是利用科技,包括追蹤器,航拍機等,以掌握野豬的生活習性及數量;最後,改善垃圾站的設計(新界有很多野豬會在垃圾站的垃圾桶覓食,原因是政府的大型垃圾桶很容易被翻開。)事實上在大圍等地,己有些阻止野猴覓食的特製垃圾桶,為何政府始終至今都不肯全面採用呢?待野豬在社區找不到食物,久而久之,就會自動回到山上去了。

這些方法,我作為小市民可以想像得到,政府又怎可能想不到呢? 歸根究底,解決野豬問題的出發點是決心,但我看現屆政府,除了在推動明日大嶼外,其他政策都看不到有甚麼推動的決心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