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高級阿四(一):護士是專業(清潔維修)人士


有一句話是我最討厭的,每次聽到總是反射性地用力翻白眼,那就是:「你份糧包埋架!」剛畢業新入職的註冊護士月薪三萬元,是大專畢業生平均薪酬的兩倍,近日「醫院爆煲」的新聞不斷,昨天又有一宗病人家屬在急症室與護士起爭執的新聞。一大堆評論之中,有人讚頌護士的偉大,有人批評醫管局漠視前線壓力,亦有人眼紅護士的高薪,口不擇言地說「護士想搏高薪」、「咁高人工仲想點」,差點讓我以為醫管局高層來留言了,以為有錢別人就該為你做牛做馬。

合約可以為薪水劃下界線,卻不能清楚定義工作範圍,因為病房裡的事無大小都可以涉及護理照顧及病人權益。清潔、維修,間中中獎;斟水、受氣,幾乎每天做。

筆者試過親自拿士巴拿扭緊床爛上的螺絲帽,以防床欄跌下砸傷病人。筆者繪圖

有一次病人阿伯肚瀉,大便又稀又爛,噴灑式地拉到廁板及地板都有,其他病人摀住口鼻向我投訴又噁心、又惡臭(有些病人的嘴臉厭棄,語氣又是下命令似的,希望他們知道阿伯也不是故意弄到滿地都是,他也很尷尬;而且雖然我們每天都與屎、尿、血、痰為伴,但有時我們也會覺噁心,請記著清潔不是我們的責任)。那天是星期六、日,病房裡的清潔姐姐沒有上班,病人助理姐姐不管清潔,於是只好打電話叫人來清潔,清潔姐姐來到後低聲抱怨著(也要向清潔姐姐致敬);廁所附近的病格臭氣熏天,病人們都搖頭皺眉,於是我只好拿空氣芬香劑來噴。大工程可以找清潔姐姐,但小工程就不特地打電話了。

有時不能走去廁所的病人小便會用鴨仔(尿壺),用便椅時大便會順便小便,意外地也會弄到整地小便。或者病人在床上喝奶或水,手不夠力,就會打翻杯子,於是桌面和地上都有奶和水。有時會拜託病房姐姐幫忙清潔,但她們都在忙的時候,你又擔心地上積水會導致其他病人跌倒,因為他們跌倒的話是你的責任,所以清潔變相也是你的責任,只好默默拿藍墊先大概吸走積水,再拿地拖清潔,確保地下乾爽。

又有一次發現病人的床欄搖來晃去,雖然暫時不會跌下來,但護理就是要杜絕一切潛在危險(那麼重的床欄跌下來,砸到病人肯定重傷)。叫人來維修又要等,等的期間你不知道會不會出意外,所以便拿士巴拿自己動手,扭緊螺絲帽。

筆者也試過要用膠紙把床頭燈重新黏回床上。筆者繪圖

然後你也很不解為甚麼固定在牆上床頭燈這麼容易跌下來,有時你只想開一開床頭燈,它就整個從牆上爭脫,剩下電線在支撐,整盞燈搖搖欲墜。床頭燈跌下來砸到病人的頭部就大鑊,真的嚇到心臟撲撲跳!有時會打電話叫維修部來,但若碰巧又是星期六、日,一是整個拆走(但電線還連住,我不懂拆啊!!!),二是找強力膠紙重覆黏幾次,把它重新裝回牆上,等星期一叫維修部來。試過有次大家都太忙,APN(資深護士,跟護士長同級)親自用膠紙固定在牆上。

行裡護士常自嘲為「高級阿四」,不無道理,清潔與維修一旦與病人安全扯上關係,無緣無故就變成了護士的責任,護士責任的界線隨便劃,病人、病人家屬、同事、高層誰都來劃,於是劃出肩上一大堆責任。其實嚴格來說,這只是護士的義務,大可以雙手一攤說:我很忙(實際上真的忙),我不管(實際上有時也沒時間管)。如果忙裡擠時間來清潔、維修,讓大家有「份糧包埋」的錯覺,那麼以後護士還是不要「做壞規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