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一個人 走出香港式豬欄


大年初一,豬年來臨,你是否甘於做一隻肥肥白白、只希望發達、淨係識睇電視劇、打機、炒股票、上網掃平貨、得閒去吓旅行、新聞時事唔關我事的招牌港豬?

如果你唔甘心,要走出香港式豬欄,又有幾難?

有近9萬Likes的Facebook專頁「一個人」,是前港豬Simon的黑白火柴人漫畫相簿。30歲的Simon是工程師,月入兩萬多元,結婚一年但因買唔起樓要和太太暫時分開住。他和很多香港人一樣,曾經世界只有返工、打機、睇TVB......直至5年前,他受不了自己繼續做一隻被無營養飼料餵食、食完就瞓的港豬,決定用雙手,一筆筆走出豬欄,繪出新香港。

眾新聞邀請Simon創作豬年漫畫,他解釋,作品不是刻意放負,只是反映現實。

眾新聞邀請Simon創作豬年漫畫,結果Simon筆下的香港人,和豬原來有不少相似之處。記者問他為何不見喜氣洋洋,他說作品不是刻意放負,只是反映現實,「冇話負面唔負面,實際就係咁衰,你選擇視而不見唔係叫正面,係叫逃避現實。我覺得你第一步要接受現實先,接受香港係咁衰,之後再去諗辦法做番啲嘢改善。」

這就是Simon的創作style。

「 一個人」專頁去年底的一幅「香港公屋制度的荒謬」作品被廣傳,漫畫分成八格,描寫自小在香港長大的大明,月入1.5萬元,因入息超出上限,不符合申請公屋資格,大明每月要花4000元租住劏房,最後大明忍受不了劏房環境,搬到內地租樓住;另一邊廂,在內地長大的小明,在內地擁有數個物業放租,但來港假結婚、宣假誓,便申請到香港的公屋,漫畫結尾寫上一句「香港的公屋是給香港人住的嗎?」漫畫引來網民熱烈轉發,不少網民在貼文留言,內地新移民再成討論焦點,折射止不盡的中港矛盾。

「一個人」去年底的這篇漫畫,引來9000多個Likes,7000多個Share。

Simon在2015年底開設「一個人」專頁,專畫諷刺時弊、描寫香港人生活狀況的漫畫,不少作品獲大量網民轉載。專頁開始時,Simon除了繪畫政治議題,偶爾也會以香港人有共鳴的生活經歷為題材,例如說說回家後開電視只為擁有「家的感覺」等小品,專頁本來名為「難道我是一個人」,後來才簡化為「一個人」。

在創作漫畫前,Simon通常會在Facebook看看新聞,或從網友的分享尋找靈感。他說,繪畫「公屋篇」漫畫,是因為他在Facebook看到網友,談論其公屋住所的鄰居都是新移民,有些更在內地擁有物業收租,於是借用網友的故事,再查看相關新聞、上「高登」瀏覽網民討論,編成漫畫。記者問Simon會否擔心被指煽動中港矛盾「呃Like」,他說,只是指出現時制度的漏洞,不希望外來人濫用香港資源。

「一個人」的漫畫主題以時事為主,但Simon說,過去的他是港豬:「讀書嘅時候淨係諗考試,冇乜點理過個社會發生咩事。」年少時,他放學後就回家做功課、打機、看TVB劇集,偶爾才看看新聞。那時的他對政治理解很表面,「當時覺得民建聯係衰人,民主黨就係好人,如果有得投票就投民主黨,因為屋企人都投民主黨,好二元式嘅理解。」踏足社會成為上班一族後,忙碌的工作令他下班後只想躺在梳化上休息,打機、碌吓Facebook,無心力了解沉重的時事。Simon和香港人一樣都搵食行先,畢業後繼續做隻沉睡港豬。

Simon有感,香港的環境易於培養港豬,「喺香港生活係較艱難,細細個讀書要爭入大學,出嚟搵工又要爭,由細到大都要不斷競爭,壓力好大。好似我以前咁,放工咁攰已經冇心機諗嘢,不如輕鬆吓玩吓,我覺得香港嘅環境,會令到好多人唔想理政治嘢。」

「一個人」版主Simon自言過去是港豬,2014年傘運令他覺醒。何君健攝

Simon一直在香港式豬欄中埋首工作,直至2014年的雨傘運動,終於,起身啦。

「經過雨傘運動,好似突然間醒咗。」2014年9月28日,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聚滿示威者的馬路煙霧瀰漫,Simon在碌Facebook時看到這一幕,感到非常震撼,「第一次見到,原來警察係可以對普通市民做到咁嘅程度,唔係應該保護市民㗎咩,好似變咗調轉,幫個政權而唔係企喺市民嗰邊。」

