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古巴行(19)赤腳朋友


古巴嘅配給制,保證人人有得食,但唔夠食,點算?城市耕作(Urban Farming)係其中一個自救嘅方法。

有機耕作,古巴第一

古巴政府稱90年代為"Special Period'',因蘇聯解體,失去蘇聯經援,GDP 跌咗30%,最攞命係本來出口砂糖,換蘇聯嘅平價石油、拖拉機、化肥同農藥,呢啲入口跌咗75%,糧食供應嚴重短缺,人均卡路里攝取量,由之前嘅2,600,到只有1,000-1,500,古巴陷入飢荒邊緣。
 
有危就有機,Special Period逼出創意,逼古巴走上有機耕作之路 。

又一次歷史嘅偶然,將古巴推上世界舞臺,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可持續指數(Sustainability Index),古巴大部份農產品,如68%玉米,72%咖啡,40%香蕉等,都係有機;喺可持續耕作呢方面,古巴係先行者係一哥!但有機耕作,始終難力挽狂瀾,糧產仍嚴重不足,點算?

自己個肚自己救!—赤腳農夫

既然國營農業合作社同農民,未能解決糧荒,唯有打城市主意,全民做農夫!想食飽啲,想種啲蔬果草藥香料,甚至養雞,只要搵到荒廢地皮,都可以向政府申請,手續簡單便民。另外,政府更全力提供支援服務:

於是,古巴城市人個個捲起衫袖,喺自家天台同屋邨旁公園邊,無師自通做赤腳農夫,而工廠學校政府機關,亦齊齊加入;私人、社區、政府嘅城市農莊,如雨後春筍。

唔怪得唔少西方國家如加拿大,去古巴朝聖取經,借鏡有機耕作同城市農莊嘅經驗,因為好處多籮籮:

不過,更重要嘅係,千金難買嘅鄰里關係。

赤腳朋友

古巴嘅城市農莊,亦促進社區內同社區間嘅關係。

古巴大部份城市農莊,由社區擁有。喺成個生產流程中,從早期嘅除草開墾廢田,到入貨耕作灌溉施肥防蟲,至後期嘅收成存庫銷售,要處理財政資源人手安排,開會無數,因意見不合不免有爭拗,但為咗改善生活,目標一致,凝聚力與日俱增,社區內嘅赤腳農夫,漸漸成為赤腳朋友!

唔止社區內,仲有跨區嘅赤腳朋友:首都Havana,有400幾個Horticulture clubs(園藝社),彼此互通有無,分享最新資訊技術,社區間再構成大大小小嘅社區農莊圈。
 
因城市農莊運動,現代社會逐漸消失嘅鄰里關係,喺古巴重獲生機,呢樣先係最珍貴嘅收獲。

古巴人嘅城市農莊運動,打動世界,但古巴唔係烏托邦,城市農莊運動,係免捱餓嘅無可選擇手段,原動力係經濟誘因,多於環保誘因,無須美化。況且,近年古巴日漸開放,經濟亦走出咗低谷,古巴會唔會走化肥農藥嘅回頭路?遍地開花嘅城市農莊,會唔會淡出?拭目而待。話雖如此,古巴人嘅城市農莊運動,影響深遠,甚至14,995公里外嘅香港。

落手落腳種多啲香港菜—香港嘅天台農莊

近年,古巴呢股城市農夫風,吹到香港, 香港開始有天台農莊。

香港嘅天台農莊同古巴嘅城市農莊,喺環保同促進鄰里關係方面,好相似,但亦有唔同嘅地方。
 
環保方面,除咗大家都係有機耕作,同埋減少運輸碳足跡,香港仲多咗一樣:為大廈降溫。另外,古巴嘅城市農莊,促進社區鄰里關係,而參加香港天台農莊嘅,有年青人、退休人士,同埋有小朋友嘅家庭,跨越唔同年齡甚至階層,增進城市人之間日漸淡薄嘅關係。
 
不過,喺古巴,經濟誘因係出發點,香港唔係,香港主要係食物安全、生活態度同埋自主精神。

因為香港嘅蔬菜大部份嚟自中國,而中國食品安全一直係大問題,所以自己嘅菜自己種,就會食得安全。另外,香港生活勁緊張,喺天台農莊種菜,就可以抖抖氣;超越慣有嘅營營役役,追求健康同埋綠色生活,反映一種新嘅生活態度。所以,香港實在好有必要推廣城市農莊同城市耕作。
 
不過,推廣天台農莊/城市耕作最大嘅挑戰,嚟自特區政府。古巴,人均收入唔知係我哋嘅幾多分之一,但以上古巴政府嘅支援,特區政府做咗啲咩?喺呢方面,古巴政府叻過特區政府唔知幾多倍;諗起18區每年1億建設社區,啲錢用喺無無謂謂嘅小白象工程,民政事務局不務正業。
 
天台農莊自己嘅菜自己種,減少對中國嘅依賴,先可以增加自主精神同韌力,先可以同中國鬥長命。如果住嘅大廈業權分散,搞唔到天台農莊,唔緊要;如果屋邨嘅業主法團唔通過屋邨農莊,唔緊要;因為我哋仲可以喺自己屋企種,種蔥、辣椒、芽菜同青豆等,對種嘢低分嘅骷髏小姐,都冇難度。自己嘅菜自己種,係咪杯水車薪?或者係,不過,自主精神同韌力,係一點一滴累積而成,冇捷徑;我哋唔認命。
 
文章圖源:網絡,圖片資料由作者整理並製圖
初稿23.03.2014,2018年11月修訂更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