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澳洲留學生英語水平惹州長關注


留學生來到澳洲升學,由於英語不是第一語言,需要適應無可厚非,但程度如果去到維州州長關注,要去信給全國專上教育聯盟(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承諾與聯邦政府一同處理,那就真是一個問題了。

聽一些留學中介說,現在申請來澳洲升學,有一條龍式服務,從選校,辦簽證,接機,找住所,都可以代辦,而到埗後,學生都傾向於與「同聲同氣」的社群連結,不用說英語之餘,亦很少接觸澳洲本土文化。除了上課、做論文,在課堂亦很少參與討論(因為思考和表達都不及本地學生反應快,他們從小在課堂就訓練多表達意見),課餘上網live chat,一有假期便返回原居地,根本很少接觸英語,越難就越避,結果可能畢業(如果能順利的話),英語水平與未來留學前,基本上沒有甚麼進步。這是現今部份澳洲留學生的寫照。

到澳洲留學的學生以中國學生佔最多。照片來源:sbs.com.au

又曾經看過網民留言,現在的所謂的澳洲留學生,正職是「走粉」——做奶粉代購,「代購」是指走水貨,往藥房超市入貨,特別是奶粉需求極大,一罐奶粉(最受歡迎的a2 Platinum infant formula)入貨平均每罐$25,最高可以賣$100,但一般情況賣$45,從網上平台對話了解到,每月可賺$800元,有些代購更可達年薪十萬,求學也許巳成副業。

回應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對留學生英語水平的反應,署理教育廳長馬連奴(James Merlino)認為這種態度有欠公充,留學生對維州教育制度非常重要,如果入讀時水平不足,可以透過一些銜接課程(bridging course)來補救。

全國專上教育聯盟維州主席金巴利(Nic Kimberley)在大學任教,亦是導師,發現很多留學生都缺乏讓他們能夠學習成功的英語程度,所以值得關注。學生需要重讀的時候,會產生羞恥感,他表示並不想看到留學生失敗,可是經常收到學生電郵,乞求加分令他們可以及格,這令到作為大專教師的他很為難。

金巴利亦提出,很多本地學生都避免和留學生一起做小組的研究項目,因為如果和英語很差的同組,會遇上困難和感到困擾。

另外有不願透露身份的學者稱,他在維州大學任教三年,所負責的課程,留學生人數增加了三倍,其中很多的英語能力,應付課程會有困難。可是大學的管理層表示,在政府撥款不穩定的情況下,留學生可以提供大學就業及研究方面急需的資金,即使他知道很多留學生沒有足夠的英語能力,可以積極參與課堂的學習,或者完成一份有水平的作業。

他又坦言,如果課堂有超過半數的留學生,會面對很大的壓力,對教師來說,當然希望學生可以給學生及格的評核,因為如果學生做得不好,對老師來說也是一件蒙羞的事。

故全國專上教育聯盟希望,可以由審查學生簽證英語水平著手,以及大學應為不同課程設定語文標準,並為留學生提供英語輔導服務。

目前澳洲聯邦政府要求學生簽證申請者的雅思(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總成績最低為5.5分(9分滿分),而大多數大學要求要有6-7分,但如果留學生在大學課程開學前,修讀20個星期的英語強化課程,只要得4.5分就可獲批學生簽證。

4.5分屬一般水平,雖然他們必須通過英語強化課程的測試,但不用再考雅思,而有約四份一留學生是通過這方式入讀澳洲大學。

一名留學生透露,抵達墨爾本之後,英語水平連在食店落單也不成,每次都是指著餐牌。他報讀了一個為期18個月的英語課程,希望可以改善。他在大學的時候,經常為到要聽明白講師,及撰寫論文而掙扎,更遑論在導修堂參與討論,後來更由文科轉成理科,希望可以應付。

另一位學生就因英語水平不足而有幾科不及格,與他組成小組研究的幾位都是以英語為第一語言的學生,在小組中根本不明白討論的內容。他在澳洲已經五年,最初兩年在高中就讀,現在仍然為英語掙扎,漸漸更影響了精神健康,經常感到孤單和疏離。
澳州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行政主任積遜(Catriona Jackson)表示,澳洲大學設定的英語語言要求,是和其他世界領先的教育部門相當。而且部分大學的學科,水平更比獲批學生簽證的最低要求高。她認為通過銜接課程的學生,應該具備了完成高等教育的資格,並取得可以完成學科所需的英語技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