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回應歧視新移民言論


【編者按:本文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及新移民互助會本月3日記者會新聞稿。】 

照片來源:社區組織協會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與新移民互助會、新舊來港團聚的家庭召開記者會(上圖),回應近年及近來對新移民的歧視言論,指出社會有些人士對新移民的抹黑及污名化,已達到無可忍受及踐踏人權、侮辱人格的地步,要求社會理性面對問題,不要錯將新移民視為政府政策失誤的代罪羔羊,最終令社會出現更多問題,並要求香港政府正視房屋、醫療等社會問題,作出改善,同時在教育及立法方面禁止歧視,令新移民人身受到保障。

單程證目的是家庭團聚

單程證是香港政府與中國設立予香港人與內地人有緣締結姻緣後,申請內地配偶來港家庭團聚的方法,而內地新移民一直是本港勞動力的主力來源,過去多年,香港的出生率即使加上中港婚姻的出生率一直是世界最低,可惜,政府除了單程證名額的安排外,無任何協助新移民融入香港的政策,加上香港社會一直貧富懸殊,各項社會措施不完善,根本問題源頭不是單程證團聚的新移民,但大家慣用簡單數字,一日150個名額就是大問題,內裹真實多少人批准來港,批准了,有多少人居港,居港者有多少人真的依賴政府?無多少人以真憑實據考究,憑印象作出批評,結果成了子虛烏有、莫須有罪名的控訴。

真實無一日150人定居,只有64人,且多是少壯人口

「一日150個單程證,一年五萬四千多人,實在太多人,對香港的房屋、醫療、福利等造成重大負擔,香港負苛不了,要源頭減人」,這是本土派大力推廣的社會問題邏輯,若按論者數學推算,來港定居不足七年的內地新移民應有37.8萬(每年5.4萬 x 7年)。不過根據入境處數字顯示,過去20年來(1998-2017),平均每日131人批准來港,每年有48043人入境,七年的入境數目較預期的少幾萬人,再翻查《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內地來港定居未足七年人士》的數據顯示,內地新移民通常在港居住的只有約16.6萬,較2006年的約21.7萬減少近四份一,即一日64個真正在港居住,一年才23714人,可見新移民來港居住,只有預期的四成。

另外,內地新移民的年齡中位數是33.9歲,較全港人口的44.3歲年輕,當中超過三成是25歲以下的兒童及青少年,比例較全港人口的兩成二為多。內地新移民中45歲以下的有近八成,更較全港人口的五成為多。至於55歲或以上的年長人士,內地新移民中只有6.4%(即約1.1萬人),而此年長組別在全港人口有230萬人(32.4%),遠多於新移民。

本港住院病人以長者為多

就最近醫生的爆煲源自新移民的理論,查看公營醫療服務使用者資料,其實無分新移民或本地人的資料,但有年齡數據,主要是長者。統計處2017年發表的《第63號報告書》揭示,於調查前一年內曾入院的病人中,近半(48.6%)是55歲或以上。同時,醫管局數字顯示65歲或以上長者佔總住院日數達56%。而內地新移民定居本港的人數遠低於推算,人口多屬少壯新力軍,對醫療服務的需要應相應較少,應該非公立醫院主要服務量的來源,又怎能令公營醫療「爆煲」?!

沒有新移民仍有土地問題

沒有新移民就沒有土地問題嗎?根據民政署的歷年統計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的背景資料,平均85%的新來港人士都是與在港的親人居住(其中一成多更是親人購買的居所,另近五成親人在港已居於公屋),另外,一成多是由親友或僱主提供,只有約1%才是獨居,而2017年房屋署的公屋申請名單中,只有19%的申請中,其家庭成員有新移民成員,即使這些新移民不來港,這些申請亦不會消失,因為其香港的親人亦需要公屋,而就算這些中港婚姻的香港人不與內地居民結婚,他們與港人或外國人結婚或不結婚,一樣有房屋需要,沒有新移民,這些香港人的房屋需要仍存在。

