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維園年宵「豬仔」以外:放負、青春、懷舊


走入維園年宵市場,可見各式各樣的「豬仔」賀豬年,也有部分檔攤以另類主題吸引顧客。行經其中一檔時,奇怪地沒有聽到半點叫賣聲,只見兩位檔主坐在店內深處飲水聊天,而他們頭上一個白底紅字的牌子寫著:「夢想無價:) 因為根本唔值錢」。店內所售的布袋、毛巾等,都寫上似乎充滿負能量的句子,例如:「人工好似月經 一個月一次 但一個禮拜就完咗」。

駐足這個檔前,才發現找不到檔名,只有那些「好mean(刻薄)的句子」。檔主Jacko解釋:「我自己去睇,而家香港有太多虛偽嘅嘢,即係望落去可能有好多好假嘅祝福、好假嘅笑容。年宵呢個咁開心嘅節日賣啲咁相反嘅嘢,其實唔完全負面,因為有時望到呢樣嘢,會有種激勵嘅感覺,即係人人都可能經歷過追夢呀、盡力後失敗嘅事,所以我們會揀呢啲字句。」

兩位店主以「願者上釣」方式擺攤。莊曉彤攝

Jacko表示,他售賣的金句產品不是百分百原創,但都是經他們四、五個夾錢的檔主思考後挑選出來,想真實地呈現負能量給大家看。另一位檔主Scarlett指,他們將一些句子由書面語改成廣東話,「同埋你見到嗰句英文,其實唔係純正英文,係港式英文(Chinglish),就係想賣呢種文化或者口味俾客人。」

他們賣的一個布袋上印著:「機會係留俾有機會既人 She says You are a good man」。Scarlett笑說:「呢句英文,其實大家一睇,真係香港人先知點解咁樣講。」剛巧一位女士走進店內,用英語問布袋上的這句英文是甚麼意思,Jacko盡力解釋:「it means….you can’t be her boyfriend.」Scarlett則自忖道:「『好人卡』英文點講⋯⋯」女士之後駐足一會就離開了。

Scarlett說:「不過我們第一個客人竟然係外國人,佢話佢老公識中文,佢自己識英文,攞番去佢老公會睇得明。」

有女士走入店來,以英語查詢句字意思。莊曉彤攝
Scarlett(左)與Jacko(右)擺攤時基本上都在聊天。莊曉彤攝

Scarlett與Jacko兩人各自在尖沙咀開舖頭(未有透露經營的是甚麼生意),彼此是鄰居。後來附近的四、五個店主決定集資在年宵投攤,再各自找朋友幫忙,促成了這個「放負」攤位。Scarlett指,拍檔的店舖大多走文青風,「我們有個老闆娘係做乾花嘅,即係自己摘花賣。」今次擺年宵各人共投資約8萬元,Jacko說:「生意嘅角度都係想賺錢嘅。對我嚟講,賺錢係重要,但係將啲真實嘅嘢俾到大家,都係一件好重要嘅事。」

Scarlett認為:「其實係好想佢哋(經過的人)睇完之後,個心有嗰吓感覺。即係,係好mean但好真,跟住到頭嚟係激勵自己。」Jacko又指:「頭先有人經過都話我哋嘅字眼好mean,但如果你會覺得mean,即係其實你有個感受,我覺得最擔心係香港人對好多事都無晒感受 。」

「豬朋狗友九十後」成員(右一Anna、右二William)。莊曉彤攝

另一邊廂,有攤檔以「90後」做主題,自家設計歌詞貼紙、T-shirt及文件夾,以及購入豬公仔出售。貼紙內容包括:Supper Moment的「人生夢一場 革命至蒼老」、方皓玟的「你是你本身的傳奇」等。檔主之一William說:「基本上我哋嘅成員都係90後,都可以叫青春嘅,暫時都仲係啦,希望可以喺度燃燒一吓(青春)。」

William說,檔攤的核心成員有四至五個,加上朋友及義工則有十多人,成員來自不同大專院校,透過學校之間的交流活動相識,今年已是他們第二次擺年宵攤位。

被問到為何強調「90後」,成員Anna表示,普遍人覺得「90後唔捱得」、經常轉工,「但係其實有啲嘢我哋都會堅持,如果我哋真係有心去做,其實我哋都好努力去做。」William則覺得「90後」似是被分割出來的世代:「我哋對於老一輩嚟講,係一種雞肋嘅存在。但係90後同00後,我覺得係一個比較大嘅區隔⋯⋯人哋話三年一個溝(gap),但我覺得90後至00後,那怕你係99同00年出生之間,都唔只一個溝,我個人感覺啫。」

檔位投資約8萬元,集資自幾十位朋友。William說去年賺到少少錢,但賺錢不是他們最大目標:「我哋以回本為最大目標!哈哈哈。因為基本上你一計人工,呢件事係無可能賺到錢嘅。而我哋咁多義工嘅投入、伙食等,基本上志在參與、志在回本、志在當中過程同埋喜悅。」他又指,因為大家都快將畢業,相信今年之後就不會再有時間及精力擺年宵。

Sam是城大兆基堂的宿生,年宵開「乘大士多」。莊曉彤攝

城大兆基堂宿生則以懷舊香港為主題擺攤,售賣十八區的鐵牌、設計成通勝日曆的文件夾、樽裝麥精攬枕等。檔主Sam說:「我哋想大家諗番起,其實我哋都有自家製嘅產品,譬如麥精或者維他奶,係香港品牌。我哋嘅士多好原汁原味,譬如我哋嘅日曆:通勝設計,有宜同忌,呢啲都係香港嘅嘢。希望欣賞人哋美好之處嘅同時,都會記得自己擁有啲乜嘢。」

Sam憶述兒時很喜歡到士多買零食及玩具,他父親也是開士多賣調味料,「細細個喺嗰個環境長大,譬如隔離舖同街坊好friend,得閒就過去隔離舖頭玩、去食嘢,成個氣氛都好好。我最鍾意食汽水糖,同埋戒指糖,嘻嘻,嗰時貪佢細細筒,同埋戒指糖可以穿住食。」

他續道:「放學係近西環嘅,但而家嗰度已經變咗蘇豪區,嗰時我記得條街全部都好地道,有米呀、茶餐廳,而家已經執晒,全部變晒酒吧,迎合蘇豪區嘅發展。」

Sam說,兆基堂宿生近4年都有投攤,志在凝聚各級宿生。他指,整個兆基堂有300幾個宿生,今次募資共約10萬元,「其實今年個檔都貴咗,比上年貴咗幾個percent,差唔多要2.5萬元以上先投到一個攤位。另外,仲要自己設計product、每樣嘢都要攞版、運輸、搭棚都一大筆錢。其實唔打算賺錢,回到本就夠,當一個聚腳點,最緊要俾大家一齊嚟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