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相煎何太急


「醫院爆煲」,壓力來源除了工作量外,還有各種人際關係,護士每天都要與不同人打交道:病房經理、護士長、病人助理、醫生、病人、病人家屬等等,好不費神。有些病人的鼓勵會給予你力量,但有些病人卻以為自己住在私家醫院,對護士予取予求。私家醫院叫患者是Client(客人),但公立醫院只會當患者是Patient(病人),不是來享受高級服務,而是來接受治療的病人。今天就舉一個典型例子。

有一位近60歲的女士,之前一直住在私家醫院,後來轉來我們病房,一直養尊處優慣,大概不習慣受人冷待又與多人共用病房。沒有見她笑過,總是皺著眉、露出嫌棄的神色。有一次派飯時,她想要一碗粥水,我們的姐姐(病人助理)便倒了一碗粥水給她,但她嫌棄我們的碗不衛生(在醫院都不衛生?),要求我們直接倒進她的杯子裡,那碗倒好的粥水就這樣浪費了,姐姐還要走兩趟。

午餐時每個正餐都附有一顆橙,她的家屬雙手環胸向我投訴:「喂,你哋醫院有冇考慮唔係每個病人都有力剝橙?」我向她解釋:我明白有些病人可能會無力剝橙,若然真的有需要,而我們有時間,可以代勞,但廚房每天要烹煮整間醫院的病人餐,我想真的沒空每隻橙都剝好再奉上。解釋完我便想走向旁邊的病床量血壓,她叫住我繼續投訴:「你哋醫院點解每餐都係椰菜?加幾蚊換做菜心都好呀,咁樣叫人點食?向你哋經理反映吓。」

後來有一次,她旁邊的病人想用便椅大便,但是那位女士的四腳助行架放在床邊,不夠空間推便椅進去,於是姐姐便想先搬走她的四腳助行架,待鄰床病人去完大便再搬回來。誰知姐姐手一碰她的助行架,她整個人就著火了,激動地叫:「唔好掂我啲嘢!我住公立醫院已經好慘,你哋仲要蝦我!」其他護士就跟她解釋:「要先搬走助行架,隔離病人先去到廁所呀」,她也不接受解釋,害得旁邊的病人很尷尬、感覺自己不能去廁所太「無用」,明明去廁所是人權,生病也不是罪過。最後APN(資深護師)忍住脾氣跟她說:「如果你唔想人哋掂你嘅助行架,又唔想人哋係你隔離去廁所,咁就出去等。隔離病人要去廁所!」

另一間私家醫院,仁安醫院的二人房。仁安醫院

這些只是我上班時該名病人的投訴,還不包括其他同事所受的脾氣。其實,我有空的話,真的不介意幫你剝一顆橙,前提是態度要有禮貌,凡事不是「奉旨」;我也覺得醫管局飯菜很難食,但病人家屬直接向醫管局投訴,應該比護士反映來得有效,而工作太忙也難以兼顧飯菜質素問題(難道醫管局不知道醫院飯菜難食嗎?與他們明知醫院人手不足,也不改善一樣的啊)。

我明白有些病人在生病時都難受痛苦得一肚子怨氣,所以可以忍受某些不禮貌的小脾氣。但忍不了她對其他病人的鄙視及阻礙,病房不只是她一個人住、護士也不是只服務她一個,既然你覺得住公立醫院太煎熬,別人覺得住在你旁邊太倒楣,我又覺得在公立醫院工作太辛苦,相煎何太急?互相尊重好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