另一方面,香港其實只有24.3%是已建設的土地,用作基建、社區設施、經濟用地等,其中只有7%是用作住屋,75.7%都是非建設/未建設範圍,1995年至2005年香港發展了6000公頃的土地,2005年至2015年卻只發展了400公頃,大部份是填海所得。但過去十年,香港停止80%的填海發展,而且家庭不斷核心化、子女長大獨居,離婚率上升,分拆居住,家庭住戶多了,每戶人數卻少了,令房屋需求多了。一直以來,公屋申請人及劏房住戶都是以香港永久居民居多,可是我們發展經濟的同時,沒有在土地上作出配合,而1998年取消租金管制法例,2004年取消租住權保障,2008年通脹開始,此消彼長下,結果迄今樓價指數升了301.4,遠遠拋離本地國民生產總值(159.6)及工資(114.8)的升幅。而除了住宅缺乏外,香港人口老化,老人設施及醫療用地需要等都需要土地,可見新移民來港並非香港土地缺乏的主因。

 97%新移民家庭自食其力,只有3%領綜援

社會福利方面,新移民被視為蝗蟲,人人靠綜援生活,根據社會福利署2017/18年的資料,按個案類別劃分的綜援個案數中,年老人士為主要的綜援受惠者,佔總申請超過六成,其次為健康欠佳和單親,各佔約10%,新移民只佔3%,而新移民領取綜援的原因其中最多是因香港缺乏托兒服務,單親新移民婦女要照顧年幼子女而未能工作。可見97%的新移民家庭都是自食其力。

新移民填補香港勞工短缺

2013年政府所公佈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表示現時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勞動力將逐漸下降,需要吸納更多新移民及婦女進入勞動市場。而現時香港行業出現空缺的情況比過去嚴重。根據2013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所指,有70%的新來港人士任職低技術工作。他們填補了不少基層工作的空缺,紓緩問題。而事實上,根據2016年政府統計處的資料顯示,新移民雖然以婦孺多,但參與勞動市場率愈來愈高,達54.2%,而新移民的工時亦較港人多,可見新移民努力工作。

而僱主對新移民的工作態度的評價亦很高,指他們因要養家會較勤奮耐勞。沒有這些新移民,香港的街道清潔、飲食服務、大廈保安、清潔、地盤建築、老人服務等都會不能運作。雖然新移民的貧窮率(36.5%)高於香港整體(19.9%),但領取綜援率卻只有3%。

錯誤評估社會問題,諉過新移民,未能解決問題

新移民對社會經濟發展的正面影響,少為人談論,反而社會流傳不少對新移民的負面標籤,例如: 坊間流傳,不少人都以為九成新移民領取綜援、甚至公然標示新移民是蝗蟲、霸佔公屋資源、學歷低、搶香港人飯碗等,但事實上,翻閱政府最新數據,新移民領取福利的數字一直偏低。

過往香港過於追求經濟發展,沒有相應的社會發展政策,例如: 缺乏租金管制、物業空置稅、公平競爭法、土地發展遲緩等,結果貧富懸殊、樓價高企、租金昂貴、房屋炒賣嚴重,造成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的怪現象,醫療忽視發展基層醫療,過份倚賴醫院服務,加上人口老化,又雙非來港產子、自由行大增,又沒有增加人手配合,本地醫生又反對外聘海外醫生,結果醫院爆煲,醫護人手不足、公私型房屋供應及社會福利不足等問題存在香港幾十年,這才是香港結構性矛盾的根源。問題在於政府沒有作出及時規劃及配套支援,這些問題都不是單程證新移民所引致,諉過單程證,認為減少或停止單程證名額,香港就沒有問題,既妄顧國際人權,亦錯誤評估社會問題,如按其所言而行,香港的發展實在堪虞!

家庭團聚是國際人權

內地來港定居的移民來港權利屬《基本法》列明的憲制權利,不容任意褫奪。《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九條亦列明:「(一)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受社會及國家之保護」與「(二)男女已達結婚年齡者,其結婚及成立家庭之權利應予確認。」國際人權公約方面,《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而適用於香港法律,兩項公約分別有條文說明公民享有的家庭權利。

有論者認為新來港人士返回內地與本港家人團聚,不必選擇來港定居,說法明顯漠視家庭成員選擇行使基本人權的自由。當局應設立機制,增加有需要的港人家庭團聚的選擇,惟此舉並不等同應褫奪個人選擇何地團聚,行使家庭團聚權利的自由。而現時的返回機制及港人內地居民證,不少省市未能兌現政策。

如果取消或減少單程證政策,最受影響的將是香港人,每年有二萬多中港婚姻,現時需等候四年才可以夫妻團聚,若延長團聚輪候時間,會造成不少家庭及社會問題,例如:年幼子女乏人照顧、更多無依老人、出生率不足、勞動力不足、還有違反國際人權法等,這些社會成本,香港能否承擔?

