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聆訊】調查委員會大狀:潘焯鴻證供不可靠 主席夏正民:不代表大狀陳詞被採納


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擴建月台連續牆鋼筋接駁問題的獨立委員會,聆訊最後一天由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結案陳詞。Pennicott認為,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指控地盤內出現廣泛和有系統性剪鋼筋,並不成立,近期的開鑿結果亦支持剪鋼筋只是個別事件。Pennicott指出,委員會的最終焦點不是有關剪鋼筋問題,而是兩次改動連續牆設計,以及鋼筋是否適當扭入螺絲帽等。

Pennicott又認為,潘焯鴻和中科員工證人的供詞有很多矛盾位,一般而言潘焯鴻的證供不可靠,而港鐵和禮頓相關證人全部均否認潘的說法,「我們還可以得出什麼結論?唯一客觀結論就是, 好不幸地潘焯鴻虛構有關對話和指控,是他自行製造出來。」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為免公眾誤解委員會大律師與委員會的關係,強調即使Pennicott是委員會代表大狀,不代表他的陳詞會完全被採納,最終報告只由夏正民與委員會成員Peter Hansford獨立撰寫,Pennicott不會參與。

代表調查委員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Ian Pennicott(左一)以及大律師卓元暢(中)。資料圖片

Ian Pennicott開始陳詞時先指出,今次調查委員會有五個不尋常的地方,包括:

1. 委員會和警方同時進行調查,涉事各方在過程中不斷有新發現,委員會亦不時收到警方提供的證人供詞;

2. 委員會在去年7月10日成立後,政府同時成立專家顧問小組,其職權範圍亦與委員會相似;

3. 發展局與屋宇署亦有進行調查,分判商中科、泛迅、盈發和承建商禮頓,跟屋宇署有書信往來;

4. 傳媒對於今次委員會的關注程度,比過往成立的調查委員會更為大,絕大部分的新聞報道是公道和準確,但有個別人士如證人、專家或政治人物受訪或發出的新聞稿,大部分是完全不準確、駭人聽聞,甚至是不負責任;

5. 今次委員會與很多公眾聆訊不同,其成立的基礎是基於一些傳媒報道、未經證實的指控。聆訊進行期間,有些調查方向不是預期之內,反而指控的基礎,在最後是不成立和虛假的。

Pennicott認為,潘焯鴻指控地盤內廣泛和有系統性剪鋼筋,並不成立,而近期的開鑿結果亦支持剪鋼筋只是個別事件。他指,委員會的最終焦點不是有關剪鋼筋問題,而是兩次改動連續牆設計,以及鋼筋是否適當扭入螺絲帽。Pennicott又指出,聆訊突然關注鋼筋要端對端接駁的重要性,他引述港鐵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Mike Glover證供指出,工人會想做好工作,並盡量扭入鋼筋,直到不能再扭入為止,如果外露兩個螺絲紋,工人就會認為已經做了本份,不論是否端對端接駁,而港鐵都會「剔;沒問題。」

Pennicott認為,政府採納37毫米鋼筋扭入長度為標準是隨意(arbitrary),因為不同專家的意見是根據安全系數、外露扭紋的理據而定標準,唯獨政府的路政署報告,卻任意定37毫米為標準,讓公眾自動就會以為不符合37毫米就是不合格。Pennicott之後提出,當初聆訊開始前,沒有考慮將人和科技列為涉事一方,因為當時沒有人知道端對端接駁的重要性,現在回頭看,有可能要盤問人和科技很多問題,包括鋼筋測試結果,有助理解相關資料的意義。他表示,當初傳媒報道提及盈發地基,但最後結果顯示他們是錯誤被指與事件有關,結果盈發需要花費時間和金錢成為涉事方,直言盈發是「被拖咗入來」。

Pennicott表示,公眾關注結構是否安全。但他指出,沒有任何證人或專家曾表示結構是不安全,而委員會、港鐵和禮頓委聘的專家證人的說法是結構安全;港鐵、禮頓、泛迅和阿特金斯的證據亦顯示結構是安全;中科、政府代表的結案陳詞,沒有表示結構是不安全,因此他希望以觀望的態度(wait and see)作為結構是否安全的立場,直至一切都已經檢查清楚。

有關中科證人供稱剪短鋼筋問題,Pennicott認為,潘焯鴻和中科員工證人供詞有很多矛盾位,一般而言他認為潘的證供是不可靠。Pennicott在庭上沒有進一步描述剪鋼筋情況,但他指,從潘所提出的指控、與港鐵和禮頓各人的對話中,相關證人全部均否認潘的說法,「我們還可以得出什麼結論?唯一客觀結論就是, 好不幸地潘焯鴻謊稱有關對話,是他自行製造出來。」

夏正民(中)強調,委員會代表大狀Pennicott不會參與撰寫報告,只由他與委員會成員Peter Hansford(右)獨立撰寫。資料圖片

Pennicott陳詞完畢後,夏正民強調,為免公眾誤解委員會大律師與委員會的關係,他強調委員會大律師的工作,是整合所有證據以及測試證據的可信性,Pennicott的陳詞只是協助委員會,並不代表他會完全採納其陳詞,Pennicott亦不會參與撰寫報告,只由夏正民與Peter Hansford獨立撰寫。

聆訊期間,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表示,他留意到有關開鑿檢驗的測試結果文件顯示,警方已經進行取樣調查,之後代表港鐵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證實,警方已經拿取測試結果中的六個樣本進行調查,包括編號1、2、48、72以及兩個未經連接的螺絲帽樣本,並將調查的結果呈堂。翟紹唐表示,警方調查樣本時,先用油漆記下鋼筋扭入位置,再將鋼筋扭出,直接以間尺去量度實際長度,結果顯示四個樣本當中,原本以陣列式超音波檢測方法為:33.98毫米、28.79毫米、34.91毫米和29.65毫米;但警方量度實際長度為39毫米、40毫米、40毫米和40毫米。Peter Hansford詢問,是否證明陣列式超音波檢測方法的結果不正確,翟紹唐回答:「是」。政府過去公布測試結果的標準時提到,港鐵公司使用「陣列式超音波檢測方法」,以確認螺絲頭扭入螺絲帽的長度,而測試容許的量度差距為3毫米,故若儀器量度的讀數少於37毫米,會被視作不達標。

沙中線聆訊歷時46天、傳召了70位證人作供,委員會將於2月26日前,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交報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