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四十年前的惡夢:當年大陸根本不想收番香港!


中國決策收回香港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這可不是我講的,說這話的人是港共的高級幹部,新華社副秘書長——黃文放,這個「放叔」,是在港共之中——算係講嘢似番個人樣的人。

原來這塲「收番香港」,是在40年前,1979年3月港督麥理浩訪問北京,開始這場世紀惡夢。

放叔的書,劈頭第一句就說——中國決策收回香港是個痛苦的過程。
老前輩保存的黃文放簽名本,放叔的字也不錯。由筆者提供

當時麥理浩對老共說,1979距離1997只有18年,國際財團的貸款通常要15年保證期, 應該在這時候解決九七香港問題,否則香港經濟、政治難以發展。

英方這樣的說法,是依法辦事,人家國際投資者,必須看到法理根據,才敢放錢,這其實非常合理。絕對不是有些人說——英國人當年迫中共決定收回香港。

於是中共當堂亂晒籠,1979年老毛才死了兩年多,大陸窮得要命,冇糧出冇飯食,鬼得閒理你什麼香港97問題,更加沒有任何收回香港的草案。

中共內部,絕大部份意見也是不收回香港,甚至香港左派工會、中方機構也沒有人希望收番香港。這班現在口中什麼「慶回歸」的人,原來當時真正想法,是口是心非。更加不要說當時的香港市民,聽見共產黨來,想起大躍進文革,人人腳軟,毛骨悚然,如喪考妣。

最後怎樣決定?原來又是——「一男子的決定」,鄧小平說:「這時候我們再不收回香港,我們都變成李鴻章了!」

就是這句怕變成李鴻章,於是鄧小平做了獨裁的決定。由筆者提供

於是一個獨裁者的一句話,可以把所有香港人的民意、老共自己人的反對、英國人的建議——全部否決,霸王硬上弓,造成了這場百年惡夢。搞出一個什麼含含糊糊的——「高度自治」、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怪胎出來。原來全是權宜之計,共產黨可以歪曲一國兩制、可以割地兩檢、可以隨時説中英聯合聲明是廢紙⋯⋯

現在回望,四十年前英國人擺出來的,是法律根據,理性談判,老共用的民族主義,大叫口號——雙方高下立判。回到文首,既然是這樣的——痛苦的決策,又何必收番香港!一個獨裁的決定,玩殘幾代香港人,獨裁之毒,又是一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