另一方面,港人不與內地人結婚,不一定與香港人結婚,屆時可能盛行與泰國、越南等人士結婚。

立法會議員漠視國際法律,向弱者抽刀

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亦曾批評香港特區政府漠視內地新來港人士基於其原居地的原因,在法律上和事實上普遍受到歧視的問題,並強烈督促政府通過全面的反歧視法以消除對新移民的歧視行為。平機會就《歧視條例檢討》作諮詢,並於2016年3月29日發表及向政府提交意見書,要求修例保障新移民,但政府拖延立法,立法會議員亦未有跟進。

因為無法律保障新移民,近年不斷有團體、個別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公然抨撃及歧視新移民,新移民成為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融入香港困難,立法會議員不但未有求證事實,更向弱者抽刀,實在可恥!

 基本法規定單程證審批權在中方

 此外,有言論認為特區政府應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建議同樣漠視《基本法》的規定。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列明: 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1999年6月26日人大再有附件說明要中國批准才可以合法出境家庭團聚,除非修改《基本法》條文,不然本港並沒有單程證審批權。因此,建議香港收回單程證審批權,明顯缺乏法理依據。

香港應爭取掌握申請人資料,增加審批透明度

單程證牽涉親人雙方在中港兩邊,中港政府均不可能單方面作出審批,需要雙方合作,才可以完成無誤審批。現時內地只會送子女申請居留權的資料予香港入境處審批,或對關係有懷疑的申請送港核對資料。兩會認為香港政府應要求內地部門增加審批透明度,及早將單程證申請資料提交予港方參考,讓本港預早掌握未來批准來港人口的資料,適時支援日後來港定居的新來港人士。

新移民視香港為家,一起為家解決問題

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視香港是她們的家,而她們的配偶幾代人多是在港居住,她們珍惜這個家,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16年11月發佈的「內地來港定居人士受歧視情況問卷調查報告」,8成新移民希望香港可以為子女提供好的教育機會,71.2%希望有機會自力更生,改善生活,近半期望香港為一個自由及公平的社會,44.7%希望可以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社會保障。所以她們與香港人一樣關心香港發展,她們也不想看到樓價高攀,脫離生活水平,不想看到不少貧民蝸居籠屋或露宿街頭,不想有人有病不能醫,不想倚賴政府,因為香港是她們會留下來發展的家,這個家發生問題,她們很想去一起面對及一起想辦法解決它! 為了避香港醫院多人,不少新移民回內地問診或自行買成藥,老了告老回鄉,卻想不到被視為問題的根源!

建議

現時的社會問題,其實是過往香港政府忽視處理所致,政府及社會應對症下藥,在經濟發展,民生配套方面作改善,不應讓問題惡化。建議如下:

1.香港政府應向中方索取內地單程證申請人的資料,並爭取入境審批權,以便規劃相應的服務及政策,同時要統計單程證人士的居港狀況。

2.香港應掌握申請人資料及家庭團聚緊急者優先,例如:而現時有些特殊情況,香港爸爸去世或離棄的子女,在港成孤兒,要倚靠孤兒院服務或綜援,其內地母親無名額來港團聚,如果要檢討單程證,就應檢討如何幫助最有需要的家庭儘快團聚,只要母親批准來港,便可以照顧子女及工作自力更生。

3. 港府應覆行國際責任,修改種族歧視條例,立法保障國籍、公民身份、居民身份和來源地免受歧視,令內地來港新移民受法例保障。

4. 立法禁止種族仇恨及種族騷擾。

5. 公眾教育 –透過各大傳媒、網上大力推廣反歧視教育,為所有公務員及公共機關人員提供反歧視訓練,在中小學及大學課程中加入認識新來港人士及多元文化等。

6. 在學校及社區大量設立托管服務,並設立托兒劵及社區保姆,支援新移民及本港婦女就業。

7. 設立認可內地學歷及職業技能,讓新移民發揮所長,貢獻社會。

8. 大力開發土地,增建公屋、醫療、老人院、托兒院,立法管制租金、保障租住權,提供租金津貼,令香港人人有屋住。

9. 增加本地培訓醫護名額,增加前線人手及減省行政工作,同時海外招聘醫生應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