87枚催淚彈令Simon驚醒,此後79天的佔領,他並沒有行得很前,只是偶爾到金鐘或旺角坐一個下午,在Facebook也會發貼文支持行動。那時他與很多香港人一樣,見到很多市民走上街頭,示威者坐滿了幾條馬路、充滿希望:「當時天真啲會諗,嘩,今次十幾萬人瞓喺條街度,政府應該都會做啲嘢。」結果直到清場,政府對真普選的訴求沒作任何回應,「嗰刻知道,原來政府係完全唔會聽我哋講嘢,好失望,同埋覺得唔可以靠政府,慢慢諗自己有咩可以做到。」

Simon就此決定走出豬欄,開始愈來愈留意時事,「以前覺得好遙遠,好似同自己冇乜關係咁,但由2014年開始,每一年都發生好多嘢,愈來愈貼身,感覺到政治議題,其實直接影響到我哋嘅生活。」

2015年底,Simon遇上了讓他「可以做啲嘢」的時機,因2016年分別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及換屆選舉,「嗰時我想幫香港做啲嘢,唔想置身事外。最直接想法就係,如果我有個地方,就可以講一啲信息畀多啲人知道。譬如叫人投票,會同身邊朋友講,如果有個page,就可以同多幾倍的人講。」於是他開設「一個人」專頁,繪漫畫分享社會議題,選舉前又會呼籲網民投票。立場傾向本土派的他,作品流露他對以往和理非非抗爭的疑惑。

Simon說,不習慣在電腦上繪圖,通常會用手機的應用程式繪畫。何君健攝

Simon筆下以火柴人為主,畫風簡單,訪問期間Simon多次自嘲畫功差:「如果畫得靚,我就唔會用呢個風格啦,迫於無奈先用火柴人。」他兒時上過繪畫班,但有感一直都畫得不好;高中時期,迷上動漫的他試過在「同人展」(展示二創動漫作品的展覽)擺檔,印了十多本他畫的漫畫,結果只賣出一本,「嗰刻我就醒覺,原來自己畫畫係冇咩天分。」但喜愛繪畫的他,希望出一分力,嘗試改變香港的命運,「你見我畫嗰啲嘢都好普通,正常人都畫到。如果我都做到,咁其他人都可以做到啲嘢。」

選擇以漫畫形式表達對社會的看法,Simon說是為了吸引讀者,「因為文章咁長,唔係太多人願意停低睇,通常都碌走,但如果你見到幅火柴人,可能你用一秒時間就可以消化幅圖。雖然表達嘅訊息量冇咁多,但起碼佢肯睇先。」

不過,有網民批評「一個人」的漫畫流於表面。例如有一篇比較美國及香港的漫畫,在美國的小明想改變美國,選擇從政,最後當上總統;相反在香港的大明同樣想改變香港而從政,卻被DQ,在街頭抗爭後則要坐牢。有網民在漫畫下留言,指Simon過度美化美國的情況,有欠深度。Simon認為,漫畫形式本身相對表面,內容一定會較簡陋,其定位是希望引發讀者思考,「我嘅方向係想盡可能多啲人睇啲漫畫,吸收個訊息。如果一篇文章係有10,但讀者唔睇呢,就1都吸收唔到;但如果篇漫畫係1,有10個人睇,加埋都有10。所以我唔介意係表面,起碼佢知道呢件事,佢會自己諗多啲去思考。」

有網民批評,「一個人」的漫畫過分美化美國的情況,流於表面。

Simon有不少作品都是描述香港年輕人的生活困境,例如買樓難、向上流動機會少、生活成本高等。他2010年在香港大學機械工程畢業後任職工程師,現月入二萬多。他與太太結婚一年,目前仍是分開居住:「樓價咁高,租又租唔起,亦買唔起,就分開住先。我如果夾硬買咗,成世俾層樓拖垮,況且而家首期都俾唔起,就算俾到首期,都好難想像二、三十年點捱落去。」

Simon認為,年輕人在現今的社會中,好像處處也無法立足,「政治上更明顯,你參選就DQ你,你想有自己意見,佢根本唔摻你玩,唔俾你嘅聲音入到議會。」

「一個人」不少漫畫,都以香港年輕人面對的困境為題材。

對於未來,Simon說感到悲觀又樂觀。「客觀嚟講,九七之後20幾年時間,已經變晒,每一日都被中國殖民,分薄我哋資源,身邊朋友都講緊移民。樂觀方面,香港個形勢愈來愈差,令愈來愈多人迫住要醒覺,而家已經唔係溫水煮蛙,係擺明燒緊你,咁你都要醒。」

醒啦,各位港豬 ! 

Simon說,就如他這個不懂畫畫的普通人,也會用一些方式嘗試影響他人。他希望各位香港人,也能做一些事改變社會,令覺醒的力量愈來愈大。他預計,未來香港會繼續愈來愈差,但亦寄望香港人不要放棄,「咁樣香港先有未來,如果唔係,大家搵夠錢就移民,慢慢香港只會愈來愈死。 」

Simon自言畫畫沒有天份。圖為他小時候的畫作,讀者又覺得如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