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已低頭,但你可否也低頭看看我?


My name is Daniel Blake, I am a man, not a dog. As such I demand my rights. I demand you treat me with respect.
I, Daniel Blake, am a citizen, nothing more, nothing less. Thank you.

這是英國電影《我,不低頭》的最後一段對白。或許是近兩星期看了很多有關收緊60至64 歲長者的新申領綜援金額的報道,令人不時想起這段話。

電影《我,不低頭》講述一名59歲的木匠Daniel Blake因在工作期間心臟病發,經醫生診斷為不宜繼續工作,但因未到退休年齡,故需要申請失業津貼。不過,他因被勞工處評為「仍有工作能力」而沒有獲批津貼,故此他努力奔走於政府部門間爭取援助。期間他認識了一位獨力撫養兩名兒女的單親媽媽Katie,她同樣需要福利援助並希望儘快找到工作。兩人均得不到足夠的社會保障,只好守望相助。可惜電影最終以「悲劇」告終,Daniel Blake沒有得到失業津貼,亦沒法親口說出這段「自白」!

香港社會基層也有著很多Daniel Blake和 Katie的故事。

Daniel Blake 及Katie的故事,告訴我們一些理應受到基本社會保障的基層人士,卻因社會制度及官僚架構等問題而得不到足夠的保障。回到香港,情況亦是差不多。樓下管理處的白髮保安、駝背嚴重的洗碗阿姐、雙手「無忽好肉」的掃街人員... 以及最近猝死街頭的64歲臨時演員。大家均如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所講,「大部分人都好自願性做事」。然而,高通脹低收入的大環境,以及「綜援養懶人」的負面標籤,令基層街坊只好向生存「低頭」,靠自己努力工作,卻得不到基本的生活保障,並換來七勞八傷的身體。

在現時的「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支援計劃」下,健全綜援申請人需每兩個月見社工一次,若半年內沒有特別理由下不見社工及沒試圖搵工,每月的綜援金額需扣減200元。想不到,政府在公布向60至64歲綜援受助人推出每月1060元的「就業支援補助金」後提出,60至64歲綜援健全受助人可自行選擇是否參加「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支援計劃」;若不參加,則會被扣每月200元綜援金 (詳見報導: 〈社福界:60至64歲不參加自力更生計劃 每月扣$200綜援〉 )。在社會各界關注下,當局迅速於28/1宣布暫緩有關安排,並會檢視其他項目的安排及未來六個月實際參與情況後,才決定是否恢復有關安排。大家總算可鬆半口氣,但未知六個月後的後續安排如何,故仍須議會、社福團體以及社會大眾繼續關注,以防當局無聲無色地恢復扣減綜援金的安排。

抗議團體用「欺老太甚」這句標語來形容特區政府在長者綜援政策上的態度。

香港的社會褔利政策源於上世紀,前港英政府參考英國的福利制度,再因應香港的情況而制定。在這個所謂「完善」,不會「餓死人」的社會保障制度下,仍有不少人掙扎求存,只願香港不會發生如電影中的悲劇!其實,基層街坊的要求只是一個公民應有的保障,而不是政府官員的同情、憐憫,甚至施捨。面對生存,不少人早已「低頭」,甚至「跪低」。大家為自己的生存「低頭」工作之餘,也「抬頭」看看周邊更加「低頭」的一群,嘗試守望相助。而有能力「抬頭」的政策官員,可否也低頭看看我們無力抬頭的一群?

「我已低頭,但你可否也低頭看看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